目前日期文章:2004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黑羽尚是魔族。”跡部告訴了天界的人,包括嵐。
    “不可能...”嵐大叫出來,不可能的,他怎會是...
    “真的。”跡部說,語氣極之冷淡,讓眾人感到不安。
    “不...你不要胡說八道!”嵐生氣了。
    跡部看著嵐,明白她喜歡尚、更不相信尚是魔族,不過他的Insight告訴他這事實,嵐會不高興不明白,也無辦法。
    嚴肅不說話的跡部,看起來很可怕,嵐看不懂他的心思,以為自己惹他生氣了。    
 氣氛僵硬,在四周看人都頭上一把冷汗,直到克洛開口:“過幾天嵐要洗禮,成為真正的女巫。”
    嵐沒有說話,只是點頭,她雙眼已經通紅了,說不出一句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克洛轉身回去天界,眾人追著克洛,除了跡部,惇和修路狄,跡部嘆氣,回去自己房間,在跡部走後,嵐拉著惇的衣服,問她:“妳告訴我啊...尚他不是魔族...”惇摸摸嵐的頭,“我不知道,但跡部有看透世事的能力,他說是就不會錯的...”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上



克洛看著信用卡的結餘額,深深地歎了口氣,帶著想下凡殺人,不,是殺鳥的衝動,冷眼看著凡間,跡部也來這兒望向天上,“好好...你說如何就如何。”
    克洛轉身看著威斯卡,“拜託你了。”威斯卡點頭,“明天就去?”語氣平淡是威斯卡說話的特點,威斯卡離開所在地,‘那麽今天要去找惇了...’
    “真的嗎?”惇不相信地說,“那不是會很好玩嗎?”看著眼前的人,“那你會教那個科目啊?”
“生物學。”眼前的人回答。
第二天的早上,當嵐起來的時候,跡部已經不在身邊,嵐再次跳起來,“跡部...”嵐叫了一聲,沒人回應嵐,嵐馬上下床,在屋子內東跑西跑,屋子內甚麼都在,就是跡部不在了,嵐嚇得馬上打電話去找惇,希望惇知道跡部去了那兒。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嵐,妳是這一世的女巫。”
“請妳先解開朱雀的封印好嗎?”
這都是些什麼內容?!她只是普通的一個女初中生,不是什麼女巫的,朱雀也只是——
也只是——————
朱雀,真的只是一只比較特別的鳥?
昨晚夢境的內容重新回到嵐腦中。朱雀……跡部……他們是同一個人,嗎?如果是這樣,如果她解開了朱雀的封印,那不就是等於讓夢中的戰鬥重演?

朱雀……告訴我……你的真面目……

“朱雀!!!”嵐眼睜睜地看著朱雀替她擋下那一攻擊,頓時間鮮血從它體內飛濺而出。她顫抖地抱住滿身是血的朱雀,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其他人隨即衝進院子,修路狄和惇也到了,一看面前狀況,大家心之不妙。朱雀傷成這個樣子,如果不趕快讓它恢復力量,也許它會就這樣死去!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四周的氣氛不尋常得很,讓嵐一時之間很不習慣,闇馬上解開結界,好讓嵐和朱雀鬆弛,結界是解除了,但取而代之的是更強烈的魔氣...

    

 除了嵐和朱雀之外的人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前開PARTY的氣氛早已消失得無影無終,惇一個箭步跳到女巫旁邊,保護女巫回到房子內,“交給你們了。”惇對著11位神將說,語罷便跳到房子外。

果然,這位過於盡職的和泉老師就站在路口,帶著他令人噁心的淺笑...

    “沒想到你們真的這麼有種,真的跑來...”惇皮笑肉不笑的說著。

    “學生的期望,作為老師的怎可以教學生失望的呢?”和泉老師回答。

    “那現在請你們.馬.上.返.回.魔.界.好嗎?”惇明顯的心情很不愉快。

    “把女巫和朱雀交給我們。”閒話完了,和泉入正題。

    “要拿的話就先打倒我吧...”惇已經做好作戰的姿態。

    

 下一秒,惇已經閃到和泉老師面前,狠狠的,一拳往他的臉打過去,‘轟’的一聲,把和泉老師打到掉在地上,暗紅色的血液自和泉老師的鼻子流下來,惇這一拳把和泉老師的鼻子打斷了,和泉老師的眼睛變了顏色,一腳踼向惇,惇馬上退後,避過了這一腳,但和泉老師突然轉移到惇的身後,給惇重重的一臂撞來,沒想到有此一著的惇直直的吃了這一擊,給打得往前行幾步。

   

 這會兒,惇的眼神變狠了,跳高轉體給了和泉老師很重的一腳,像上次在學校一樣把和泉老師踼飛了,然後閃到和泉落下的地方,膝蓋向上頂向和泉老師的腰,“呀...”和泉老師大叫了一聲,當惇再給他拳頭時,和泉接著了惇的拳頭,順勢把惇拉往自己這邊,同樣以膝蓋撞擊惇的肚子...

    “嗚...”惇按著嘴巴,控制著不讓自己吐出來,因為剛剛吃完東西,給和泉老師這樣一撞,可叫她把肚子內的東西也吐出來...

     “真不該少看你。”和泉老師回氣的時候說。

     “我也一樣...”惇按著肚子說,“再來...”

     惇再次閃到和泉老師邊,就在接觸到他之前低下身,橫掃一腳踼向和泉老師的腳跟,把和泉老師掃到地上,再十指緊扣,合成鎚打向倒在地上的和泉老師的肚子上,以報一箭之仇,嵐做的菜這麼好吃,這個混蛋老師竟然要她吐出來,這樣失禮的事惇是不會做的。

     為了以防受到和泉老師的攻擊,惇這次學乖了,馬上跳到一丈之遠。

     “嘿...嘿...”和泉老師站起來,目露兇光的看著惇,“我...,要讓你.死.無.全.屍...”一字一字自齒間吐出來,和泉張開手,嘴中唸唸有詞,馬上,惇站在的地上變成了一個魔障,魔障發出強光,惇馬上往上跳,下一秒,惇之前所站的地變成了一支支尖銳的冰錐,如果惇不及時避開的話,很可能會給這些冰錐插死...

     “對手是冰系的惡魔...”惇的心在想。

     和泉老師再次做出了同樣的姿勢,但這次卻變了好幾隻妖獸,牠們的身形很巨大,站起來比和泉老師還要高好幾個頭,“你就變成這些妖獸的食物吧...哈哈哈哈...”和泉老師對天大笑,笑聲教在惇的房子內的人們不安。

     “惇...惇,她不會有事嗎?”嵐抱著朱雀憂心地問。

     修路狄和比利互看一眼,修路迪開口:“如果女巫大人可以解開朱雀的封印會更好...”

