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ce for A Broken Heart
盾鐵,Dom/sub設定,AU

崩壞Tony慎,小瘧。

 

5、

/你是sub。你注定被Dom擁有。你是Dom的所有物。你甚麼都沒有。沒有Dom你甚麼也不是。/

主人(Master)說不會接管公司。
主人說對Stark工業一點興趣都沒有。
主人要他坐在身邊,而不是像/前任/那樣要他/跪在腳邊/
主人沒有給他戴上項圈。

/項圈?誰會給你?壞孩子Tony,不乖、不聽話,誰要這樣一個sub。永遠不會有人要你。/
/只有我。/

「Tony,」主人的聲音。

/「Tony,」前任的聲音。/

主人在皺眉。

/我的錯、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不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是不乖的sub、我是不好的sub、我是不聽話的sub、我該得到懲罰、請不要丟下我、請不要.../

--暖。

在自己作為一個sub的記憶中他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回憶中多數是冰冷的地板、不怎麼寬的沙發,偶爾有一張床。但沒有過這種浸入人體的暖意。

手被允許抱住主人,主人在耳邊喃喃唱著,自己受寵若驚,不敢再奢侈更多。

/總有一天他會丟棄你。/

不、不、不...

「Tony、Tony。」

有人喊他的名字。是主人。Tony立即睜開眼睛,與嬰兒藍相碰。

「Tony,看著我的眼睛,」他握住自己Tony肩膀,輕聲但威嚴,還有笑容,/至少那證明他沒有生氣/,「Tony,回答我的問題:我是誰?」

「主人(Master),我的Dom。」 

主人搖頭。

Tony整個慌了起來,呼吸變得急促。 

「Tony,乖孩子,冷靜,我並沒有生氣,」 那個笑容依然如此,眼神溫和地看著自己。

「Tony,看著我,好好想想:我是誰?」

「我的主人...Dom,」Tony不明白對方的意圖。

「除此以外?」

「...美國隊長?」 

「還有呢?」 

主人的姓名...Tony不知道他是否允許直呼自己Dom的全名,張著口、又閉上,又再次微張,不敢貿然亂說話。 

「Tony,你知道答案,我要你說出來,你能為我做到嗎?」

如果自己能為他做到,自己是不是就是有用的sub?對方這樣的疑問方式似乎給了Tony微弱的希望。

「...Ro...Rogers...」悄悄試探著,看見主人對自己表露出鼓舞的神情,「...Steve Rogers。」

「很好、Tony,你做得很好,」主人非常開心,「我要你以後都叫我Steve,叫我的名字,記得了嗎?」

「是、主...Steve,我記得了。」

Steve對他伸出手,Tony下意識躲了一下,兩人僵在那幾秒,Tony意識到本來完好的氣氛被自己搞砸了,正要開口道歉,Steve的指尖觸碰著他耳邊的碎髮。

/接下來他會拉扯住頭髮將自己揪倒在地然後鞭子抽在身上。/

修長的手指滑入亂髮之中,緩慢地、用幾乎感覺不到的力道往後梳理,Steve找到Tony緊緊抓著床單、冰冷的雙手,他火熱的手掌覆蓋在上面,拇指一下一下摩挲著Tony乾燥的皮膚。

/拉扯住頭髮,揪倒在地,鞭子抽在身上。/

「你睡了好些時候,還覺得累嗎?」

/拉扯住頭髮,揪倒在地,鞭子抽在身上。/

(以上不成立。刪除。)

意料外的動作令Tony大腦遲鈍了些,回答也慢了兩拍,「...有些,但...」

/簡潔回答,我不需要聽你的廢話。/

「但...?」Steve重複。 

/沒有'但是',你沒資格提出異議。/ 

「Tony,'但'甚麼?告訴我。」

/你沒資格提出異議。/

(以上不成立。刪除。)

「...不想繼續睡,」Tony最終說出後面的話。因為噩夢在侵略自己。

「喔。那你要起來做些什麼嗎?」

Tony眼睜睜望著Steve。他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應該說自己可以做甚麼。

/Dom在一旁的時候你要完全服從他的命令。Sub不需要自己的想法。/

Steve的手停在他後腦勺,兩根手指揉著那裡繃緊的肌肉,「Tony,你想做些甚麼呢?」

Tony沒有回答。

Steve看似在思考甚麼,但手指沒有停下來,過陣子他又接著:「這樣吧。Tony,我想你為我做一件事。」

「是?」Tony回答得沒有一點猶豫。他能為Steve做任何事情,甚麼都可以。

「與我說話。說甚麼都可以。你想到甚麼就說甚麼。」

/我不需要你聽你的廢話。/

(以上不成立。刪除。)

「我、可以這麼做?」

「當然!你有那麼好聽的聲音,我很喜歡。我更喜歡你告訴我你的想法、故事。同等交換,我也會跟你說我的。如何?」

/Sub不需要自己的想法。/

(以上不成立。刪除。)

(判斷為安全。恢復意識。)


Tony慢慢恢復神志。一直到剛才,他才發現自己再次處在「Subspace」之中;知覺與無意識之間,被過去的夢魔囚禁著,自己花了兩年建立起來的牆壁在靈魂契約的發生後轟然粉碎。

眼前這個人...Dom,曾讓Tony想起/前任/,可是、他的一舉一動卻與其相反,不僅如此、Steve確實粉碎了一部分綑住自己的枷鎖,證據是Tony從未在這麼短時間內從Subspace中恢復過來。

他的視線移到右手上,它正與Steve的交握,兩條紅線閃爍著。

「你終於恢復了、Tony,」Steve的語氣肯定。

--並不是光靠自己一個人,而是兩個人的努力,通過靈魂契約,幫助Tony從自己的噩夢中走出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