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說過,我背負了更沉重的命運。
那是一種可怕的力量。沉重得只有上帝才能平靜它。
有多可怕我不知道。因為我從來沒有使用過它的全部。
只要一點點,目標就會被我鎖定,然後、它們也只有死路一條。
但、如果用這種力量來救人、可以洗清罪行的話。
我絕對會使用。

我毅然站了起來;我知道自己的表情很平靜。
小靜知道我要做什麼。她是這一群人中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她扯住我的衣服,幾乎是哀求著對我說:「不要、不要去!」

「如果不去的話大家都會死的,那不是我想要的。」

「難道妳不在乎暴露真正身份嗎?」她還是不死心。

「在上帝面前沒有事情可以得到真正的隱瞞。」

我穿過面前的幾個男生。我經過他們的時候他們紛紛拉住我,想說什麼。
這種時候,就算再害怕、男生們還是會拼命保護女生們。

我甩開他們的手、說:「別妨礙我完成任務、這種怪物不是你們能夠對付的。」

「無限」就在我手掌中伸出來。多就沒碰過「無限」了?好像快四個月了吧。
不知道它有沒有在想念它的主人,我只知道它希望血腥。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晚11點,我單獨一人坐在電腦面前。
輕輕的音樂從電腦傳出,那是Sissel Kyrkjeb的Summertime;女歌手那高八度的聲音跟鬼片裏面的女鬼配合得天衣無縫,令我不禁懷疑這歌的作曲者當天是不是撞邪了......
受不了那女歌手的高音,我轉了FIR的刺鳥。
激情而帶著悲哀,我一向對這種歌很來電。
特別是當我的心情很糟糕的時候。

我無趣地翻著漫畫,看著漫畫中男女主角幸福的故事。我淡笑,蓋上漫畫,隨手丟在一邊。
幸福?我可搞不清楚那是什麼。
許多人在羡慕我。更多的人是妒嫉我。
對,我周圍有一堆我隨叫隨到的部下,他們個個身手不凡、相貌更是一流。我天生就不是什麼千金小姐,遇上這一群人也不過是命運注定的。

命運是什麼?

你相信上帝麼?

我相信。所以我才接受了這不知道是緣分還是孽緣的一切。
這一切並不坏。如我方才所說那一群隨叫隨到的部下;我可以隨心所欲;我想要什麼就有什麼,連我接受這一切之前的那些經濟困難也因此成為過去、我再不是整天為錢煩惱的窮女人。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某個陽光燦爛的夏天的某一天,在某一個被稱為「浪漫之都」的城市,在某一條街上某一棟豪華別墅裏面,傳出了一個典型射手座女生的大叫聲:
「又是舞會?!」
「什麼又是舞會,」另一個跟她同月同日生的女生翻了翻白眼,「上次是學校的舞會,這一次是正正式式的大場面!」

Tiffy鄒鄒眉頭,繼續問:「所以呢?」
「什麼所以啊?!」Kathleen快被眼前這個脫線遲鈍女給氣死了,「這次可是我們家族邀請所有政界商界名人的舞會!也就是說我哥絕對逃不了!」
「......哦,」Tiffy第一反應是Kathleen那位大帥哥兄長穿燕尾服的樣子,她立即沉醉在花痴幻想中、口水都差點流下來了,「Crawford穿燕尾服啊......」
「妳夠了啦!!!!!!妳到底知不知道我哥在政界和商界有名到什麼地步啊?!妳知不知道光是巴黎就有多少女人排隊等著做他老婆啊?!妳知不知道他爸也就是我爸命令他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帶一個女伴去啊?!」
Kathleen一番狂轟亂炸終于把Tiffy的死腦袋敲醒了。雖說Tiffy不是個容易吃醋的女生,不過Crawford是個帥到殺死人的男人、她為此也吃了N次的悶醋,偏偏就是Crawford沒有為她吃醋過、非常不公平!
Kathleen看著Tiffy那臉部表情變化、陰笑著:「我知道我哥沒有為妳吃過醋、我也覺得很不公平,所以啊這麼一次好機會我打算設計一下我老哥哦呵呵呵呵......」
Tiffy本能上不想這麼沒人性(?),但是心中的小惡魔又促使她試試看,終于她忍不住問:「那......妳怎麼想啊?」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