     ‘甚麼女巫,甚麼封印?’嵐的心在想,她不明白修路狄在說甚麼,但看到闇剛才的表現和惇的飛身而出,嵐只知道這不是常人所為,終於,克洛科特開口了,“對,嵐,妳是這一世的女巫。”

 

     “甚麼?”嵐不像地瞪大眼睛,一臉無辜的看著眼前這9男2女,他們的臉部表情變得一樣,最後由不二周助打開這個話題,“嵐,妳聽好,妳是我們12神將今世的女巫,理由的話我會遲點向你解析,但現在請妳先解開朱雀的封印好嗎?”

 

     “甚麼?”‘12神將?’嵐更加地不能理解,這時朱雀也醒過來看著自己...“你們...是開玩笑的吧...”嵐不相信,打死她她也不會相信的,12神將...朱雀...女巫...今天可不是4月1日禺人節,也不是萬聖節...

 

     

 

 嵐完全選擇不信任動議...

 

     

 

“大家好...”一把女聲出自屋外,女聲聽起來甜蜜蜜的,還夾雜著冰冷的感覺,一行人往房外看,發現房外多了好幾個人...4男1女看著他們的服飾怪異,那個女人繼續說:“我們來是找人的...”

 

     克洛科特他們一眼看出房外的人們是魔族,克洛科特便護在嵐前面,用比冰還要冷的眼神瞪著這些不請自來的人...

 

“吼...”一隻妖獸向惇撲過來,惇優雅地避開了,惇伸手向前一揮,一道影子射出,切入了妖獸的身體,妖獸痛極大叫,其叫聲嚇怕了在房子內的嵐。

 

 

為了不讓嵐有機會受傷,克洛科特認為把魔族這班人先引出去較好,和修路狄交換了一個眼神,修路狄一馬當先跑到魔族的人臉前,只是說了一句:“真沒用...”便轉身走了,魔族的人覺到莫名其妙,但又覺到羞辱,“甚麼?你把話說清楚啊!”他們清楚知道對方是12神將,又知道神將在沒有女巫的解封下力量是不完全的,他們便對修路狄作出攻擊,但給修路狄輕鬆的避過了,完全無視他們,他們更憤怒,當中的女性實在受不住,大聲地叫囂著:“給我停下來!”修路狄同樣沒有理會,氣得那女性跟著修路狄的尾走出去了,眼見女性魔族走了,其他的魔族也怒氣沖沖的跟著走,從他們的眼神看來,好像要把修路狄打至粉碎的一樣...

 

 

“嗄!”影子如刀刃般射出,把最後一隻妖獸切割成碎片,“嗄...嗄...嗄...”惇深呼吸著,雖然沒有被妖獸所傷,但為了閃避妖獸的攻擊而用了很多氣力,加上和泉老師又不是會站著不動的...一個失神,和泉老師便用冰錐飛向惇,眼看快要給插中了,惇只能勉強地轉身,但冰錐還是擦傷了惇的臉,一道血絲自惇的臉滑下,和泉沒有給惇擦掉臉上鮮血的時間,第二支冰錐往惇的腦袋直飛過去...

就在這時候,冰錐停在空中,惇的身體也給轉開了,修路狄到重要關頭終於趕到來...

“抱歉,來晚了。”修路狄心疼地擦拭惇臉上的血絲,惇的臉上出現了比血絲還要紅的紅雲,修路狄自覺無用,要不是力量被住封了大部份,便不會使惇自己一個獨力面對敵人...

“誰要你來的!”惇回氣後問修路狄,他不是要保護女巫的嗎?

 

“克洛科特,要我把屋子內的魔族都引出屋外,然後叫闇下結界,不讓他們進入。”修路狄回答,果然,本來跟在修路狄後面的魔族知道是中計了,便馬上跑回惇的家,可是給惇用影子鎖住了。

 

和泉老師沒心機看著二人一唱一和,開動攻擊來分開他們,修路狄和惇二人左右橫跳,都避過了和泉老師的攻擊,二人閃到和泉老師的身前身後,交錯的對他拳打腳踢,和泉老師躲得過惇的拳頭,但避不開修路狄的飛腳,當二人同樣以拳頭擊中和泉老師時,把四周的空氣都打至轟開,只餘下和泉老師的慘叫聲。

 

和泉老師發動冰錐,但這次的冰錐比之前的都大10倍有多,落在地上發生巨響,這會卻把惇的鄰居都驚動了,甚至有一個小孩子不怕死的跑出來看,“哥哥們在拍電影嗎?”天真的小孩子只以為是在拍攝動作片,竟然走到戰場內,和泉老師看準了時間,把冰錐飛向小孩,小孩子一時之間想不到如何反應,站著呆呆的不會動,眼看小孩子快要給壓成肉醬了,惇馬上用影子把小孩移走,把小孩子送回家內。

 

當惇回頭看著和泉老師時,目光給陰影隴罩著,此刻的惇非常憤怒,他甚麼話都不說,往和泉老師衝過去,伸出手攻擊,在和泉老師的身後落地,在和泉老師還沒意識到的時候,身體已經被折成兩段,‘啪’和泉老師的上半身倒在地上,惇冷眼看著和泉老師,修路狄跑過去惇身邊,此時,和泉老師大笑...     

“哈哈哈哈...你以為這一點點攻擊就可以幹掉我吧?”修路狄和惇有點驚訝。這時候四周的溫度突然降低,和泉老師的上半身抱著下半身,把下半身接到上半身,就這樣,一個完好無缺的和泉老師又出現了,‘格格’和泉老師動了動脖子,“NO,NO,NO...”和泉老師伸出食指,一面囂張的著惇二人,“你們以為這了點兒的攻擊就可以消滅我?”

 

二人沒有回答,但四周的氣溫持續下落,四周都開始結出冰塊,二人都可以看到自己吐出來的空氣了,惇說:“再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的,不是給我們凍死就是其他人給凍死。”

修路狄說:“轉個地方再打過吧...”

 

語畢,二人往上空跳但竟然給擋住,“想去那兒啊...”和泉老師奸笑道,“你們以為可以跑掉嗎?”二人沒計算到,原來他們已經在和泉老師的結界內,那麼那些魔族呢?惇轉身一看,不見了,二人在結界內,雖然那些魔族給惇用影子固定著,但惇在結界內,對外的影子力量自然減低,魔族是很可能會破開惇的影子而出的,真的,在結界外的魔族早已跑掉了...

惇倒吸一口氣,暗罵可惡...而現在知道了和泉老師不可以用切割的方式幹掉,現在只有那個方法了...

 

可是在解決和泉老師之前,如果再不離開這個空間,二人會在解決他之前凍死,呼吸著冷凍的空氣,四周變成一片冰天雪地,一場驚世之戰展開了...

