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看!就是他!”
明亮的月光照耀下,一個橙色的身影站在屋頂上。屋子周圍堆滿了生氣又無奈的警察和好奇的民衆。
“‘女神之淚’我帶走囉!”橙色的身影留下一句話後,優雅的一個轉身、他如變魔術般地消失了。
“可惡!!”警察中為首的紅髮男子氣得直跺腳、還差點把手中的禦賜之刀狠狠摔在地上,憤憤地說,“又被他跑了!!!”

※ ※ ※

今天天氣晴朗,風和日麗,萬里無雲,實在是一個難得的平靜好日子,最適合去郊遊,到大草原躺下晒太陽、騎馬去森林打獵。
很可惜以上美麗的詞句並不適合皇宮裏任何一個人的心情……
周圍的大臣、僕人們看著紅髮男子臉臭臭地走過。他們全知趣地讓開一條路。絕對不要在他發怒時惹到他,這是衆所周知的道理。看到他那副表情,還有誰有心情去玩樂?
他走進大殿中,裏面已經有一群人在了。
“哇!Ran,你怎麼一副要砍人的表情?”一個金色捲髮的男子故意問。此人總是痞痞的表情,肩披深綠色披風,裏面一件黑色大褂直至地上。
Ran用“再吵我扒了你的皮”的眼神冷瞪了對方一眼,站到一邊上。
“呵呵、好可怕!~~”金髮男子誇張地笑說道,還裝出一副怕怕的表情。
“Yohji,你這是火上加油,”一把沉穩的聲音傳近。
聽見這聲音時,幾乎全場人的注意力都移到那個人身上。說話的是一個戴眼鏡、留著黑色長髮的男人,水藍色的長外套,再加上深色的披風,風度翩翩。
“哎、我就忍不住想抓弄他一下而已,”Yohji依然是那副玩世不恭地表情,不認識他的人根本想象不到他其實是宮廷首席魔導師。
“算了吧,怪盜又在Ran面前逃走,他心情已經夠糟了。你作為他的朋友,不是應該安慰一下Ran嗎?”對於眼前這個同年玩伴,黑髮男子顯得有些無奈。
“我又沒有抓怪盜的好方法,安慰也沒用。要不你幫他想個辦法?”
“Ran自有他自己的方法,怪盜的事情就留給他解決好了,”他自己才不要插手這件事。
“你的說不定更好呢、CLO。你可是我們國家的宰相,就做個好心給Ran一個提議吧!”
Clofford瞄了Ran一眼,沒好氣地搖搖頭:“Yohji,你話說太多了。還有,請不要在別人面前叫那名字。”說罷,他走到一邊。開玩笑!他這做宰相有多少事情要處理啊?再說,看見Ran那恐怖的表情,就算有再好的意見他打死也不會說。
Yohji當然還沒玩夠,裝作一副可憐、隨時可以迷倒無數美眉的表情,玩笑道:“嗚~~ 怎麼連Clofford你也如此冷漠啊?~~”
Clofford翻翻白眼,當然這動作沒讓別人看到。他相信如果面前的人不是Yohji的話他早就拿起腰閒的武器狠狠砸過去。
九點鈡的號角聲準時回響在皇宮中。國王從幕後走出來,殿中所有人跪下行禮。
“各位卿家平身吧。”
各個大臣一一報上需要報告的事情。其實,在愛國愛民的老國王帶領下,大臣們、士兵們都盡忠職守,國泰民安,也沒有特別的大事發生。
就除了“怪盜S”外。
怪盜S,半年前出現在這個國家的神秘人物。他的對象多數為貴族,什麼奇珍異寶、古今名畫的,他都可以弄到手。國王將捕捉怪盜的任務交給警衛隊隊長Ran,可是,怪盜S豈是普通人,每次都在Ran面前逃走。所以,今天的Ran才會那張死魚臉。

