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8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鏡子看著自家老大自拍加現場直播的色情又無碼的大電影,魔界三巨頭無一不目定口呆,平時看老大斯斯文文又穿得密實,想不到在床上會如此豪放大膽,從床做到地上,從地上做到枱上,再轉五,六個地方後再回到床上,正面到背面,趴下都站著,要不是他們事先找了五,六個地方來看,搞不好看到一半就斷裂了...
     唯一敎他們後悔的是,鏡子沒有最重要的錄影功能,要不是他們把剛才那段片段拷成盤子,放出去一定會大買,“嘆為觀止...”坐得最近的艾登說。 “等了一千年,是這樣便很正常。”奧瑪喝了一口茶,他對這玩意從沒興趣。 “有空要向老大請教請教...”看得最認真的理維斯打算坐言起行。
    “甚麼嘆為觀止?”妖媚的聲音傳來,同時也表示了聲音主人的身份,凱絲莉恩抱著雪白的貓咪,千嬌百媚的走過來,艾登馬上把鏡子關掉,免得大小姐看到了,有失魔界之王的形象,“沒有,妳不會有興趣的。”艾登笑笑的說。
    “是關於那個叫跡部景吾的人和我父王的?”凱絲莉恩的聲音變硬了,老實說,她不喜歡這個男人,雖然自己的母親也死了很多年,只是她不明白,跡部景吾有哪個地方值得她的父王等了一千年。“那個叫跡部景吾的男人...很強...有機會的話很想和他交手一次...”奧瑪難得開口讚賞,凱絲莉恩不理會,留下了一句“太不像樣了。”轉身離去,三巨頭互通的笑了,對他們來說,是太平靜了才對,這一段時間,真的太平靜了,平靜得讓他們很想大開殺界。

    面對東堂慎一的告白,嵐再一次不知如何是好,雖然是說“回去慢慢考慮一下”但明眼人一早看到,東堂的反應已經把嵐當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一樣,嵐是不知道,但狼和隱者已及惇和彥祖再加上天界的人都很清楚,而且東堂慎一的行為已經做得很明顯,接嵐上學放學,有時候還去圖書館一起念書。 
        狼對著這一對沒有甚麼意見,很久之前開始,她就冷眼看著世界;隱者只覺得就保持現狀就好了;惇雖然看穿了嵐的心裏仍然有著跡部;彥祖不理會他們,他的眼中只有惇;天界的12神將是最擔心的人,隱者說得沒錯,當嵐和東堂約會成功了,他們的感情會增加,嵐會不會轉情別戀就.......
    
    是夜,嵐和東堂通著電話,不知何時開始,東堂每天晚上都會打一個電話給嵐,一談就是談一個小時,師真一直就在嵐的家內,每一次看著嵐談電話就膽心一次,“下個星期的比賽...你來看嗎?那...好啊明天見...”好不容易才結束了這個電話,東堂約嵐下個星期六比賽後一起去買網球拍,距離上次約會之不過是兩個星期之前之的事,東堂的心意,嵐不可能不理解...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往下看之前,請容許我發洩一下......

思凡你行啊!!!=口=
我家小景的第一次就這樣被你搶去了!!!
小景應該是屬於蒼龍大人的!!!


思凡:(悠閒地喝茶)這是我的榮幸。景吾的身體很棒哦~(陶醉)
一個枕頭飛過去,思凡躲過。
跡部:你給我閉嘴!=//////
眾人看著“打情罵俏”中的兩人,突然、從大家身後傳來的絕對零度之氣讓各位打了一個巨大的冷戰。轉頭,全體石化,克洛科特笑了,絕對零度的笑容。
克洛:(微笑)陸思凡,我今天要解決了你。(抽起跡部的西洋劍)
思凡:哎呀呀呀~這好像不是我的錯嘛~(指了指作者、就是本人||||)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女H有。慎入。



       涼風吹過接吻中的二人,惇推開了修路狄,轉身跑去,留下了呆著的修路狄,甚麼都不問的跑去天界的大門,“惇!”忍足在天界的大門,看到惇便忍不住想問她...

   “忍足?”惇見到是忍足,停下來。“惇,為什麼妳會和那個魔族的皇子在一起的?”和惇的感情雖然不及修路狄那麼好,但是,對於認識了接近一千年的拍擋,不得不詢問一下...

   “我...”惇不知道如何回應,“如果你是我,我想你也會有和我同樣的選擇的!”惇堅定地說,忍足嘆了一口氣,“不要後悔。”給好友四個字,忍足幫惇推開了天界的大門,“還有,妳的東西...”忍足把惇的長刀抛給她,“再見...”惇接過刀,做了一個感謝的手勢,一步一步的跑出了天界的門,“真的...不要後悔...”忍足把門關上,小聲的說,至少...不要再重演千年前的悲劇...

 
    惇一口氣衝到彥祖的家,四周都有結界,惇深吸了一口氣後,推門進去了,“彥祖...”輕輕的呼了一聲,四周的看了一轉,不在,不是說過等自己的嗎?

    “惇,上來...”彥祖的聲音在上樓傳來,惇放下刀,上樓梯,推開房門,彥祖半裸的坐在床邊,頭髮上還滴著水珠,誰也看得出他剛剛洗好澡,惇看著彥祖半裸的上身,結實的胸膛,精練的腹肌,平時穿著衣服看不見,原來彥祖的身形這麼好的,養眼得很,下身的長褲沒有拉上拉鍊,惇看得臉都紅了,看著惇在自己面前,彥祖沒有故意迴避,展示出一身渾好的體態,走到惇的身邊,一把把惇抱在懷內,“妳來了...”吻著惇的髮絲,柔軟的金髮帶著點汗味,彥祖打撗把惇抱起,帶到浴室,放在浴缸上,“你做甚麼呀?”惇不解的問。

    把水喉的開關打開,水嘩啦嘩啦的射到惇的身上,彥祖調好水溫,動手脫惇的衣服,“你瘋了嗎?”惇叫出來。“哪有人穿著衣服洗澡的!”彥祖說道,低下頭,吻上惇的唇,接吻和擁抱已經不能滿足他們,需要更深刻的接觸,惇主動的抱上彥祖的脖子,把彥祖拖進水裏,他們身上的衣服全濕了,黏在身上很不舒服,惇除下彥祖的褲子,彥祖把惇的衣服脫光。

     交雜著二人的吐氣聲,舌頭來回的攪拌,彥祖的雙手抱著惇的脖子,惇的手不安分的撫摸彥祖的肌肉,結實得性感,放開了彥祖的唇,惇咬了彥祖的手臂一下,“我的!”惇說。

“妳喜歡這樣?”彥祖笑笑的說,“不乖呢...”以牙還牙,咬了惇的頸部,再次留下一個吻痕,吻著惇的頸部,彥祖很喜歡在這個地方來回,再度吻上惇的唇,一隻手貼著腰,另一隻手,摸著惇的胸,“怎樣了?”彥祖問惇,惇別個頭,“我的胸部不大...”長得像男人,胸部會大得去那兒?