 

修路狄用拳頭攻擊和泉老師,惇就用影子飛插,和泉老師擋的擋,避的避,但還是給二人會擊打中。不久,惇的影子擊中結界壁,竟然給擊出一道裂口,裂口外面已經是黑夜,但很快又給冰塊填補了,惇四周看著,發現街道上的四角都有一樣形狀的冰錐,如沒有計算錯誤,這些冰錐應該是用來支撐著這個結界的,“小修...”惇叫著修路狄,“我去解開這個結界,你幫我引開這個傢伙。”

 

“解開結界?”沒有闇在可以解開嗎?不過,他相信惇,惇是說到做到的人,“好的,但...小心點...”修路狄說完後,二人便各自行動,修路狄更加買力的與和泉老師對戰,惇在第一個結界前,用影子把冰錐打破了,和泉老師馬上感到,欲上前阻止惇,修路狄當在和泉老師前面,不客氣的一拳送過去...

 

這時惇已經到了第二個結界,以同樣的方法破壞了結界,四周的溫度上升了不少,至少他們都知道現在已經是晚上,街燈在暗暗的街角照明,隨此之外四周一片漆黑,和泉老師開始不理會修路狄的攻擊,跑到惇的背後,阻止惇解開第三個結界,就在惇跑到第三個結界前時,和泉老師向惇抛出冰錐,惇避開,冰錐就撞入第三個結界,把結界破壞了,和泉老師氣急敗壞的,沒想到自己會出錯,這時第四個結界自己解開了,因為一個冰錐無法支撐對整個結界。

 

二人終於成立逃出結界外,惇馬上跳向燈光下,和泉老師跟著惇,當和泉老師站在燈光下時,惇用影子包裹著和泉老師,被影子包著的和泉老師不停地掙扎著,惇用影子把燈罩住,整條街道黑暗得伸手不見五指,當修路狄再次見到東西時,和泉老師已經消失了...

“光...帶來黑暗,黑暗...帶來死亡...”惇冷著一張臉說,修路狄明白,這是惇的獨門絕技,因為有光才會有影子,而光消失了,影子也就會消失,包括在影子內的東西也一樣...

“已經完結了”修路狄說。

“不...現在只是開始...”惇轉身回去自己的家...

 

那些魔族還沒消滅的啊...

 

精美的棋盤上放在比賽中的國際象棋,棋盤外的兩個人在觀戰,很明顯的,黑色的一方的一隻城堡給白色的一方吃掉了...

“一隻棋子了...”用白色棋子的一方笑道。

“只是一隻棋子...”低沈的男性聲音說。

“一隻就已經很足夠了...”用黑色的一方不滿地說。

 

魔族早已經去到惇的家,可是由於有闇的結界,他們進不過去,嵐與朱雀在10位神將的保護中,雖然是有結界,但是神將在沒有女巫的解封下的力量是不完全的,闇支撐著這個結界所花的力量變成很大,呼吸一下比一下重,闇已經滿頭大汗了,快支持不下去了。

 

不二借這個時間向嵐解釋,可是無論不二和大家如果說,嵐也不相信,嵐只是越來越害怕,就在這時,闇撐不住了,無聲的倒下來,克雷夫接著闇,默默的看著克洛科特,手塚開口:“我不是12神將,我可以用我的力量。”說罷向克洛科特點點頭,轉身離開結界,幾個魔族站在門外,其中的女性看到手塚,開口說:“嗨,帥哥,我們是來拿東西的,讓個路好嗎?”

 

手塚沒有回應,一掌把前面的幾位魔族都結成冰,可是其中兩位魔族竟然能解開冰層,手塚吐了一口氣,“是冰魔族的吧...”另一場戰爭展開了,那二人不停地看手塚作出攻擊,而手塚不停地還攻,在屋內可以清楚聽到打鬥的聲音...

 

 

嵐抱緊朱雀,看著又一個人因為自己而戰鬥,心中很難受,但假如自己可以幫點小忙就好了

 

 

突然,在大家也沒預計到的情況下,嵐抱著朱雀跑到屋子外,大家都頓時呆了,當清醒後,克洛科特帶頭的衝出去...

 

 

“不...”嵐的叫聲在屋子的後門響起,一個魔族正在攻擊嵐,朱雀擋在嵐的前面,試圖以自己的身體來保護嵐...眼下朱雀要給眼前這個“人”分成兩邊了...

 

 

“朱雀...”嵐大叫出來。

 

 

 

第四章                               



 

後記:打打打...(某希瘋狂地打...打...字!)又一篇了,這次以打鬥為主,看得出惇和和泉老師是都很強的...雖然最後和泉老師消失在這個世上...

 

對於惇,好喜歡這個角色,因為她把我一直很想做但又沒法做的事做到了(就是打鬥啦...)修路狄好像真的很擔心惇,把要做的事做到後就趕來幫助惇,雖然好像沒有甚麼(某希:你在找死嗎?)

 

對於和泉老師,他一開始就被我想成為即用即棄的角色,但這個即用即棄的戲份也很多...(某希:汗ing)

 

這次的打鬥場面我設計了好久...基本上颯跟我說這篇文時我就想到(尤其是用影子對付和泉老師的那一段)

 

最後...希望大家喜歡啦...多謝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唔~”修路狄摸摸下巴,饒有興趣地說:“敵人找上門來了呀!”

 

“看樣子還不是普通的小角色,”有事沒事都在笑的不二周助也在一旁搭話。

 

而另外兩個長年不笑的人,克洛科特和手塚國光,只是瞄了瞄“鏡子”中的景象,便低頭繼續手中的活。

 

“吶、新任的女巫是怎樣的人?”一直枕在克雷夫腿上閉目午休的武籐闇問,克雷夫還有一下沒一下地理著他的頭髮。

 

“單純、內向、寡言、不開竅、要說嚴重一點的話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女生,”眾人寒著臉聽著不二這一番話,果然人不可貌相、虧他整天笑嘻嘻的說出來的話卻比誰都要毒。

 

“不過,”看到大家惡寒的表情不二很高興地往下說,“她是個很自立的女生,而且朱雀也很喜歡她。”

 

“就這麼點優點?”比利疑惑地問。

 

“優點的話,還有待我們日後相處後才能夠發現吧。不過看得出這位新任女巫的確是很善良就是了,”不二從頭到尾都在笑,別人很想知道他到底累不累。

 

“哎、對了,惇邀請我們去她家,需要帶些什麼嗎?”比利總是最關心惇的,這引來修路狄的一陣不滿。

 

“她說不需要,”修路狄沒有語調地說了一句。

 

“這樣好象不太好?”比利像是在預謀什麼的,笑得很詫異。

 

“總之她說不用就不用。”

 

無視這兩只時不時無傷大雅地爭議,凱義、威斯卡和大裳悠閒地喝茶,欣賞著天界最美的音樂——由師真彈出的琴曲。

 

 

 

放學時候,惇對嵐說:“我們一起回家吧。

 

“好啊~”

 

今天澪難得沒事情做,她也和嵐、惇、蕾依結伴回家,一路上四人有說有笑的。惇這才注意到,嵐只有在熟悉的人面前,如蕾依和澪,才會開心地笑著;在學校裏面的她時時保持沉默,且很少有表情變化。

 

快到嵐家的時候,惇問道:“明天周末,妳有什麼計劃嗎?”