※ ※ ※

“S!”Manx走進院子大叫。
這是個离城鎮不遠的一個小村莊。這裡依山傍水,只有十來戶人家。他們都是些中等家庭,生活雖然不比貴族富裕,但也算是比一般平民百姓有錢。每天都有一些商人經過,停下來做小買賣。再者,住在這的人們都有自己的田地。生活不成問題。
在這條村子裏面,唯一不用耕田也可以過日子的人,就只有他----
“S!!”不耐煩的Manx扯開嗓門再嚷。
“來啦~~~~~~”躺在樹上睡覺的男人打了個哈欠,以敏捷的身手跳下來,“居然吵醒我,真是……”
“什麼話?!”Manx拿著不知從何處跑出來的扇子狠狠地敲了男人的頭,“我好心送午餐給你還怨?!”
“是、是、是,”他摸摸被敲的頭、順帶一個哈欠和懶腰,“反正妳只會在有‘任務’時才找我。”
“哼。”
兩人隨即被香噴噴的飯菜所吸引,將所有事情暫時抛之腦后,開動起來。
“嗯、Manx,這次又是什麼任務?”
“‘維納斯的誕生’。”
“哦!”男人眼睛一亮,“是收藏在皇宮裏面的世界級名畫!”呵呵!太好了!終于可以溜到皇宮裏玩了!
“貪玩的傢伙,別忘了那是Ran的地盤!”Manx雖然這樣警告著,卻沒有擔心的語氣。
“切!太小看我了吧!”呵呵,每次都在Ran面前閃人,看見他那樣子忍不住多逗他幾回。
沒錯!這位被稱為S的男人,就是著名的、讓咱們警衛隊隊長Ran大人頭痛連連的怪盜S – Schuldig。只有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才會叫他S – 其實就連他們都不知道他的真名 – 因為Schuldig不說嘛!
“酬金多少?”當然,這個問題也很重要。
“五十萬黃金。”
“行!”嘻嘻嘻~~~~~

※ ※ ※

“您聽說了嗎?又收到怪盜S的預告信了,”Nagi細細地翻著書本、語氣平淡地說道。
“是嗎?”Clofford任務式地應了一聲,眉頭也不皺一下。
“目標還是宮裏那幅‘維納斯的誕生’。”Nagi為他解釋。
“怪不得,”難怪今天Ran整天板著臉,原來怪盜S又來找麻煩了。
Nagi提問:“您覺得怪盜偷得走畫嗎?”
“按照他過去的豐功偉績來看、可以。”
此話一出、Nagi倒是搞不清楚Clofford的意思了:“您到底幫哪邊?”
Clofford沉默了一陣,“隨便。抓他不關我事,畫被偷我也沒損失,最重要管好自己。”
“說得也是。”Nagi同意。
說那話實在有些對不起Ran,不過那的確他心中的想法。Clofford自從成為宰相後就這樣,不関自己的事就不要管。僅27嵗就坐上宰相這個位置,自然地,很多人妒嫉、看他不順眼,想把他拉下來的人也很多。就因為這樣,Clofford的朋友只有幾個: Ran、侍官總長Ken、騎士團司令Farfello。而魔法研究所見習生Nagi對Clofford既是敬佩也是敬畏。能夠和他敞開心胸聊天的人,就只有童年玩伴Yohji了。

※ ※ ※

夜晚來臨。
皇宮中,Ran部署了比平時多出3倍的警力,出入口、窗戶,都有他的手下守著。
Ran擡頭看著墻上的“維納斯的誕生”,越看越不爽。如果不是因為要抓怪盜S,他可不要保護這幅畫!真是!一天到晚只聽見某人說這幅畫怎麼漂亮怎麼美的,居然忽略了他的存在!!(←其實他在吃畫的醋罷了)
Ran心中不免有種想法:最好怪盜S把這畫給偷走!!!
也許怪盜S聽見了他的想法……
“笨吶~~~~”Schuldig早在兩天前變妝成僕人潛進宮中,偷偷用假畫和真畫交換了。他這麼大費周章的找來一幅假畫,只是為了抓弄那些警衛而已。換句話說,就是他貪玩嘛!
變回怪盜身份,Schuldig以迅速的動作在走廊間穿梭。其實他打算在皇宮中逛逛,反正難得進來一次,就趁這個機會看有什麼有趣的事物。
他經過一扇門,門上的設計讓Schuldig眼前一亮。
“真漂亮呢!有著莊嚴且高貴的感覺~大概是圖書館吧!”
只是,為什麼這麼晚了還有燈光在?天生的好奇心促使Schuldig走進去。

※ ※ ※

Clofford揉揉太陽穴,一副無奈狀地看著面前成堆的文件。
今晚怪盜S要來偷畫,Ran之前還提醒自己要小心。結果他自己還是不好好待在房間、卻跑來圖書館趕工。對啊!除了需要批的文件外,Clofford還需要查一些很久前的資料。他根本沒有心情睡覺。看來,明天注定要灌上至少六杯濃咖啡了。
……咦?
是他的錯覺嗎?為何他覺得還有其他人在館内?
感覺有人走近,Clofford心中警鈴大作。他立即起身問:“誰?”
一陣風刮過,他條件反射性地轉向窗戶。對方站在他面前。
“誰……”Clofford想開口問,卻問不出來。
月光之下,那把橙色長髮特別吸引人,全身猶如被金色的光包圍著一樣,看不清模樣,卻有一陣讓人忍不住上前探個清楚的神秘感。
還有那雙如深海般無底的藍眼睛……