彥祖輕笑,“可是我很喜歡啊。”圍著惇的胸部吻,故意避開了胸上的紛紅,用舌頭掃過紛紅,惇的身體抖了一下,“妳真敏感。”惇不滿意的看著彥祖,扁起嘴巴來,彥祖再吻回惇,“妳扁嘴巴我也喜歡啊!”

“要你管!”惇對彥祖張口就咬,“你很結實啊...”手口齊用,切實的感覺彥祖的身形,彥祖抓起惇的手,怕她再這樣摸的咬的下去,到明天也不會完事,嘴巴吸著惇的紛紅,手指向惇兩腳之間伸過去,兩隻手指夾著豆芽,用指尖剔動,“啊,啊...”惇按著彥祖的手,“不...要...”叫得無力的,陣陣的快感傳至全身,彥祖的技巧純熟,來回在花瓣之間,時而輕剔,時而脖掃,“啊啊...啊..”惇快受不住這樣的快感,花瓣之間流出了比水還要濃縮的液體...

“惇...”彥祖抱起惇,讓她坐在自己身上,用自己的分身對著惇的入口,慢慢的放進去,“放鬆點,別夾得太緊...”彥祖在惇的耳邊說,“唔...不要說啊...!”惇坐在彥祖身上,雙腳交緊彥祖的腰,彥祖開始擺動腰部,“啊...啊...”灼熱的感覺在體來抽送,每進入一下,快感都加深一分,惇要抓緊著彥祖的肩膀,免得自己倒下來,彥祖抱著惇的腰,固定好她,水龍頭依舊開著,水打射到二人身上。

“啊...啊...快一點,”惇擺動自己的腰,配合彥祖的動作,“再...深一點...”對慾望有點不滿,因為彥祖的動作不大,束縛著的頭髮鬆了,惇的長髮倒在肩上,胸上,“要這樣?”彥祖動得更快。

     惇放任自己呻吟,胸部除著身體的動作上下擺動,惇主動的吻著彥祖,交著二人的呻吟和深呼吸,“彥....彥祖...彥祖...唔....啊啊...啊...”

     “惇...”彥祖抱起了惇,站在牆邊,把惇的身體推向牆,抓緊腰部,一下一下結實的往裏面抽送,“不...不行了...”惇受不了,蜜汁沾滿了二人的交合處,惇用手抓住彥祖的背,留下了一道道的爪痕,“不啊...不...啊...啊...啊!”

     抽送的速度加快,二人已經來到慾望的高峰,惇把水轉成冰水,二人的溫度很高,水打在身上的使他們更加有快感,“呼...”彥祖深深的吻著惇,“要去了...” “我也...啊啊...”彥祖抱緊著惇,在惇的深處解放,才把惇抱著,走出浴室,放在床上...

    “你真討厭...”惇推開坐在自己身邊的彥祖,“不好嗎?”彥祖寵愛的吻著惇的額頭,“剛才叫得很大聲啊!”對於惇剛才的表現很滿意,不過說回來,“妳到底...喜歡誰?”彥祖有點不高興的問。

    每次聽到這個問題,惇都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但都和彥祖發生關係了,“不...不要問好嗎!對那個了...”惇羞得躲在被子下,真討厭,剛才做得那麼大力,現在下身都隱隱作痛。“我說...妳喜歡的人不是我吧!”彥祖帶著點醋意的說,剛才的反應,惇一早就做過了,但...是那個人嗎?

    “甚麼?我...我很久之前有一個很愛的人...可是他已經...”惇嗅到彥祖的話的意思,解釋說著,“你會介意嗎?”惇扁著嘴問彥祖,他介意的話也沒法子...這麼久之前的事...

    “不...惇...抱歉,”彥祖輕輕的摸著惇的臉,吻了吻她的唇,都給自己吻到紅了,自己還問這種問題,“只是,我希望妳喜歡的人是我...惇..”沒有回應,彥祖再叫一次,“惇?”低頭看一看,惇睡著了,面上帶著紅雲,彥祖把惇累壞了,“哈...”彥祖輕笑,把惇抱在自己的懷內,也合上了自己的眼睛...

    
    天界,嵐睡在自己床上,無論是如何的睡姿,都不能入睡,跡部景吾,如今在陸思凡的身邊,他會過得如何?真的如惇說的,魔界真的比天界適合景吾?力量和血統,除了血統外跡部的力量無疑的比任何人優秀,是因為有黑暗一面的關係?但...看著手上的紫色手鍊...我們還可以回到從前嗎?

    庭院,克洛一個人坐在庭園內,摸著茶杯,告訴了嵐真相,換來怎樣的結果?還是未知的,跡部的黑暗一面,是千年前就定下來的,“克洛...”修路狄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帶著酒氣,“修路狄,你怎麼...”很少會見到修路狄拿著兩大支天界特級烈酒來喝,平時就算喝都不會挑這種一定會喝醉人的酒,“你怎麼了?”克洛問道。

    “惇走了,”修路飲了一杯後說,“推開了我而後跑了...”第一次會有如此失落的樣子。

    “是為了這個問題?”克洛難得笑了,修路狄不是出了名對女生很有辦法的嗎? “甚麼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修路狄有點不滿的說,斟了一杯酒給克洛,“陪我喝!”克洛本來想拒絕的,但看到修路狄這個樣子,又不好意思現在推這位好朋友的要求,一入口,濃烈的酒味擴散,克洛的眉頭打了好幾個結,“你喝了多久?”修路苦笑。

“不久之前...”比利和忍足不知何時出現在臉前,“這個人突然跑過來向我要酒...”比利沒好氣的說道,忍足付著,“接著來我這邊要杯子。”

“你們都來了,一起坐下來吧!”修路狄的話帶著點醉意,四個男人坐在一起,修路狄給大家斟酌,“想說甚麼便說吧!”比利開門見山。

“我喜歡惇...”因為醉了的關係,說的話都很大膽。“我們知道。”忍足說,喝了一口,這種天庭的特級烈酒可不是蓋的!

“但是她走了...”修路狄趴在枱子上。“那是因為你不主動。”克洛清楚不過的,“如果我是惇,我也會走...”