 

“嗯……沒有呢。”

 

“明天我家開小party,妳也一起來吧。”

 

“咦?這個……

 

“只是我一些朋友的聚會而已,反正妳也沒事做,一起來嘛~”

 

“嗯、好啊~謝謝!”

 

看著她回到家裏,惇對身後的人說:“隨便跟蹤學生是不好的哦、和泉老師。

 

“哼!”見自己的行蹤被發現,對方沒入了黑暗中。

 

“呵呵……”惇低笑,“明天的party,你們有種就來搗亂看看。

 

 

 

嵐懷著期待的心情入睡。朱雀確定嵐已經睡着了才閉上眼睛窩在嵐的枕邊。

 

黑暗的街道上,一個身影以浮動狀態現身,他望著嵐房間的窗戶,陰笑了一陣。

 

朱雀被突然而來的黑暗力量驚醒,它飛直窗戶,撥開窗簾後發現那個男人。

 

男人黑色的眼珠緊緊盯住朱雀,低聲說:“快解開封印吧、朱雀……然後我們會把你搶過來……成為我們重要的毀滅力量!!!

 

 

 

“住手……住手啊~~~~~~~~~~~!!!”

 

嵐被聲音一驚,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在一個從未見過的地方。乾旱的地面,熊熊烈火燃燒著遠處的森林,有如電視上播出的戰爭的場面。

 

“這裡……什麼地方啊?!”嵐好不容易挪動雙腿,漫無目的地往前跑,直到她看見幾個人。

 

“你快住手、跡部!”一個長髮的男人率先開口。嵐認出他,他就是那天出現在惇家裏的叫做修路狄的人!

 

“跡部、你已經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了!難道你還沒清醒過來?!”

 

被叫做跡部的男人,嵐順勢看過去,是位十分帥氣的男性:銀紫色的短髮,髮尾處微卷,右眼下有一顆散發著性感、誘惑氣息的淚痣。

 

他並沒有回答修路狄的問題,只是提起了手中的劍,指著對方。

 

“跡部————”修路狄剛要開口,一個褐色長髮的男人上前拉住他,說:“沒用的,跡部身為朱雀的力量已經被黑暗力量完全封了起來,況且女巫已死,已經沒有可以喚醒他正面力量的方法了!

 

“這————”

 

“有方法,”一把低沉的聲音從嵐身後傳來。慌忙地轉過頭,她看著一個有著拖至地上的長度的烏黑頭髮男性穿過自己的身體緩緩走向那幾個人。不知為何,嵐清楚地記住了他們的相貌。

 

“唯一的方法,”那個黑髮的男人頓了很久才開口,“徹底打敗他。”

 

從頭到尾,嵐唯一聽明白的詞——朱雀。她第一個想到收養的鳥兒,剛才他們說……面前這個叫跡部的男人……是朱雀?!

 

 

 

“嵐!快醒過來!!”惇的聲音傳進她腦子。

 

嵐猛然睜開眼睛,下意識在黑暗中尋找朱雀的身影。

 

“朱雀!!”此時它趴在窗臺,被一團黑色氣體包圍住。嵐將夢境的內容抛之腦後,沖上去抱住朱雀。那一瞬間,金色光芒照亮了房間,黑色氣體全然消失。

 

“比我想象中有用嘛、女巫殿下,男人漸漸消失,“我會期待與妳交手的……

 

“朱雀、朱雀!!”嵐焦慮地叫喊。朱雀眼皮動了動,才緩緩張開眼睛,看見嵐擔心的表情,它叫了一聲,似在說“我沒事、謝謝”一般。

 

嵐松了一口氣,回身鑽進被窩,為自己和朱雀蓋好被子,卻想起剛才的夢境。那個叫做跡部的人的身影怎麼也揮不去……

 

 

 

“昨晚他們來過了?”修路狄靠在一旁的墻上,問正在切菜的惇。

 

“是一個人。”

 

“和之前的是同一個人?

 

“不是。昨晚的力量強大多了。”

 

修路狄沉思,一陣門鈴打斷了他的思考。

 

“打擾了~!”嵐帶著朱雀一起來,她昨晚和惇說好了今天要來幫忙的。

 

“麻煩妳了,”惇笑笑。嵐搖頭,“我才是呢~ 妳邀請我可我什麼都沒準備,實在是不好意思呢~

 

惇向嵐正式介紹了修路狄。嵐顯得有點小心翼翼,修路狄和惇都明白是因為昨晚的事情。敵人讓嵐看了什麼他們也無法了解,只是希望不要因此而破壞了目前樂觀的情況。

 

“很特別的鳥呢,”修路狄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眼睛直在朱雀身上打轉。其實也不是盡然是裝的,雖然修路狄是千年前那場天地之戰的幸存者之一,卻因為天帝的命令,一千年來都未見過朱雀。關係甚好的同伴們都很想念他。

 

朱雀自踏入這座房子,就顯得很不安,東張西望、飛來飛去。嵐幾次叫它別亂飛,最後惇說:“沒關係,由著它吧。

 

嵐和惇在廚房準備食物,修則時不時注意朱雀的動態,即使是大白天,還是的留意敵人的活動。目前女巫和朱雀時刻處在危險中,修路狄在人間的力量偏偏又被封起了大部分,真要打起來的話就麻煩了。

 

不知過了多久,另一門鈴聲打破大房子的安靜。

 

“來了!”嵐去開門。面前的眾人讓她呆住了。保證養眼的個帥哥和兩個美女,閃亮登場!嵐呆在原地,直到惇一手搭在她肩上才讓她反應過來,“歡迎、請進~

 

他們一進門就發現了朱雀。霎時間氣氛有點不對,遲鈍的嵐居然也感覺到了。她趕緊抱起朱雀,說:“這是我收養的鳥,朱雀。”

 

才一說完、修路狄轉身捂嘴悶笑,那些朋友中也有人忍不住笑了笑。堂堂四方守護神的朱雀居然被女巫養了起來,眾人心中一致的想法。這大概是天界千年以來最有趣的事情了。

 

嵐無辜地站在原地,不明白大家為什麼要笑,朱雀很不高興地叫了一聲,好像在抗議一般。

 

“妳好,”一位風度翩翩的黑髮眼鏡男士上前與嵐打招呼,“敝人克洛科特。

 

“啊、你好,”嵐以傳統的日本方式回應。這聲音!嵐心中一驚,她再擡起頭看著他,正是昨晚夢中最後出現的男人!