這是什麼感覺?
當Schuldig第一眼看見Clofford時,一股奇怪的感覺涌上他心頭。
月光直接找在對方身上,本來顔色就很淡的外套顯得更亮了。在Schuldig眼中,Clofford身上發出的光輝就如最神聖的光芒。
神聖?
Schuldig從來沒有用這個詞形容過任何事物,無論是神、或是國王……可眼前的人卻比世界上任何一件事物都來得神聖,讓他不禁有種將對方弄到手的感覺……
Schuldig嘴角微微往上翹。

Clofford被Schuldig看得渾身不自在。雖然他不是討厭對方的眼光,可哪有一個男人這麼著迷地叮著另一個男人的?
呃,自己好像也沒資格這麼說,他剛剛也愣在那呆看著面前的人……
在他還在想事情之時,Schuldig已經縮短了彼此的距離,右手還肆無忌憚地撫上Clofford的臉。
“你幹什麼?!”Clofford揮掌打開了Schuldig的手,退後一步,警惕著。
“連聲音都很吸引人呢……”
Clofford差點沒石化。囂張得不得了的傢伙!虧他還有一張這麼帥氣的臉……
說起來,Clofford從未見過這個人。這麼晚了,會是……
一個名字沖進他腦中:“怪盜S?”
“啊、你已經知道了,”Schuldig倒不在乎。
“這裡是圖書館,你要偷的東西不在這裡,”Clofford回復冷漠的表情,環雙手於胸前,說道。
呃?Schuldig不解。這傢伙有問題嗎?明知自己來偷東西,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地告訴他找錯地方了。
好有趣的人哦!!Schuldig嗤笑一聲。
“你的名字。”
“什麼?”
“既然都知道我的身份了,禮貌上你也該告訴我你的。”
“……”Clofford沉默了。真的可以說嗎?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
“…… Clofford。”
Clofford?!Schuldig怔了好一陣子。他面前的人就是那位百聞不如一見、這個國家歷代以來最年輕的宰相Clofford?!
Schuldig來到這個國家的半年内,聼過不少Clofford的傳聞。他一直以為這位大名鼎鼎的宰相是個老頭子之類的,誰知,竟然是個与自己年齡相近的人,更是自己一見鍾情(吧)的對象!
走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兩人都猜測那是Ran和他的手下。
唔……再不走的話會被他們發現真畫的存放地,不快點離開,別說那五十萬黃金到不了手,連他自己的面子都會丟盡!
可是,Schuldig深深看了Clofford一眼,他實在很想把眼前的人一併帶走……
……還是遲點吧!反正Clofford又不會逃。
不過,不從他身上拿點東西走,實在有損Schuldig怪盜之名!
Schuldig以指尖輕微地托起Clofford的下巴。這次,Clofford並沒有甩開他的手,只是一臉疑惑地問:“幹什麼?”
“呵呵……我啊,對你一見鍾情哦!”
“什麼?!”
“如果今晚不是因為有正事,我一定把你偷走。”
“我?!我又不是——”Clofford還沒來得及說完,下半句就被Schuldig以唇迅速堵住了。
這一吻,Schuldig就更不想放開Clofford了。該怎麼形容呢?很單純的味道,不知如何回應,有點笨拙的感覺,應該是初吻吧。不過,Schuldig喜歡,和他吻過的那些女人的味道折然不同!Schuldig不禁沉浸其中……
Clofford瞪大雙眼。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嘴巴上好像有東西蓋住?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的他發愣了好一陣子,才猛然發現:他的初吻被奪走了!!
Clofford立即抄起腰閒的武器——流星錘、他可沒想到當初Yohji給他這個比較像裝飾物的防身武器真排上用場了,一手推開Schuldig,一手向他擲出錘。Schuldig根本沒有想到他惹上了一個會武功的宰相。幸好他反應快,在閃過了幾個雖然不算致命但也很恐怖的攻擊後退到窗邊,而流星錘也剛好砸在他右邊臉的墻上。可憐的水泥墻表面無法承受錘的重力,“喀啦”一聲,以錘的落點為中心,一個洞外加幾條裂痕立即出現。