“喂!話不要太絶!可是是我認識她先的啊!”修路狄不滿在坐幾位都不站在他這邊。

“沒錯,你喜歡的話為何不一早說...在天界那n百年的時間,你都不說,現在別人要了,你又要爭,自找的,還怪我們的話絶!”比利理直氣壯的說。“連克洛-san這個感情木頭都對某人‘動手’了、修路狄你也太不爭氣了,”說完還瞄著克洛偷笑,克洛寒著臉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但是...我真的很愛她...”修路狄喝碎了,話變得語無輪次。

嵐在床上不管如何睡也睡不著,便打算出外走走,聽到園子有聲音,走過去看看,“你們...”嵐看了四人一眼,“我可以過來嗎?”

“當然...”克洛起身,示意嵐來坐他身邊的位置,“你們在談甚麼?”嵐問道,她聽到他們在談及惇...

“這個人失戀了。”比利直接了當的說著,不留給修路狄臉了,“哦?”嵐看著修路狄,“你有和惇開始過嗎?”嵐的問題一針見血...開始都沒有開始過,哪叫失戀啊?

“...沒有...”修路狄想了很久才回答,“但是...為什麼她沒有選我?” 再問下去,修路狄只想知道原因...

“我覺得,惇是喜歡你的,在遊樂場那次我看到了,當時你們也不是在...在擁吻的嗎?對惇來說,彥祖的出現,可能是太深刻了...”就像尚一樣...嵐沒有吧這句話說出來,留在心底的東西...都把它們埋葬吧...

“你們吻過了?”比利剔了修路狄一眼,吻過了還失手,“你真的很失敗~” “用不用給你多兩支酒?讓你喝死為此!”忍足冷冷的一句過去,“就算彥祖是魔族,他都比你成功很多!而且還是個王子...”

“不要再說了...”修路狄按著自己的耳朵,不願再聽,他對惇是認真的,很認真的,為甚麼惇就不可以愛他?

“惇對愛情的感覺不遲鈍,你如果有和她說過的話便不知得到現在的結果...”忍足說的,他對惇這方面的了解很深,惇對於他感情好如兄弟,甚麼都會告訴他。

“何以見得?”修路狄摸不著頭腦,惇不遲鈍的話就是自己笨了,“其實惇,喜歡那種可以和她有共同愛好的人,”嵐慢慢的說,雖然她對的了解不如在坐的人,但同樣身為女生,對她多少也會有男生不了解的地方,“她穿男生的衣服,打扮成男生的樣子,我覺得是一種保護色...”說到保護色這三個字,臉前的四個男人都不約而同的看著嵐,連半醉的修路狄都全醒來了,嵐的觀察力真驚人,“怎麼了?”四人沒有說話,使嵐有點膽心。

“沒有甚麼,”修路狄正經地說話,那件事,是惇的秘密,也是只有他們四個人知道的秘密,一直在惇的身邊,自己竟然都沒發現到,還說甚麼喜歡她? 但...總於開始明白到,惇會選擇彥祖的原因,是因為那個人不會讓她回想過去,對著自己,也許惇一輩子都會忘不掉那次傷害...

四個人沉默,“愛一個人,就要接受他的全部...”嵐不知為何會這樣說的,不過嵐下了決心,就算跡部變成怎麼,她都會接受他的...想到這些,嵐的臉一紅。怎麼自己會這樣想?聽完克洛告訴她的真相、還沒有理清頭緒就說要接受跡部,自己是怎麼了?嵐不是個對自己感情遲鈍的人……也許,自己漸漸喜歡跡部了;所以在看著他倒在地上時會傷心,看著他消失在自己臉前時會痛哭,看著他變成黑暗之後會有想把他帶回來的感覺,這就是嵐對跡部的感情,接受他的全部...

“夜了,去睡吧,小嵐,你明天要上學的啊!”修路狄提醒嵐,“現在已經是早上3時了,你再不睡的話明天會沒精神上學的。”難得酒已醒,修路狄不想再醉多次,‘愛一個人,就要接受他的全部...“這句話,用不到在他和惇身上,對他們來說,愛情是一個人的事,所以修路狄一直以來沒有向惇告白,惇一直以來都在逃避過去,就是當嵐說出這一句時修路狄所想到的...


第二天早上,當彥祖醒來的時候惇已經不在身邊,彥祖整個人跳起來,視察四周,最後目光停留在那個開了的禮盒上,彥祖下了床,穿回褲子,走到廁所,果然,惇在照鏡子,拿著裙腳轉來轉去,左動右動,惇對這件裙子喜歡到不得了,金髮在肩膀上,沒有束上,彥祖看得呆了,走到惇的身後,單手抱著惇的腰,把惇往自己身邊抱,“妳要多穿裙子,妳知道妳穿起來有多好看嗎?”按著惇的頭髮,熟悉的清髮精的淡香自惇的頭髮飄散在空氣中...

“穿得很好看?”惇重覆彥祖的話,“真的嗎?”臉頰轉紅,惇現在就在彥祖貼著身站在鏡子前,活像一張照片,彥祖輕吻著惇的頭髮,昨晚的痕跡仍留在惇的脖子上,“很好看,還有,下次也不要束頭髮,我喜歡妳這個樣子,”手伸到裙子下,摸著惇的大腿,“怎麼?不穿內褲?”彥祖吃吃的笑,“原來妳的膽子不少...”

惇推開彥祖,“昨天都給你弄濕了,要我如何穿回去!”惇紅著臉說,想弄開彥祖的手,他的手...他的手在...她的...那個...上...“放開我!”惇左搖右擺的,想脫離彥祖的撫摸,“我不放...”彥祖故意的在惇的耳邊說,還附送的對著耳朵吹了一口氣,“你!”惇給彥祖弄得無話可說,只好乖乖的給靜下來給彥祖摸,不一會兒,彥祖的手指沾濕了,“想要嗎?”問著鏡前愛人,惇搖頭,昨晚...給彥祖弄得今天機乎走不動了,“昨天你不是要了嗎?”惇索性推開彥祖,看著還倒在地上的衣服,惇拾了起來,“拿去洗!”把濕衣服都抛給彥祖,“內衣褲要手洗嗎?”彥祖拿起惇的內褲笑笑的說,“用洗衣機洗!”惇用吼的,把彥祖推出廁所。

吃著早餐,惇一臉不滿的看著彥祖,為甚麼一定要他來餵自己!坐在彥祖的大腿上,一口一口的吃著彥祖切的火腿,坐在別人的腿上真的很不舒服,身體因此而動來動去,摩擦著彥祖的大腿,“不要動來動去,惇!”彥祖放下刀叉,按著惇,惇不理會,想快些脫離彥祖的大腿,“如果妳想在枱子上做的話,請繼續動。”彥祖壞壞的說著,聽到這句,惇馬上定下來了,“要聽話!”彥祖像和小孩子說話一樣,繼續動刀叉,切早餐給惇和自己吃...