 

嵐一一認識了他們。事實上,他們就是之前在某涼快樹蔭下看戯的眾人。

 

“哦~”闇湊近朱雀,“就是它啊~!”低聲對身邊的克雷夫說,“這還是我第一次面對面看到它呢。”

 

“恩、我也是,”克雷夫微笑道。

 

“真期待他解開封印呢,”不二目不轉睛地看著朱雀。

 

被十幾雙眼睛看著,不高興自己好像變成了稀有動物一般(颯亂入:你的確是稀有動物啊……),甩頭、飛到嵐的肩上,還用頭蹭蹭她的臉,嵐嘴角扯了扯,伸手去理它下顎的羽毛。

 

眾人呈呆泄狀;克洛科特、修路狄和凱義則一致挑眉看著這一幕。

 

“小嵐、我看妳把它寵過頭了,”修路狄說了一句意義不明的話,眼中盡是笑意。

 

“性格還變得真厲害,”凱義淡淡一語。

 

“咦??”嵐一點都沒聽懂他們話語中的真正意思,只有不解地回頭看看朱雀、又看看眾人。

 

“喂喂……”比利鄒眉頭,盡可能壓低聲音問,“這真的是‘那個’朱雀?跟我聽到的怎麼都不一樣?”

 

“封印還未解開,我也不清楚要怎麼說,”師真略有所思,“不過千年前的朱雀的確和大家的關係都很好,特別是女巫。你所聽到大概都是那些不安好心的人對黑暗朱雀的評擊,那時候也是沒有辦法才會變成那樣的。

 

克洛科特沒有說話,只是注視著嵐和朱雀。的確,那時候他們什麼都不知道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這一次,無論如何,他都會守護這兩人到底;千年前的悲劇,不能夠再發生了,否則、朱雀就不是單純被關起來那麼簡單了。

 

“開飯囉!”桌上盡是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大家看得肚子都抗議了。

 

“嗯嗯!好吃!”這一群人雖然性格各不相同,不過在吃這一方面卻都是高手,而且很、挑、剔!

 

“吶、這個跟這個、還有那些,都是嵐做的哦!”惇特別為大家介紹嵐所作的菜色,大家驚訝萬分,“真的?!很棒啊!!沒想到嵐這麼會做飯!的確,連他們這麼挑嘴的人都說好吃,可以想象嵐的廚藝的確是一流水平。

 

“哪裏、”嵐不好意思地回應,“只是個人興趣、有空就翻翻食譜而已。”

 

“啊啊、別不好意思啦!真得很棒喲!啊、你怎麼搶了我的那一塊?!”修路狄形象大滅地叫出來,比利則一副“有種你來搶”的表情、手中的筷子夾住對方想要的一塊肉。

 

然後這兩人立刻在餐桌上上演了一場免費的搶食物大戰之電影版,兩人戰到終于連克洛科特也忍不住大吼了一聲你們給我安分一點要麼我會讓你們接受手塚的特級懲罰,這兩個大小孩立刻乖乖地閉嘴坐下來。大家笑個不停,嵐不解,不二便為她解釋、手塚的特級懲罰、就是要人跑100+圈,聽得嵐也不禁笑了出來,而手塚只是推了推眼鏡說、未能夠用特級懲罰實在是太可惜了……

 

安靜的朱雀看著嵐在眾人面前笑得那麼開心,撇撇頭,無聲地離開他們。它飛出窗戶,落在院子的大樹上,腦中回想起昨晚的夢。

 

‘你不是我們朱雀一族的!!’幾個小孩子用石頭丟它,它也不躲,一聲不吭地任他們妄為。

 

‘那樣的髮色、還有眼睛,都是魔界的證明!這是個不祥的孩子!’老人們恐懼地看著它。

 

可它的確是朱雀啊!這一身朱紅色的羽毛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它什麼都記不起來;覺得自己不是單純的一只鳥,可是想想起什麼的時候記憶中斷了。它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來到嵐身邊前會被關在那種陰暗的地方?

 

它不想再回去那裏。

 

 

“朱雀呢?”

 

嵐這才發現朱雀不見了。大家也停住了筷子。

 

“也許是到院子了,我去找找,”嵐欠身離席。等她一出餐廳門,克洛科特一聲不響地起身跟著她。不二也斂起笑容,閉上了眼睛。

 

“不二?”立即覺得有不妥,眾人之間的氣氛緊張起來。

 

“不行,沒有辦法用力量,”不二緊鄒起眉頭

 

“做好一切準備吧,”威斯卡嚴肅道。

 

 

“朱雀?”嵐在院子中找了好久都沒看到它的身影,不由得擔心起來,“朱雀、你在哪裏啊?”

 

突然刮來一陣風,讓嵐頓生不安的感覺,她加快步子,“朱雀、快回來啊、朱雀~

 

一聲鳥叫讓嵐嚇了一跳,從她上面摔下一個黑影、掉在地上,嵐縮了縮,定眼一看竟然是朱雀!

 

“朱雀!!”嵐趕緊抱起它,它似乎是昏了過去。她想站起來,卻好像被什麼東西壓住似的,動彈不得。

 

“嵐!!”克洛科特出現在她身後,他已經感覺到那股黑暗力量了

 

“動……不了……”嵐擠出幾個字來,很辛苦地跪在地上。

 

糟糕!雖然她是女巫,可是在她行女巫洗禮之前都不能夠使用力量,況且她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突然跟她說、嵐也不會輕易相信。

 

感受到黑暗力量的眾人全出現在院子,克洛阻止他們:“別過來!這裡有結界,一旦進入都無法動彈的!闇、用你的禁咒朮破開!”

 

“了解!”闇合掌,默念了幾句咒語,嵐四周的空氣綳得更緊。嵐低吟一聲,克洛安慰說:“忍住!馬上就好!”

 

嵐艱難的點頭,緊緊地抱住朱雀。

 

 

 

<</span>第三章 完>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第二天,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嵐和朱雀正在享受嵐預備的早餐,吃完後,嵐便把東西收拾好,朱雀也跟在嵐身邊轉啊轉的,看到快到上學的時間來了,朱雀便用啄,輕輕地啄了嵐的頭,提醒她時間的來臨,嵐以最快的速到換好衣服,便跑出房子外了,經過窗戶時還不忘向朱雀揮手向別。

 

 

  蕾依看到嵐,便高興地跑到嵐身邊,對嵐說,嵐,你知不知道,今天有兩個人來了卓非安私立學院啊,有一個是轉校生,一個是老師...他們都很帥的呢~蕾依興奮地說話,眼睛早就變成了兩個心型。

 

 

  啊...嵐漫不經心地回應了一句,便向教學大樓那邊走了,蕾依馬上沖過去拉著嵐,嵐啊,今天有新生轉來,要在禮堂上早會的,妳忘記了嗎?