Schuldig傻了眼,氣都不敢喘一下,額頭出現幾條黑綫,只能用眼角瞄了依然在旁邊的流星錘一眼。他開始慶幸自己是怪盜,要避開這樣的攻擊力還難不到他;同時也該感謝Clofford下手不重,要不這看起來沒多大殺傷力、實際上隨時可以要命的流星錘一定會準確地砸在他俊美的臉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Schuldig差點笑了出來。太有趣了…… Schuldig從來不喜歡沒有挑戰性的事物。他愛死了挑戰!
這個宰相太有意思了!看來要擄走他的心,單單用武力是不夠的,一定要他反過來追著自己…… 想著想著,Schuldig的嘴角忍不住往上翹。
Clofford冷瞪眼地望著Schuldig古怪的笑容。怪盜果然是奇怪的!被他這樣的連番攻擊後還能這樣笑出來,眼神變得更加鋒利、堅定,鎖定自己為目標獵物,猶如兩把利劍,只要一鬆手便隨時可以刺進自己的內心。
在那一瞬間,他猛然覺得Schuldig能看到自己在想些什麼。
捕捉到Clofford發呆的這一霎,永遠以速度取勝的Schuldig抽身離開牆壁,飛一般閃到對方面前,抓住Clofford並且完美地控制了全身的衝力將他壓至地上也不至於會撞疼對方,而他本人的雙手則緊緊繞在腰閒和肩膀,並夾住雙臂,讓身下的人完全無法動彈。
Clofford完全了解現在自己是什麼狀況、更曉得眼前這個人想幹什麼,可他豈是乖乖讓對方吃豆腐的角色。趁Schuldig湊近他那兩秒的空隙提起右腿膝蓋毫不留情往壓在他身上的人的腰部去。Schuldig為了閃避這一下的攻擊不經意松了力道、身體同時也往左偏移,Clofford抓緊機會以臂力強行掙脫Schuldig的扣制,有力的右手穩抓對方左手腕一個翻身使兩人的立場完全改變了。
時間就這樣停住了。兩人也就這樣四目相對一動不動看著對方、完全忽視現在曖昧到不行的姿勢。不過,Schuldig的眼神似乎在分神,Clofford加深力道、挑眉:“我勸你別亂動。”
“我在看你的項鏈。”
無端端的一句話讓Clofford不得其解,但也不敢放鬆力道,眼神游至自己脖子處——
白金的項鏈,一枚戒指被穿在上面,散發著淡淡的銀色光芒。並不是很起眼的設計,卻讓人的眼神不捨離開。
“只是想到我也有一條類似的。”Schuldig笑笑、似乎完全不在意Clofford目前是——“壓”在他身上的。
“你在期待我的什麼回應麼?”
“沒有啊、親愛的宰相大人。哦對了,請問能不能放開我?”
上頭的人眯起眼睛,眼中充滿懷疑。
“我答應您我不會亂來了好不?”無奈地皺眉。真失敗,自己這個鼎鼎大名的怪盜居然動不了。哎、這到底是真的無力反抗還是根本不想去反抗啊?
Clofford也沒打算要抓到Ran來為止。腦筋飛快運轉了三秒,他鬆開身下人的同時也迅速地遠離面前這個麻煩製造者好幾步距離。
Schuldig拍拍衣服、伸展著四肢說:“哎呀,真沒想到宰相也會武功。不過,好久也沒有這樣動骨頭了。不介意的話我有空來找你切磋?”
“免。有興趣的話去找Ran吧。”
“嗯?我只跟我有興趣的人交手哦~”
果然是麻煩製造者。
走廊傳來一陣陣腳步聲。Schuldig抓頭:“唉、看來沒時間了。”說著、他經過Clofford往窗口走去、還回頭跟Clofford招手:“先走囉、有機會再見~”
Schuldig消失的一瞬間門就被闖開了,進來的是Yohji、Ran和他的手下們。看見Clofford,Ran禁不住狠狠瞪他一眼、用眼神說“明明叫你別亂出來就是不聽我說”!Clofford只是挑了挑眉毛。
現在的場面——墻上一個洞,飛揚的窗簾,還有Clofford有些零亂的領口——全國上下誰都知道這位宰相大人最注重衣著外表。Clofford接收到其他人的眼光,毫不在乎、淡淡說道:“有點熱。”
就算有人明知道那是藉口也不會有人敢對此提出疑問。Ran和手下繼續四處搜索,Yohji則留下來了。他打量了Clofford一下,問:“你遇上怪盜S了?”
“唔,”Clofford應了一聲。
“他沒對你做什麼吧?!”
“我又不是他的目標。”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先走了,Clo你快回去休息啦~”
Clofford點頭,並目送Yohji離開,於心中附加了一句:如果被吻不算做了什麼的話。



完?!


——才怪!



後記:
重新寫這篇了,不知道過程會如何,但是跟以前不太相同就是了。名字?改!!!
別催我後續。(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