這邊卿卿我我的閒聊著,思凡在鏡子前看著,抱著跡部在自己身邊,無神的看著二人的生活片段,摸著跡部的髮絲,“一千年了,到頭來你還是在我身邊...”凱絲莉恩一早就看過跡部了,但還是不覺得跡部有如何的能力值得自己的父王等了一千年,只是,長得很帥就是了,尤其是那雙無神的眼睛,看得她臉紅,可是要比較的話,對凱絲莉恩來說,跡部吾景這個人只叫上好,但不是最好。

思凡看著鏡子,突然靈機一動一動的,找了一面鏡子對著自己和跡部,彈一下指頭,就像告知所有人自己的身份一樣,在天界的克洛,修路狄,嵐,同時回頭,空空如也,甚麼也沒有,但是,明明是有人叫自己啊,嵐的心想,在彥祖家的二人也感覺到,彥祖一聽就說,“是父王!”

眾人不了解發生了甚麼事,但得到眾人的注意後,思凡抬起了跡部的臉,吻上他的唇,嵐看到眼前的景象,嚇呆了,當轉頭後看回前面,就看到跡部...和陸思凡接吻的場面,所有看到這場接吻的人都呆若木雞,克洛不信的擦了一下眼睛,修路狄只認為是幻覺,是錯覺...

彥祖馬上按著惇的眼睛,不讓惇看,該死的陸思凡,現在在向他們示威嗎?

久久不放開跡部的唇,思凡來回的吸著跡部的唇,跡部摟上思凡,主動的吻回去,思凡滿意極了,跡部用舌尖勾剔思凡的唇,滑入思凡的嘴內,和思凡的舌頭交繞,二人深深的熱吻著,思凡的手落到跡部的褲子上,拉開了拉鍊......

鏡頭到這兒完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看得臉紅心跳的有,看得滿腔怒火的有,就連看得想殺人的也有...

後記:.......................給我時間休息一下好嗎?(哭...)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嵐近似石頭地呆站在那裏,其餘的有幾位神將也說不出什麼話來。如青煙一般消失的那個人的地方,徐徐飄下一根黑色羽毛,漂亮得讓人轉不過神來。
“終于……還是……”臉上極少有表情變化的克洛科特和手塚都露出難以接受的表情。首領終歸是首領,克洛立刻轉身下令:“聽著、從現在開始二十四小時保護嵐。所有人分頭去找跡部,師真、大裳、和我負責貼身保護嵐,大家隨時保持緊密聯係。嵐、等一下到了人間拜托妳先解開我們所有的封印。”
“……是,”嵐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吐出這個字的,眾人擔憂的看著她。手塚問:“兄長,需要我也去麼?”
“不,你留在這裡,秘密通知英二,不要讓消息傳開,”克洛說道,“我們都不在,這就拜托你、英二和忍足了。”
“嗯、交給我們。”
大家立即分頭行動。師真拾起嵐的手、說:“嵐小姐,我們走吧。”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嵐無助地提起頭,“事情……是不是走到了那個地步?”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晨,花園來傳來舞劍聲,嵐帶著夢眼從窗簾看花園,過去一夜守候在跡部身邊,不知不覺的睡著了,惇拿著一把接近她身高長的刀在揮舞,刀影飛揚,隨著惇的動作而加快,對著惇前面的大木柱,快速一砍,木柱應聲倒下,一分為二,嵐穿了件外衣,往花園走過去。

   也許嵐不知道,不宜打擾練習中的人,從惇的右邊行過去,惇轉了半身,竟然一刀向嵐揮過去,當惇完全轉身過來時,看到來人是嵐,馬上收手,“呀...”就在惇收手的時間嵐低呼。

   “嵐...你沒有事吧?”惇緊張地問,因為她怕自己會傷到嵐。

   “沒事...”嵐說道,不明惇剛才為何會出手。

   “對不起,因為我用這刀的力量時,右眼是看不見的,所以...”惇解釋,刀光如雪,嵐隱藏感覺到,這把刀是非一般的刀,擁有非凡刀氣,惇把刀收回銷中,右眼漸漸的感到光線,“為甚麼?”嵐問道,她不知道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那只是一把普通的美式日本刀,只是我下了點東西...所以我才在清晨這種沒人的時間練習,在平時練習的話,不知會砍死多少人...”惇帶著開玩笑的說,這刀是她的秘密,值得她奉上右眼的秘密,身邊的人只知道惇在這刀時右眼會看不見的事,也知道這時候的她生人勿近,否則後會自負...

    談話結束,惇提意去吃早餐,順便看看跡部,一提起跡部,嵐的眼神不自覺的沉下來了。惇看到嵐的陰沉,拍了一下她的肩頭,“忍足的醫術是天下第一好,一定可以知道原因的。”惇試圖給予安慰,嵐明白,但是昨天克洛和其他人所說的“那個”,她真的很想知道,嵐摸到跡部送給自己的手鍊,想起跡部那一句‘我不在的時候’,‘不會吧,’嵐的心想,‘千萬不要啊!’

    到了大廳,惇和嵐看到克洛、修路狄、師真、凱義、大裳、手塚都在大廳,在上次天界大戰後仍生存的幾位都切夜未眠,皆因不希望出現讓他們不能也不願開口的結果。桌上雖然放了早餐,但是在坐的眾人都沒有動筷,嵐率先開口,“景吾...景吾他現在如何?”

    克洛嘆了一口氣,“忍足還在診斷中,景吾他還是沒醒。”嵐想問回昨天沒結果的因題,就在這時間,忍足出來,一睡不停的診斷,用了千百個方法,同樣是一個結果,一個讓蒼龍他們頭痛的結果,“景吾他,怎麼樣?”嵐看到忍足,把卡在喉嚨的問題吞回肚子裏,忍足看著她,搖頭,“還是一樣,妳可以去看看跡部,他還沒醒過來。”語氣平靜,但在坐的神將們卻更加不安,結果,還是“那個”。

    嵐走到內室,跡部沉睡在龐大的木床上,嵐輕呼跡部的名字:“景吾...
景吾,我是嵐,你聽到嗎?”不久之前才吻過一次,現在就...嵐回想起和景吾在一起的日子,景吾的話語,話劇,紫水晶手鍊,摩天輪上的一吻,嵐不自禁的流下眼淚...