 

 

  在禮堂上,大型的十字架在講座盡頭,校長給好幾位師生已經就在,而站著有兩位,一位是金色長髮,束成馬尾的優雅男生,另一個是藍色頭髮,髮線整齊,又戴著眼鏡的男人,一面溫和的樣子,會堂上的女生的視線都停留在這兩個人身上,上課的鐘聲響起,所有學生就坐了以後,教導主任上台說話,今天我們很高興有新血入我們卓菲安私立學院,現在我們有請校長為我們講幾句話。

 

 

  台上台下的人都整聲拍手,澪坐在嵐的身邊,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小聲道這次又要聽多久啊...不只她,台下的人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讓我來為大家介紹,新老師,和泉帆景,和新生紫月惇...兩位禮貌地向台下台上的人鞠躬...

 

 

  在課室上,女生們在談論新來的兩人

 

剛才惇好帥啊~一個女生雙手按著自己的臉說

 

你和紫月同學(惇)很熟嗎?開口閉口的叫惇。另一個女生說。

 

我說呢,和泉老師和紫月同學都很帥啊~蕾依甜甜地笑著說。

 

一說曹操,曹操就到,紫月惇打開了課室的門,班主任在後面,班主任在黑板上寫上了紫月惇三個字,道:我是紫月惇,大家好。

 

老師看了又看課室,好不容易看到嵐旁邊的座位是空的,便指使惇坐到那邊,惇走到嵐的旁邊,你好,嵐同學。嵐回笑說你好...可是轉念一想,他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名字啊!嵐便看了惇一眼,惇以淺笑回應,便沒有再理會嵐。

 

找到女巫了。惇的心情很愉快,嵐的身上有朱雀的味道,惇可以輕易地察覺到,用心看的話,會看到嵐身邊有一團火紅色的氣包圍著,雖然很弱小...

 

 

  下課時,惇在找機會和嵐談話,女生們也圍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突然女生堆內發出尖叫聲,嚇壞不少同學。

 

惇君,你是女孩子?真的嗎?女生不相信地說,如何看都不像呢~蕾依說

 

惇笑著回答:不然我為何會可以穿男生校服回校... 

 

哈哈哈...眾人笑了出來。

 

 

  放學回家,嵐看到鄰近的屋子有人搬家,而移入的東西都是很貴重似的,都是甚麼畫啊書啊之類的,便在好奇心推使下走去看看

 

一個橙色長髮的修長背影落入眼中,嵐站在門口看著又不敢過去,當然這是別人的家,不可能就這樣就跑進別人的家啊,嵐就在這兒看呀看的,連身後有人都察覺不到。

 

 

  咦?嵐,你為什麼會在我家門前的。

 

惇拿著書包,出奇地看著嵐,那是你的家?

 

嵐問道,語畢,嵐拍了自己的頭一下我真笨啊,他都說是自己的家了...

 

 

  對啊,今天才搬來的,你要不要進去看看?惇說罷便走進房子內,嵐跟著惇,走到橙髮男子的身邊

 

修路狄。惇叫了橙髮頭男子。橙髮男子轉身,下午的陽光照得橙髮男子的膚色更加性感,藍色的眼珠更加地明亮。

 

惇...這名叫修路狄的男人,有點不滿地看著惇,你終於回來了修路狄說著他可站了一天了,為了幫惇看家,惇笑笑地拍了拍修路迪的肩膀

 

那個...嵐叫住了惇,過幾天我再來好嗎?嵐感到不好意思。

 

看見兩人那麼好的關係,嵐突然想起她和黑羽尚。想來就難過,嵐從來沒有和家族以外的男性那麼親密過。

 

那好嗎,再見。惇送嵐出到門口,嵐回到自己的家裏,朱雀便飛到嵐的身邊,嵐寵愛地摸著朱雀,肚子餓了嗎?嵐笑笑地說,朱雀點頭,嵐便走到廚房,預備食物...

 

 

當天晚上,嵐在床上如何也睡不著,身子返來返去的,有好幾次還差點壓到朱雀,要不是朱雀會叫,可能真的會給嵐壓到...

 

晚上的街外,一個男子樣的物體在四處行走,像野獸一樣嗅著空氣中的味道,終於,他走到嵐的家前,露出了可怕的笑容和笑聲,天助我也,兩個都在...嘿嘿...

 

嵐突然覺得毛骨悚然,不自覺的想看看窗外,而這時,朱雀也醒來了,不安的跳動著,嵐拍拍朱雀,試圖安撫朱雀,嵐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知道有一種強烈的不安,正由心底而發,一步一步的接近著這一人一鳥,這時候,對面屋子的燈打開了,不安便消失了,嵐便馬上下床看過如何,見到一個身影慢慢的自牆上消失,嵐嚇得跌在地上...

 

 

  第二天,嵐一回到學校,便抓著蕾依,告訴她昨天晚上發生的事,當然也包括了開燈的事

 

真的假的?!蕾依不相信的說著,是妳看得太多恐怖的片子吧!蕾依對仍在驚恐之中的嵐說,要麼就是妳作惡夢了...

 

如果是作夢,我又怎會可能看到對面開燈啊!嵐說。

 

一個人在夢中如果遇到了可怕的事,是會找安全的場所的,妳見到的開燈也可能只是夢中的...澪說道,想知是不是開了燈,問問妳的住對面的人不就可以知道嗎?澪下了結論

 

大家不約而同的看著惇,終於惇開口了,昨天,我是開過燈啊,因為...沒開燈我會睡不著的...惇小小聲的說,雖然只認識了一天,但是惇很友善,所以大家都願意和惇交朋友。

 

那就對了,昨天真的有...有...嵐不想再說下去,這時,上課鐘聲響起,老師推門進來,啊...是昨天的新老師,和泉帆景呢~蕾依笑笑的說

 

第一堂是數學,也就是和泉老師教的科目,一般的數學老師都會只站在台上,寫題目,講解的,但這位和泉老師,每教完一題,都會在班內走來走去的,就像在找人一樣的,轉過往每一個同學的身邊,當到了嵐的身邊時,嵐的不安感又隨之而來

 

老師停在嵐的前面,看著嵐,嵐低下頭,裝着做筆記,心臟的跳動不自主的加快,呼吸加重,腦袋一片空白,手心出汗,只期望不安可以快點離開,不安沒有如期望離開,反之一點一點的加重,四周的空氣變得深重...直到...

 

 

  和泉老師,這個題我不會。惇舉手提出問題,老師的注意轉移在惇身上,不安感開始慢慢的,給第二種感覺取代了,老師仔細地向惇再講解了問題一次,而後轉身回到台上,嵐頓時感到鬆了口氣,用感謝的眼神望看惇。

 

 

  好不容易的一堂課完了,小休的時候嵐向蕾依和澪談起了那種不安,可是她們卻一笑而過,妳不會對和泉老師心動了吧?蕾依開玩笑的道。

 

嵐淚眼光光的看著她們,蕾依和澪才感到不對勁,真的嗎?妳說昨天的那個人是老師?澪小小聲地說,只怕給別人聽到別人聽到後,可能會白事變紅,紅事變白的,而可怕的程度不是她們這幾個女生可以想得到的

 

唔...唔嵐用力的點著頭,只差沒把頭搖到掉下來。

 

那麼說,這次又是惇救了妳吧!蕾依下結論,嵐再次點頭惇終於開口了,我真的只是不明白...惇澄清。

 

真相...現在只要一個人知道就成了,別的人不用多想。

 

 

 

  紫月惇!不知甚麼時候,和泉老師再次出現在教室門外,惇起身走了出去,給我過來一下...和泉看到惇便轉身行開了,二人走著,惇一直在警戒著,很快,二人以平常人不習慣的速度上學校的天台,惇一上來便知道有事情要發生了。

 

   

 

  和泉老師,請問找我上來有何貴事呢?禮貌地說著。

 

別裝不知道了...老師發出危險的氣息,示以警告。

 

知道甚麼?我對今天的數學題理解完全,謝謝老師教導。惇的一臉正經,但心在偷笑,露出了尾巴了...

