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書桌前一頁一頁地翻書,一個字也進不去,佔據了心思的是那個遠在他鄉的人。

 

 

有多久沒有見的到他了?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

 

 

分開的這段時間,幾乎沒有和對方通過電話

 

 

即使自己打電話過去,也只是拜托對方辦一場練習賽。

 

 

而當對方打電話過來的時候,自己卻只是安靜地聽著對方說著他自己的事情。

 

 

自己一個字沒說,除了“你好”、“嗯”、“再見”。

 

 

偶爾對方會抱怨自己好歹也說句話。

 

 

可是就算自己想說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只是單純地想聽對方的聲音。

 

 

只要聽著那聲音,仿佛自己就在對方身邊。

 

 

好好地聽著那聲音,好好地記住那聲音,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能好好地在腦中播放那聲音。

 

 

雖然自己這樣想,可是,

 

 

對方明白嗎?對方了解嗎?

 

 

自己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思念。

 

 

這份無法傳遞的思念,能夠被明白嗎?

 

 

手機鈴響。拿起,是對方的號碼,趕快按通話。

 

 

“喂,我是手塚。”

 

 

沒有聲音。

 

 

“跡部?”

 

 

還是沒有聲音。

 

 

“景吾?你怎麼了?”

 

 

依然沒有聲音。

 

 

“景吾??”禁不住着急起來。

 

 

“我在。”聽這語氣似乎能看到對方惡作劇的表情。

 

 

“怎麼不說話?”等等,日本那邊是淩晨吧

 

 

“我想聽你的聲音。”

 

 

“…………”我也是啊……

 

 

“喂喂別生氣啊~

 

 

……你那邊是淩晨。”那麼晚了還不睡,明天一早有訓練的吧。

 

 

“這有什麼關係,本大爺就是想聽你的聲音。”

 

 

……我也是。

 

 

 

 

 

我想他明白我無法傳遞的思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