    站在門外的眾人,不知如何是好,進去還是停留?最後他們選擇了後者,現在這樣子的他們,實在不宜打擾,更何況現在跡部正在昏迷呢...

    克洛無奈,他們哪一個人不是在膽心跡部?忍足的醫術通稱天下第一的,師真在跡部身上的感到的東西,加上忍足的繼症,不會再錯的了。“我說的,對了...”師真輕輕的說,因為不想給嵐聽見,一行人退回大廳,氣氛沉重,“能夠使跡部這個模樣的人...只有...”沉默,大家答覆一致,惇雖然不太了解,但也知道是關於那個人的。

    ‘等等!’惇把克洛之前的警告和她所想到的連結在一起,那麼那個人不就是彥祖的...那麼彥祖是....!惇沒說話,快速的離開,眾人看在眼裏,事實在眼前,克洛最清楚惇離開的原因,惇和彥祖的關係...

    

    “父王,你找我有何貴幹?”彥祖的語氣帶著濃烈的不滿。“你的眼光真的不錯啊,看上了那個女孩...想要的話為何不變成自己的?”思凡一眼看出了惇是女的,彥祖聽出他真正的意思,“你不要利用她!”彥祖大喊出來!

    陸思凡沒有理會彥祖的呼叫,期待著那位讓他等了一千年的人,“嘿!”一聲冷笑後離去,彥祖在這個時間回到人間,這個時侯,他想看見惇。


    惇一口氣從天界衝到凡間,沒有因由的再次跑向學校,也許她覺得,在學校就可以找到彥祖,彥祖同樣在魔界衝往凡界,也是一直跑到學校,彥祖相信,在學校可以見到惇。在大街上飛快的跑著,不理會街上的人的眼光,不理會交通安全,他們只想到目的地。

    學校門口站著兩個深呼吸的人,彥祖一看到惇便緊緊的抱著惇,惇卻使勁的推開彥祖,彥祖一面不解的看著惇,但很快,彥祖明白了,“你到底是誰?”惇問彥祖,彥祖嘆息,“告訴我!”她知道跡部的事一定和他脫不離關係。

    “跟我來,”彥祖拉起惇的手,拖著她去自己的家,發生這事,彥祖和惇都不會有心機去上學的了,早上六時半,大街上人煙稀少,彥祖拖著惇走路的速度慢下來,“惇,如果妳知道真相,你會如何做?”彥祖想知道答案。

    “......”惇沒有回答他,彥祖回頭看惇,惇回望彥祖,“如果你是敵人的話...我會殺掉你...”惇說得明顯的無力,而且惇不相信彥祖是敵人,但有前車之鑑啊,尚的事不就是一件好好的例子嗎?但為是如彥祖之前所說的‘有一段美好的回憶就夠了’...

    聽到惇的答覆,彥祖鬆了一口氣,至少他知道,思凡不能輕易利用她,‘如果是敵人’,魔族之王的兒子,算不算是敵人?彥祖苦笑,不知不覺,二人來到彥祖的房屋,“進來吧!”彥祖說。

    惇留在門外,彥祖看著她,“放心吧,這兒比天界還要安全的。”
“甚麼?”惇不理解,彥祖繼續,“因為這兒有結界,為了不被人找到。”
惇點頭,進入去彥祖的屋子,找了個地方坐下來,“惇,我是魔族的皇子,陸思凡是魔界之皇,他是我的父王...”彥祖開始說著,“但是我很看不過去魔族的行為,所以我離開魔族,來到人間,接著入讀了卓菲安私立學院,接著認識了妳...”彥祖沒有再說下去。

    “你說你離開了魔族?”惇不敢肯定彥祖的話是否可信,但至少惇覺得彥祖不會輕易騙自己,“尚的事呢?他不會不知道你的身份吧!”惇想找漏洞。

    “他當然知道,是魔界三目頭故事安排的,因為他們預計到新女巫的出現!”彥祖說著,有些激動。“那你是甚麼都知道的吧!”惇說著,他知道一切卻甚麼都不說!

    “我知道,但我不想插手,不理是魔界還是天界,我都不想再理會了!”彥祖很無奈,因為他真的不想再次想起,千年前的戰爭,對於還時小孩子的他打擊有多大,自己的母后因此而喪命。

     彥祖和惇進入沉默狀況,良久,惇開口,“我要回去了。”離開,她需要一點時間作處理,在惇行出一步時,彥祖從後抱著惇的腰,“不要走...”聲音沙啞低沉,每當想到母后,彥祖都覺得好難過,好難過,他真的不想,不想再獨自一個人,不想再看著心愛的人離開自己,彥祖吻著惇的頸部,輕輕咬住,留下了一個紅紅的痕跡,惇想推開他,才發現自己根本無力去做,慢慢的回頭,和彥祖四唇交接,修路狄是她愛的人,但離不開彥祖的吻,唇齒交替,彥祖轉過惇的身體,正面向著自己,二人深深地熱吻,惇明白,自己的做法是錯誤的,她應該馬上離開,而後報告給克洛,或是一刀了結彥祖,但是惇選擇了第四個方法,和彥祖熱吻。

     好不容易才放開了對方,惇問彥祖,“你怎知道我是天界的人?”彥祖抱著惇坐在自己身上,“第一次見到你時,我已經知道了,妳身上有天界的氣味,妳隱藏得不好啊!”彥祖用指尖點了惇的臉頰一下,“而後我一直留意著妳,當知道和妳一起寫劇本時我很高興啊,那時我發現我喜歡上你了...”彥祖一直說話,聽得惇的臉很紅。

    “我...我問的是你怎樣知道啊!你為什麼說這些啊!”惇聽得十分不好意思。 “那時話劇表演中,尚拿著劍殺了班上的同學,我那時在現場跑來跑去,我怕妳會給尚那個人傷到...”彥祖抱著惇的手收緊了,“接著幾天都找不到妳,妳知道我有多麽的膽心嗎?我真的很怕會失去妳...”彥祖又不停的說著,惇發現這個人真的很不知醜的,老是說出這種教她臉紅心跳的話。 

        “夠了,夠了!”惇喊停彥祖,彥祖停止了口,抱著惇像抱著寶物一樣,“所以,留在我身邊好嗎?”彥祖半哀求的說著,惇心想,這個傢伙真精明,之前還說甚麼“有一段美好的回憶就足夠了...”,到頭來還是不死心,看著彥祖一面深情的樣子,惇真的一點都不想拒絕他...