 

和泉老師的表情由溫和變得兇悍,一出手就抓著惇的衣領,你這個臭小子...和泉老師的眼睛變色了,把惇舉起,惇不肖地看了和泉一眼,借著和泉老師抓著衣領的力,轉身飛起腿,一腳踼向和泉老師的頭,把他踼飛了,和泉老師吃痛放手了,惇就值著這時候,飛身往樓梯跑去,和泉老師站起來,以手擦拭嘴角的血跡,而傷口也在短時間內恢復了...

 

 

可惡...等著看...兇桿的表情隨著惇遠離的腳步聲而消散了...

 

 

 

第二章  完....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隨著下課鈴的響起,這一堂悶人的英文課也結束了。

 

以上是今天的作業,考試70分以下的同學請在放學后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吧,英文老師微笑地說著,可是那些沒過關的同學齊心地在心中嘆氣。

 

嵐大大地呼一口氣,帶著感謝的眼神看著同桌的籐堂蕾依。蕾依回她一個笑容。多虧了英文高手蕾依的幫忙,嵐這次英文考試有八十幾分,安全過關。

 

嵐並不是笨,只是有點不開竅。如果有人在她身邊指點一下的話她很快就會學會的。同時,她交朋友的技術也需要學習一下,至今為止,能夠和她算得上是朋友的只有蕾依和黑木澪。

 

嵐,澪走過來,我今天有事要做,不能陪你一起回家了。抱歉~”

 

沒關係,嵐回她笑容。

 

說是朋友,其實澪也不是經常和嵐一起回家。澪的生活似乎比較豐富,上一次還聽說她和幾個高年級的學生一起出去。後來閙出了什麼大事,嵐也沒有去管,只是知道澪的父母——這個卓菲安私立學院的老師出面解決才讓事情不了了之。

 

默默地收拾書包,一陣歡笑聲闖進嵐空白的腦子。那是嵐常常注意的——黑羽尚——的聲音。

 

是的,嵐喜歡著這個人。她是個有點內向的女孩,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不會嘗試去告白,只是在背後默默地看著那個人。她從不覺得像自己這樣的女生會有人喜歡,也逐漸放棄了被愛的想法。

 

呵呵,蕾依看見嵐的反應,低低地笑著。嵐只是無辜地看了她一眼,低頭離去。

 

喂喂、嵐妳走那麼快干啥呀?同班的幾個女生上前拉住她,黑羽尚在這裡喲~ 再見也不講一聲嗎?

 

嵐抿嘴,老實說她後悔將她喜歡尚的事情告訴了澪。澪是個大嘴巴,但嵐又想和朋友分享自己的心事。別人的秘密嵐倒是很會保密,可輪到她的秘密卻怎麼也掩蓋不住。

 

嵐,我們走吧~”蕾依從眾人手中回嵐,兩人並肩走出教室。

 

我往那邊了,蕾依和嵐在十字路口道別,各自回家。嵐經過超市時還買了一些食物。他父母長年在國外工作,一個人住已成習慣,也許她寡言的性格就是因此成的。

 

嵐突然拐進一條林蔭小路。很少人經過這裡,她也是偶然發現的。兩邊茂密的樹林,陽光從葉子間透過,在夏天,這條小路顯得十分涼快。

 

一團淡淡的紅光吸引了嵐。光在樹叢中發出。好奇的她站在原地很久,左想右想、左看右看,才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一團光。

 

當她接近時,光團漸漸消失無蹤。地面上出現了一只全身朱紅色的鳥,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地躺著。

 

嵐從未見過這樣的鳥兒,它比一般白鴿要大差不多兩倍,尾巴也幾乎有全身長度那麼長。嵐不知如何是好,思考了幾秒鐘,上前去探了探它的體溫。

 

還是暖的。嵐趕緊脫下外套小心包起鳥兒,抱在懷中往自己家跑。

 

將它置於沙發上,嵐拿來靠枕墊在它頭下,還以毛巾裹住身體。沒有照顧鳥類,而且家中也沒有鳥食,幾經思考下,嵐選擇了做飯。

 

今晚她多做一些飯菜,包括一鍋湯。自己也覺得好笑,如果鳥兒不吃的話要怎麼辦?

 

等嵐從廚房出來,鳥兒已經醒來,提著頭,一雙特別的紫色眼睛看著對方。

 

嵐笑了一笑,過去和它說話:你餓了嗎?還輕柔地撫摸著漂亮的羽毛。鳥兒一開始抗拒著她的撫摸,後來也許是發現她沒有惡意,也就不自覺地任由她了。

 

不知道你吃什麼,我隨便做了一些,嵐很小心地抱起鳥兒帶到桌前。先是用小碗盛了點熱湯,來,喝點水。

 

鳥兒看看她,又看看湯,才低頭細細舔了一口。也許真的渴坏了,它很快就喝完了。

 

嵐又為它盛了一小團飯,還有之前特地準備的已經切碎的青菜,趁熱吃吧,自己也開動起來。

 

一人一鳥,度過了一個安靜的晚餐時間。鳥兒看來很能吃,而且它竟也吃肉類,嵐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想太多。

 

洗澡后寫作業時,鳥兒趴在書本旁看著嵐寫字。寫到一半,嵐休息時突然想到:

 

不知你的主人給你起了什麼名字?好奇怪,居然跟一只鳥說話、還問它的名字,不過嵐並沒有這樣的自覺。

 

鳥兒眨眼,突然站起來,翻開字典。嵐呆看它。直到鳥兒低叫一聲,啄了啄字典。

 

……雀?

