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中,繼續搞破壞~
(人物深度走形,慎)

只是兩對夫婦的問答
來看看全日本第一、第二知名的警察情侶如何作答~




——請問初次見面對彼此的印象?

-室井夫“婦”的場合-
青島:等等!為什麼要叫做室井夫婦?!我是男的耶!
室井:(悠哉喝茶中)
青島:室井先生!!
(旁白:青島君你就忍了吧~你這二段柔道跟先生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
青島:(賭氣)黑。
室井:(無言瞄)
青島:就覺得迎面而來一陣壓倒性的氣勢啊,當時就想“哇警察精英都那麼酷嗎”,讓人眼睛完全移不開、那樣的。結果...
室井:?
青島:(垂頭)認識了真實警界制度后、幻滅...
室井:(嘆氣、摸摸青島的頭)
青島:(激動握住主人的手)所以!室井先生、為了我們的約定我一定會努力!您也不要放棄希望!!
室井:(真劍)包在我身上吧。
(旁白:是誰在他們周圍幫忙撒花的?咳咳、那室井先生對青島君的印象?)
室井:多話又死纏爛打的分署刑警(瞄到寵物被打擊的樣子)一眼看出他是新進刑警、實在太熱血了,但...(思考)
青島:(小聲試探)先生?
室井:——就那樣子被印在腦海裏,趕也趕不走,日子長了就成了習慣,看不到時莫名牽挂。
青島:(感動)先生~~~
(旁白:好了好了我鼻子過敏別再撒花了!)

-新城夫婦的場合-
堇:賢太郎啊,簡直一大壞蛋(嘟嘴)
新城:(深度打擊,Orz中)
堇:說真的啊,那時候他根本不信任分署的刑警,大家都很想念室井參事官的說。
新城:(快要躲到牆角去種蘑菇了)
堇:幸好他後來改變了,而且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哦!封鎖彩虹大橋的時候我中槍了他會緊張~(臉微紅)
新城:(馬上活過來了)那時候啊、真的差點就沖去現場了...
(旁白:新城先生把要說的話保留到下一題。請問您對您夫人的第一印象?)
新城:相當強悍的女性。因為政治問題本廳女性很少,去別的分署那些女刑警也迴避我三尺,只有小堇沒有。
堇:當然啦~你那時候根本是在欺負我們嘛~
新城:我那是欺負青島。
堇:說認真的沒有青島君的話我們大概也湊不到一塊去。
新城:...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請問如何發現對對方的感情?

室井:(蹙眉)副總監綁架案青島受傷,看見他躺在血泊中腦子一片空白...也可以說恐懼、會失去他,那時候就發現了沒有青島不行。
青島:(睜大雙眼)室井先生.../////
室井:唔,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把他綁在身邊,一.輩.子。
青島:哇~~...//////(為那個“綁”字而臉紅ing)
(旁白:今天的室井先生莫名坦白呢...那青島君呢?)
青島:嗯...這個我說不清耶,好像從認識先生開始就有股特殊感情在裏面,在、呃、先生告白的那一刻,理清了頭緒,發現自己很期待先生的告白...就確認了。
室井:...(深情注視)
青島:...(深情回望)
(旁白:哎、怎麼突然好熱?空調溫度調低一點啦!)

新城:(秒答)小堇中槍的時候。
堇:(秒答)知道他為我擔心的時候。
(旁白:...沒有更詳細的解釋嗎??)
新城:這麼囉嗦幹嘛?
堇:(怨看)賢太郎你不願意更深入解釋對我的愛麼...
新城:(立即轉態)那些話我比較願意私下地告訴親愛的老婆妳麼...
堇:賢太郎...(心心眼)
(旁白:...這邊也是萬年新婚夫婦狀態啊...)


——請問你家那位像什麼動物?

室井:大型犬(秒答)
青島:室井先生~~~(無辜狀)
室井:叫什麼,你現在的表情就像狗。
青島:嗚~我是說、至少要有個品種啊~
室井:...原來你在意的是這個?
(旁白:那青島君覺得室井先生呢?)
青島:(回神)啊啊室井先生的話,果然還是西伯利亞的蝴蝶~
室井:什麼?!(招牌表情)
青島:那個、因為西伯利亞根本不可能有蝴蝶嘛~室井先生就像是那種完美的幾乎不存在人呢~
室井:...我不就在你身邊麼?
青島:嗯嗯~所以我經常覺得好不可思議、能夠和室井先生發展到這樣的關係(靦腆狀)
室井:......西伯利亞哈士奇。
青島:什麼?
室井:不是要品種麼?既然我是西伯利亞蝴蝶,那你就做個西伯利亞哈士奇陪我一輩子吧。
青島:室井先生~~(撲過去)
室井:而且哈士奇是出了名的頑皮和傻氣...(不懷好意)
青島:室井先生~!!!(絕叫)

堇:噯?賢太郎嗎?
新城:別管這種無聊的問題...
堇:什麼無聊呢~這很有趣啊!一起來回答嘛~(撒嬌)
新城:......(<——愛妻如命、無力反駁)
堇:我聽別人說賢太郎像蛇耶~(莫名其妙開始閒聊起來)
新城:==蛇?!
堇:明明就不是嘛~!賢太郎那麼溫柔帥氣,用蛇來形容太對不起他了!(憤)
新城:小堇...(感動抱住妻子)
堇:怎麼說也至少是狗!
新城:(內心吐血)小堇...那是青島的權利...
堇:啊?
新城:本廳裏誰都知道,青島是室井忠實的大型犬,而且是室井親口承認。
堇:哈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啊~可是我覺得賢太郎在我面前也像是忠實的犬啊,因為你對我太好了嘛、什麼都顧我的也聽我的~(燦爛微笑)
新城:...妳喜歡就好。
(旁白:看來新城先生不但愛妻如命還有明顯的妻管嚴症狀...那新城先生覺得您夫人呢?)
新城:嗯...貓。
堇:哦?
新城:喜歡粘人、讓人愛不釋手又不得不憐愛的小生物。
堇:討厭~~(粘過去)


——請問你們有生孩子的想法嗎?

室井:按照目前科技來說這根本不可能。
青島:說起孩子,今天小堇還說要跟我做親家呢~
室井:==...那你怎麼回答?
青島:我說我和室井先生還沒有這個打算~
室井:......(快暈倒了)我們、不可能生孩子...
青島:那收養總可以吧?~
室井:(松一口氣)如果你真想要一個的話...
青島:(興奮)那那那那我們要男孩還是女孩?一個?兩個?起什麼名字?哎、那他們要怎麼稱呼我們??
室井:......(心中OS:眼前的戀人,比孩子更像孩子)

堇:賢太郎、我們跟室井參事官他們做親家吧~
新城:(疑惑)他們要收養孩子?
堇:我只是提議。
新城:...(想說不好,又怕妻子不高興)等他們真有孩子再說。
堇:那我們呢?
新城:我們?
堇:孩子啊、孩子~我們也來生一個吧!
新城:為什麼要用“也”字...(小聲)
堇:吶、賢太郎~?
新城:...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從長計議...
(旁白:為什麼這兩個人總能跑題...)

 

創作者介紹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