    惇從彥祖的懷抱中爭脫出來,彥祖坐在床上,看著惇,指意她坐上來,但惇不理會他,“彥祖...我...”惇支支吾吾的,“我...有了...喜歡的人...”惇小聲的說著,彥祖的表情有點意外。

   “是嗎?”彥祖說著,難怪惇一直拒絕自己,“是誰?”淡淡的說著,想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

   “修路狄...風神白虎...”惇依舊低下頭,修路狄,真的如自己所說,真的喜歡他嗎?惇的內心很亂,思考著這兩個人...

   彥祖不知在何時拿了一個很美麗又華麗的盒出來,“送給妳的。”彥祖在惇臉前打開盒子,入面有一條好美麗的黑色裙子,最底的部份是白色的,纕了蕾絲邊,惇一看便愛不釋手,摸上去,真絲來的,裙子上的花紋都是人手縫上去的,有一種高貴又神性的感覺,高領設計使人穿來會很成熟,惇想拿來試穿,可是彥祖卻不讓,“這條裙子是留給對我最愛的人穿的,但我希望我最愛的人最愛的也是我...”

   “我...你真討厭!”惇放下了衣服,二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嵐在學校,上著課,惇和彥祖和跡部的座位都是空的,惇的事連威斯卡也不知道,下課時,嵐給班上的同學圍住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問,嵐都答不出,惇和彥祖她不知道,當她出到大廳的時候她已經不在了,而後克洛跟她說不會等惇回校...跡部...也不能說是他昏倒了的吧...

    拿中握著師真給她的藍線,師真不能以老師或學生的身份來保護嵐,所以只好給這一段線嵐,有事的時候嵐可以直著它來和師真交談,這就是師真的能力之一,身為宮廷音樂師的師真有她有特別的能力,但是四位中有三位不在,嵐也不能好好的上課,整個人的飄向了他們身上,雖然重點在跡部身上,“怎麼了?嵐小姐?”師真在線外感到嵐的心情很亂,“沒有甚麼的...”嵐回答,真的...再不好好上課的話就...

    “找到嗎?”修路狄心急的問不二,因為惇已經離開了很久,修路狄要不二占卜一下惇到底在那兒,“不知道...在日本內都沒有惇的氣息。”不二說著。

    “怎麽可能的...”修路狄不信,不二再說,“沒有氣息的理由可能是一:死了...”聽到這個理由,修路狄真的有點想自殺的感覺,“第二,是在結界內...結界把惇的氣息封住了,所以占也占不到...我推段是後者....”修路狄鬆了一口氣,幸好在結界內...但...

“為甚麼惇會在結界內?”忍足難得放下了手上的工作,過來看看,惇是他的拍擋,失踨了當然要關心一下,尤其是看著她當著這麼多人面前跑出去...

“這點啊...”不二笑了一下,認真下來,“你去問克洛吧,他知道的。”不二沒有再說下去,但報以一個意思不明的微笑。

“克洛?克洛知道?”修路狄疑惑中,克洛會比自己還了解惇嗎?不過還是得問一下。修路狄說著便跑去找克洛了,忍足看到不二的意識不明的微笑,心裏寒了一寒...

“不二,你到底在搞甚麼?”忍足100%肯定不是好事。不二保持了微笑說,“三角關係...”忍足沒有再問下去,依照他認識的惇,不可能會做事會這樣武斷...還是等她回來自己說吧,反正不用問她她都會自己說出來。

意識前所未有的混亂,感到一種瘋狂的感覺全到全身,混亂的影像在腦海中浮現,棕色長髮女孩,染血的長劍,一紅一藍的光,最後,還有那個身影...
‘該醒來了,我的睡美人...’聲音傳到跡部的腦海中,‘格,格’擺動骨頭的聲音,無神的眼神,伸出手向前,黑色的焰火在空氣中燃燒,又消失得無影無踨...

    12神將和嵐同時感到有點不對勁的事發生,在天界的12神將都跑到去跡部所在的地方,“景吾!”克洛喊出來,見到房內跡部坐在大床上,用被子包著自己,“克洛...”跡部有氣無力的說著。

    克洛跑到跡部的身邊,想扶起跡部,但給跡部一手推開,“別過來...”跡部按著頭說...

    跡部從床上坐起來,抱著被子下地,如輕煙的,一碰到地上,便消失了,跡部在克洛他們面前消失...12神將一句話也說不出,不可能...不可能的事!

    “克洛...”修路狄喊了克洛的名字,使他回神了,“終於...都變成了...”克洛按著頭說,一千年前,發生過同樣的事,同樣的消失在人前,但...這次,克洛決定了,就算用上自己的性命也不會讓同樣的悲劇發生!

    “為甚麼跡部他會消失的?”闇不明白,克洛沒有說話,能做的,就只有阻止女巫再次被...

    “現在開始要24小時保護嵐。”克洛說著,修路狄點頭,但他也有個問題想問克洛的...

    魔界的天空飄下了黑色的羽毛,拾起了一根羽毛的陸思凡冷笑...



後記:我在拖......我拖....好累...的說...我拖...不...我逃....LB13看你了颯~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警告:此章15禁(吼)要往下看者小心!!!







一行人陪嵐和跡部回到家門口,那時已經快淩晨一點了,幸好明天是星期天,嵐還有時間穩定心情。闇拉著嵐短話長說,什麼睡晚一點啊、家務活就讓跡部來做啊(某跡:-_-|||||)等等的,嵐不住得點頭,露出了一點點的笑容,她實在不想再讓大家擔心了,只好努力擠出笑容出來。
有意避開年紀最小的兩人,克洛向跡部點點頭:“景吾、你來一下。”
“是?”克洛很少這樣神秘兮兮地找他說話。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回到人間,把嵐和跡部送回家後,惇馬上跑去學校,因為尚在話劇場殺了好多人,那時她無法確定彥祖是否也遇到不測...
 
    雖然學校還沒復課,惇不理這麼多了,用影子進入禮堂,空虛的禮堂內有警察的封鎖線,看來還有一段長時間禮堂是不能用的,進入後台,入面仍然血跡斑斑的,惇好像能夠看到當時的情況,能作為證據的物品都給移走了,只留下些不能動的東西,惇走到後台,看到一樣東西,那是話劇最後茱麗葉睡的棺材,雖然有染血,但是太大拿不到作證物,惇摸上棺材,找了個沒血跡的地方坐...

    “你在哪兒?”惇輕輕地說,雖然二人認識不是很久,但二人之間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默契,是不能用言語解釋的感覺,比過去任何一個男性朋友都要好的,除了修路狄外,“你真的死了嗎?”惇的聲音變得淒涼...