 

它又低叫一聲。

 

朱雀……朱雀,是南方守護神的名字呢~!很適合你啊~手又不自覺地去摸那柔軟舒服的羽毛。

 

有人陪著,不、是有一只鳥陪著,雖然還是安靜,可是比起一個人,寂寞感莫名消失了。嵐心中高興地繼續寫作業。

 

鳥兒一聲不響地趴著,從頭到尾,它的目光全停留在嵐的身上。

 

 

找到了……”一個金色長髮女子站在嵐的家門口,看著還亮著燈的房間,低低一笑,優雅地轉身離去。

 

 

<</span>第一章 完>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灰色的天空,猶如在哭泣一般,注視著地上所發生的一切。遠處的煙火,近處的哭喊,無法阻止這一場悲傷的戰爭。

 

        手中的焰劍沾上了少女的鮮血,即使她曾是他的主人、是他最重視的人,他無動於衷。失去光澤的眼珠盯住面前冷峻的男人。

 

        一旁,幾乎站不起來的白虎和玄武,無力得看著面前對峙的這兩個男人他們曾經是同伴,為了同一個使命保護這個世界,保護那個最善良的少女。如今,原來那溫暖的火焰變成了來自魔界的毀滅之焰,殺死了其餘的同伴,殺死了那個有著明亮笑容的少女。

 

        蒼龍,那位冷峻的男人皺著眉頭,露出從未有過的難過神色。盡管如此,他明白今天這一戰,他們之間必須有個人失敗。背負著十二神將之首、天界第一戰神的使命,他不能夠失敗。他緊握住拳頭,道:

 

        朱雀……你所犯下的罪行已經太多了。

 

        被稱為朱雀的男人,仍然是一張毫無表情的臉。他聽不見對方的話,看不到對方的表情。

 

       為了避免更多的悲劇,我必須打敗你!

 

        突然、兩人化成一紅一藍兩道光,直沖向天際,絞纏起來。當光的來源撞擊一起時,發出的閃電直擊地面。

 

        白虎、玄武、以及他們身後的一位長髮女性,還有大地中獨剩的一座宮殿,他們成為了這一場天地之戰的目擊者。他們看著蒼龍與朱雀的這一場長達十天十夜的戰鬥,看著朱雀的紅色火焰被打落至那宮殿內,看著蒼龍的頭髮從原本拖至地上的長度變為齊肩短髮,看著他用了僅剩的力量施以大地一場大雨。這一場戰爭,終于宣告結束。

 

        天帝提出對朱雀的裁決——朱雀將被封印所有力量、所有記憶,永遠囚禁在那個宮殿——「天空」中最陰暗的地方,永不見日,其他人也不得與他見面,永遠永遠、直到「那個」時候的來臨……

 




 

<</span>序 完>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定期更新。






天界人物設定:

 

 

風閒嵐——女主角,私立卓菲安國中部學生,網球部主力之一,被班上的同學稱為運動天才、不過腦子有點不太開竅,有時候需要有人在一旁指導。現世的女巫。某一天在回家路上找到了一只名為“朱雀”的鳥,故事從此開始。

 

 

紫月惇——女性,嵐的同班同學,但其實是為了看著朱雀而從天界而來、只為天帝做事的人。長相很男性化,在學校十分受女生歡迎,是天生運動天才、話劇天才,能操縱影子。

 

 

跡部景吾——男主角,十二神將之一、四方守護神的朱雀,因為一千年前犯下了大罪而被封印其力量和記憶並且囚禁在「天空」宮殿深獄一千年。一千年后(也就是現代)以朱紅色鳥的身軀落到人界,撿到他不久後封印破解,可以變成人身体。(我已經等著被眾人PIA||||||||||||||||||||||||

 

 

克洛科特——十二神將的首領、四方守護神的蒼龍,男性,天界第一戰神,水屬性龍族,黑色長髮,其能力僅次於天帝和女巫,一千年前的天地之戰中最後與朱雀決戰,幾乎用盡全力,頭髮的長度決定能量的強弱,表情上不說、其實是個很在意別人的事情,是個不太會表達卻又很關心別人的首領。

 

 

修路狄——十二神將之一、四方守護神之一的白虎,男性,神將中以速度著稱的風之使者,身手之快是天界的No.1。橙色的頭髮,和任何人都很容易就打成一片,與惇的關係十分好,而且還有點曖昧……

 

 

凱義——十二神將之一、四方守護神之一的玄武,男性,平時有些不擅長言語,關鍵時刻是一針見血,天界首席劍術士,和師真的關係不一般。

 

 

威斯卡——男性,十二神將之一的海皇,神將中會以前輩的身份出現,為人冷靜,心思細密,及有尖銳的觀察力,過去很多事情都由他解決,青龍不在的時候事情通常由他做主,同伴多是喊他作爸爸的

 

 

克雷夫——男性,十二神將之一的雷帝,身為男性卻長得很漂亮,和師真併稱天界兩大美人,平時總是很溫柔對待別人,一旦生氣起來卻是十分可怕。和大陰的武籐闇是堂兄弟。

 

 

不二周助——男性,十二神將之一的六合,占星師,整天帶著溫和的笑容、並且眯起雙眼,別人因此誤會他是個很容易欺負的人,事實上很可能是十二神將中最腹黑的人……

 

 

師真——性別可隨時改變,十二神將之一的宮廷音樂師,水藍色頭髮,終日不離樂器,同時也是天界第一樂師,長相十分漂亮,與克雷夫並稱天界兩大美人。

 

 

武籐闇——男性,十二神將之一的大陰,神將中最年輕的一位,興趣是睡覺,很粘堂兄克雷夫,很重視朋友關係,看起來不管閒事不過真實性格與其相反

 

 

比利——男性,十二神將之一的騰蛇,神將中和惇的關係最好,性格和樣子相反的人,為人比較看似遲鈍,但做事細心得很,經常有事沒事和惇做出不經意的曖昧事件,常常和修路狄發生爭議、唯一能讓修路狄毫無形象發火抓狂的傢伙。

 

 

大裳——女性,十二神將之一的禁咒師,胸部以上的身體部分全部是黑色,很特別的女性,不熟悉她的人都會被她的外貌嚇到,事實上她是位很溫柔的女性,還有很好聽的聲音,因為年紀在十二神將中是最大的,大家都把她看成母親一般。

 

 

 

天空——天界的宮殿,卻也是十二神將之一,囚禁朱雀的地方,真正力量不祥。

 

 

手塚國光——蒼龍克洛科特异父同母的胞弟,冰屬性龍族,茶色長髮,無論長相聲音性格都和兄長十分相似,每個人第一次見到他們都會搞錯,嵐卻是例外,雖然不是十二神將卻是蒼龍的得力助手。

 

 

天草瑩——上一代女巫,喜歡跡部,與寧曜是好友,后死于黑暗朱雀的劍下。

 

 

寧曜——天帝的小女兒,喜好習武打鬥,不愛女裝,兄弟姐妹中最不起眼的孩子,第一次天地大戰時被任命為天界軍執行官,曾對克洛科特和跡部景吾帶有偏見,解開誤會后喜歡上克洛科特,並成為了他的妻子,尊稱“蒼龍夫人”。

 

 

忍足侑士——惇的搭檔,天界第一醫師。

 

 

菊丸英二——跡部景吾異父同母的弟弟,總是很有活力的可愛男生,現任朱雀一族的族長。

 

 

海馬瀨人——現任蒼龍族族長。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