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ce for A Broken Heart
盾鐵,Dom/sub設定,AU

崩壞Tony慎

4、

「Potts小姐、」

「您可以稱呼我為Pepper、Rogers隊長。」

「那也請叫我Steve,」他頓了頓,「Pepper,我可以向妳保證,我對Stark工業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是一個士兵,曾經上過美術學院,除此以外就是揍過希特勒兩百多次...差不多。Stark工業是Stark家族所有的,不能就因為契約而轉讓他人。」

本來,既然Steve是Tony的Dom,他其實沒有必要與Pepper討論任何這樣的話題,但離開神盾之前Natasha確實提醒了他、「於Pepper Potts打好關係」。Pepper是Tony最親密的好友。與自己伴侶的親友搞好關係這種道理Steve不會不懂。

現在Steve將自己擺在外來者的位置與Pepper相討好讓對方明白自己的立場。他真的不想看見Stark工業改成Rogers工業(饒了他吧拜託,Steve扶額),Steve想聽Pepper對此有甚麼高見。

感到意外的是Tony一句話都沒說過。這讓Steve很不安。Tony應該是...反應很激烈的人,他本來還準備會被Tony的毒舌吐槽一番;說真的要真是那樣Steve也不介意,任何事情、任何能夠了解Tony的事情都好,總比沈默地坐在自己身邊要強。

他是Steve第一個Sub,Steve覺得自己學過關於Dom/sub的知識全廢了,他不知道該怎麼應付自己的伴侶。他只知道自己不想強制對方做任何不想做的事。

「Steve,冒昧一問,」Pepper帶著懷疑的神色問,「這是...Tony是你第一個Sub嗎?」

「是的Pepper,在我沉入雪地之前我都沒有過任何一個Sub,」Steve覺得沒有必要隱瞞,他的生理年齡也只有二十來歲,經歷過二戰,難道還有人期待他很有經驗嗎?

「果然,」Pepper深呼一口氣,眼神轉到Tony身上,但話是對Steve說的,「不介意的話,我覺得你應該要更像Dom一些,就是多帶些威嚴和...命令的語氣。」

「這...」Steve正要反駁,突然明白了甚麼似的看著Tony,後者雖然坐在自己身旁,他的目光卻沒有與他或Pepper交匯,一直垂著眼簾漫無目的地望著茶几。

他在等待著他的Dom給他命令和允許。

不對。這很不對。這和Steve看過資料上的Tony判若兩人。在Steve眼中看來,資料上的他、也就是那個對外的Tony,他的表現就像個Dom一樣,走在世界最前端,站在巔峰上,談笑風生、魅力迷人,走到哪都是媒體的焦點。Steve承認那樣的Tony非常吸引人;他喜歡那樣的Tony,他希望Tony能夠保留以及對自己露出那麼靚麗的一面。

Steve想起發生靈魂契約後的Tony,他的恐懼。是甚麼原因導致他表現出那樣的懼怕?難道真如Clint所提出那樣、對自己自由結束的反應?

有聲音告訴Steve,這背後的故事淵源要比想像中要深得多。

自己就試試看吧。Steve深呼吸,稍微用些命令的語調:「Tony。」

被叫的人果然有了反應,Tony整個人轉過來與Steve目光相碰:「是的,主人?(Yes, Sir?)」

Steve對這個稱呼蹙眉,馬上他就後悔了。

只見那天所看到一模一樣的恐懼瞬間充滿那雙褐色的眼眸,目光失去焦點,Tony整個人在發抖,雙手並列擺在身前,他彎著身子、低著頭,聲音顫抖著:「對不起...我錯了...是我錯了...請你懲罰我吧...」

Steve驚呆了。他只是皺了一下眉頭,竟然帶來Tony那麼激烈的反應,對Dom的敬畏...不、那是純粹的懼怕。

那種只有曾受過其他Dom傷害後的Sub才有的感情。

一瞬間Steve全都明白了,靈魂契約的產生讓Tony想起過往的經歷,無奈這次因為契約、他沒有任何逃離的辦法,只好接受命運、聽天由命。

Steve瞧見Pepper欲哭無淚的表情;她一定知道很多,神盾資料上沒有寫出來的任何關於Tony的過去。

這現在都不是重點。既然Tony是他的靈魂伴侶,Steve無論如何都不會因為任何原因拋下他,更確認自己絕不做任何Tony不想做的事。

他張開雙臂將Tony納入自己懷中,感受著結實的男性身體,Steve回想戰爭時Dom們安撫受驚Sub們的方法,一手環住懷中人的腰,一手在背部以恰好的力道上下來回撫摸。

Tony的身高剛好可以讓他的頭靠在Steve頸窩處,Steve清楚嗅到翹髮傳來的清爽洗髮水味和淡淡的古龍水香。自己的臉摩挲著頰邊的細髮,他在他耳邊用從未有過的溫柔語氣道:

「Hush now my baby(靜靜的,我的寶貝)
Be still, love, don't cry(安靜乖乖的、不要哭)
Sleep as you're rocked by the stream(當作睡在小河流的搖床)
Sleep and remember(一邊睡一邊記著..)
My last lullaby(我這首搖籃曲)
So I'll be with you when you dream(這樣我就會在你的夢中)」

這是他母親的搖籃曲,小時候Steve做噩夢或者睡不著的時候總會哼這首歌。而現在Steve只是憑著他自己的直覺,用著五音不全的歌聲試圖盡力安慰他受驚的Sub。

Steve的右手腕有些熱,低頭見那條紅線微微發亮。他聽說經過靈魂契約的Dom和Sub心靈會有某種程度上的相通,不知道能不能幫助他安慰Tony。

Tony看起來是冷靜下來了。Steve引導他兩手抱住自己的腰,自己則將Tony摟得更緊些。

他不介意他們就這樣一直摟抱著,這甚至讓Steve挺高興的;他會想辦法幫助Tony,但現在就讓他好好享受這個寧靜的時刻。

而Pepper則悄悄起身離去,如果認真看的話,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帶有希望的微笑。

 

TBC

大家可以用力吐槽我用這麼一首搖籃曲...(頂著鍋蓋逃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