    “惇?”一把聲音叫回了惇的思維,惇慢慢地回頭,那人搖搖頭,“妳真的在?”

    “彥祖...”惇跳到地上,“你沒事就好了...”忍著想衝過去抱著對方的衝動,惇握緊了拳頭,“我很憺心你...”此話一出,惇的臉即時紅了,“還有...其他...同學...”

    彥祖溫柔地看著惇,“謝謝你的關心、我不會有事的,”拍拍惇的肩膀,一隻手抱住惇的腰,把她往自己身邊拉過來,“真希望時間可以停留...”彥祖在惇的耳邊輕輕地說。

    被高度和自己沒差太多的男生抱著,惇的心跳得很快,“可惜天不做美...”惇壓低了聲音說。

    “你還記得對白啊!”彥祖抱著惇的手沒放開,“真的很可惜呢...”

     想到話劇是沒法完成的,惇嘆氣,因為那個黑羽尚,“我還有我們的明天嗎?”真是諷刺的,主角們沒做到,要編劇和導演去完成。

     “再見...”彥祖說著,但手抱得更緊,另一隻手摸上惇的臉,“惇...”

     惇聽到彥祖叫自己的名字,抬頭,卻剛好對上了彥祖的唇...“唔...”彥祖的手抱著惇的後頸,把她壓向自己,惇慢慢的給回反應...

     雙手環抱著彥祖的脖子,四片唇緊合著,彥祖索性抱著惇坐在棺材上,惇坐在自己身上,彥祖的手輕輕的掃著惇的背部,手不規舉的滑入惇的衣服內,摸著她的枝腰,從沒有如此深刻的感覺,甜蜜得很,陣陣的快感自彥祖的觸摸擴散,好不容易才放開了對方的唇,相方都低喘著,彥祖把惇放下來,讓她躺在棺材上,不顧得上面的血跡,相方觸摸著對方的身體,唇瓣們再次交合...

     “夠了...”惇推開彥祖,好不容易才回服冷靜,惇整理衣服,“對不起......”彥祖退到地上,輕輕地笑,笑得有點諷刺的。

     惇轉身想離去,但彥祖抓著了惇的手,“我喜歡妳,惇!”彥祖放開了惇的手,讓惇離去,在惇的身影消失在禮堂後,彥祖低聲的說了一句:“我不會讓你利用她的!”

     此刻的惇只想快些回到家,因為她做了她生平中最大膽的事,和一個男生吻到倒在床...不對...是棺材上,一想到剛才的畫面,惇的臉紅得像關公一樣...

      
     “嵐,今天晚上吃甚麼?”跡部溫柔地問嵐,知道跡部答應了留在自己的身邊伴著自己,嵐的心情不自覺的感到輕鬆了,看著手上的水晶手鍊,嵐甜甜的笑出來,“你喜歡吧...”嵐回答跡部。

     “牛排。”跡部給了嵐答案。“牛排...要去買啊,而且家裏的食物都快沒了...”嵐說著,準備了出去買菜。

     “等等,”跡部叫住了嵐,“妳一個出外太危險了,我陪你去。”
跡部說罷起身,去門口等嵐。

     “謝謝...”嵐小小聲的道。

     街上,跡部穿著之前用克洛的錢買的衣服,和嵐在街上,二人談笑風生,可是跡部卻吸引了無數女生的目光,而在跡部身邊的嵐卻被女生們仇視,走進超級市場內,嵐熟練的推著購物車,在凍內區內來回,選擇新鮮的牛排,和煮晚餐用的材料。

     跡部停留在嵐的身邊,不時的給予建議,看著嵐思考的樣子,跡部的臉上的笑容加深了,“嵐...”

     “甚麼?”嵐聽到跡部叫她,回頭,“沒甚麼,只是想叫妳,”跡部微笑的說著,誰不知道他的一個微笑竟然觸動了在超級市場內的女性的心靈,八歳到八十歳的皆有,可是啓事者卻不知道。

     某種力量越來越強烈,使跡部感到心寒,“......嵐,我們還是快走吧!”跡部一面認真地說。

     “有魔族出現?”嵐看著跡部,見到他一面認真的,自然知道不會是好事。

     “不像,但...總知快離開。”跡部也說不出原因,因為不像魔氣,反而更像一種怨念,雖然不太了解原因所在,但只覺得此地不宜久留(某希亂入:還不是因為你!)

     學校的解封到明天,明天嵐他們要正式上學,想起學校,就會想到話劇,也想到了尚和被尚殺死的同學們,包括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嵐的心不自然的緊了,眼唳不自主的流下來,但嵐知道,這次眼淚是為了死去的好朋友...跡部也明白,無聲的提供了溫暖的懷抱...

     第二天回到學校,嵐一走進校園,就給校內的學生注視,女學生們小小聲的討論著,“就是她啊...”“對啊,全班沒死好像只有四個...”“甚麼?好可怕啊...” “真的,聽說第五個人留下衣服就不見了,” “你說的太科幻了吧!” “是真的,我爸爸是警察啊,是他告訴我的...” “還是不要接近她好了...”

     嵐聽到的,好難受,好不容易才從傷痛中走出來,嵐就這樣走著走著,給一個不小心的人撞到了,“啊...好痛!”嵐給撞得坐在地上,“對不起...”上方傳來聲音,對方伸手扶起嵐,“妳沒事嗎?”嵐見過這個人,是上一年級的...“我沒事...謝謝你,學長。”
 
     “我是東堂慎一,請多多指教。”學長自我介紹。

     “我叫風間嵐...”嵐小小聲說。“我知道,妳在話劇的表現很出色,只可惜...”東堂學長說著。

     “東堂學長,謝謝你的讚美,但...”嵐真的不太相提起這件事。

     “我明白,那天的確是個悲劇,只是我覺得你們做得很好,我班的同學為你們班做了點小小心意,以作道謝。”

     嵐進入了班房,一開門真的嚇了她一跳,除了五張枱子外其他的放了一瓶花,回來的三個人都到了,“嵐。”惇見到嵐,便把叫過來。

     “惇,早安。”嵐說。

     “我們現在在夾口供,過一會兒校長應該會叫我們去問話的,到時候可不要亂說一通。”跡部說著,思考到底要不要克洛幫忙。

     “那麼我們說,是黑羽尚在後台殺了好多人,話劇中突然衝出來,接著逃去無終...”彥祖說的,今天回來時見到惇,令他安心的是惇沒視他如路人。

     “這是事實,但如何解釋這幾天我們都不見人了?”惇說出了重點,“說事件發生時很混亂,我們都給家長帶走了...而這幾天都去了別的地方定驚。”

     “誰來當我們的家長?”嵐不理解說道,她的家長都在外國。

     “寫一封家長信,找個人來當監護人,不就得了嗎?”彥祖說的,家長信一點也難不到他。

     跡部望著天,低聲的說了一句,‘總之快來!’克洛在天看著人間,點點頭,揮手寫了三封信,換了件西裝,便跑到人間去了,克雷夫跟著克洛,“到時你可能需要幫手,”克雷夫說的。

     彥祖打了個電話,通知了自己的父親來,雖然他不太想見到他父親,不一會兒,校長真的找人來叫他們,四個人一起去。“校長你好。”四人向校長問好。

     “你們知道我今天叫你們來的目的吧!”校長很冷靜的說,明顯的,他只想知道事情的發生經過,“也請你們請你的家長來。”

     ‘格,格’兩聲,校長室的門開了,克洛“家長”來到,“你好。”見到克洛穿著一身名貴西裝,必想有錢人,校長主動開腔。

     “你好,校長先生,我是跡部景吾、風間嵐和紫月惇的監護人,”克洛把“家長信”交給了校長,“我來是希望校長你可以交代貴校所發生的事件的。”克洛冷靜地說,把事情都推給校長。

     看到信件內容,“克洛科特先生,發生這種事,是一件悲劇,我們校方和警方都在努力追查,希望可以找到線索的,但這班生還的只有這4位,所以我想問過明白...”校長努力的解說,他明白,克洛科特不想把這些學生有麻煩。

     第二次的敲門聲響起,一個衣著高貴又俊逸的男人走進來,不等校長開口,男人說:“校長,你好,我是瑞木彥祖的父親、陸思凡,”聲音低沉,魅力非凡,保持著一個親切的微笑,看得敎人著迷,就連嵐和惇也不禁呆了一呆。

     就在這幾人與校長的談話期間,不知為何、陸思凡的目光多注視在跡部身上,甚至有幾次跡部看到他望著自己、立刻轉頭避開對方的視線,但是陸思凡的目光很熱烈,熟悉又陌生的,親密又遠離的,即使沒有看著對方、跡部還是覺得他全身上下都好像給陸思凡摸過的一樣...(某颯亂入:摸、摸過|||||| 小景、你你你你……|||||)

     感受到對方的視線,克洛眼角盯著陸思凡這個俊逸的男人,陸思凡與克洛互望,相方的眼神都變成嚴肅,克洛在陸思凡身上感不到魔氣,但對他盯著跡部看有些不滿。

     好不容易的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校長給了他們一天的假,因為只有4個人也無法開課的...

     回到家,嵐的心情很沉重,惇悄悄問跡部,明天去遊樂場玩好嗎?門票的話可以叫修路狄買,跡部看了看嵐,明天是星期六,不用上學,也是一個好主意,跡部一口答應了,為了給嵐一個神秘驚喜,跡部叫惇不要告訴嵐。

     “為甚麼要我去買?”修路狄不滿的說著。“因為你快啊~”惇偷偷的笑,免了自己走這一次。

      第二天,嵐一早就給跡部喊醒,“起身了,睡美人...”跡部在嵐的耳邊說,嚇得嵐用跳的下了床,“早安啊~”跡部的心情很好,帶嵐去梳洗,而後要嵐換好衣服,沒給嵐問他的時間便拉著嵐出去了,到了惇的家,惇和修路狄一早就準備好了,就等這兩位,修路狄駕車出發去了。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風間嵐,卓菲安私立中學普通學生一名,從來沒有在學校跟其他人引起任何爭論或者大聲說話,是個很安靜的女生。

如今,她卻為了跡部景吾、天界十二神將之一南方守護神朱雀,很不顧形象地喊:“你們都給我差不多一點!!!!!!”

一時間全場愣住,包括跡部和手塚,天帝則微笑得意義不明。
嵐氣喘喘地跑進大殿,大門跟大殿的距離還真夠遠的,要她不是運動高手早就在半路趴下了。稍微穩住氣息,嵐換上嚴肅認真的表情,站直、挺胸、擡頭,顯示出她身為女巫的高貴氣質。有一個官員走出來攔住她,“妳是何人?!膽敢私闖神殿?!”
嵐以她嚴肅的表情、鋒利的眼神看著對方,對方竟也被她的氣勢嚇住了。
手塚難得嘴角翹了翹,和跡部交換一個眼神,兩人默契地大手一揮披風、單腳跪下:“恭迎女巫殿下。”
其他人聽此、也紛紛跪下行禮,剛剛攔阻她的官員更是跪得額頭都踫到地上了:“不知、不知是女巫殿下,下官冒犯、請女巫殿下贖罪、請女巫殿下贖罪!”
“各位不必多禮,”嵐欠身,對那個官員說,“您也是。沒有預示就跑進來,是我不對。請諸位多多包含,”嵐用她的禮貌暗中地回擊了那些官員的無禮,這一招、讓天帝也大開眼界。
嵐以最標準的日本禮節姿勢對天帝行了九十度鞠躬,“您好,我是風間嵐。”
“女巫多禮了,你我理應地位平等,不必行此大禮,”他也起身走近嵐,微微欠身。
還以為他是個很不好說話的人,結果天帝比她想象中要溫柔多了;嵐也稍放心下來。她決定廢話少說、開門見山,深呼吸一口氣:“我…不會說話,但是、跡部他並沒有做錯!”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嵐……”惇緩緩走至在地上痛哭的人身邊、跪下,擁住她顫抖的身子、試圖給她安慰。不過,現在唯一能夠給她安慰的,是那個尚微笑著重新站在她面前。
克洛科特臉一沉,說道:“這恐怕是魔界一早佈好的一步棋。”
“啊、看來是沒錯了,”不二附和著點頭,“讓女巫喜歡上魔族的人、再借朱雀的手來毀掉他,魔界一開始就打算讓女巫徹底不信任朱雀的,而偏偏、朱雀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女巫的信任。”
“還有另一個問題,”師真首次開口,“朱雀他、剛剛違抗了女巫的命令;這下天界那邊可就有大事要閙了……竟然在女巫要接受洗禮的關鍵時候出了這樣的事情……”
跡部,從他殺了尚的那一刻開始就一直背對著眾人。尚的那一句話,他聽得到。

“要破壞你們,真的很簡單...”

尚死的時候對他陰笑,冷冷得看著他,好像在嘲笑他中計了。
他是中計了。嵐對他的信任毀滅在自己手上。嵐,一定會很死他的。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