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ce for A Broken Heart
盾鐵,Dom/sub設定,AU

 

7、

時間有些緊迫,Pepper必須和Steve以及Tony商量好後將法律文件叫人連夜起稿,明早將結論公布於記者會上。

「好了,Steve,我知道你對Stark工業沒興趣,我真的明白了,」她舉起雙手阻止Steve開口,「但是,我覺得你仍然該留著名字在上面,聽我說完,這是以防萬一。你不需要出席每次董事會也不需要簽甚麼公司計劃。」

Steve無言以對看了Tony,又看了Pepper。

「董事會大部份人從來沒有少找一次麻煩。我知道這聽起來像是利用你,但我建議你留名在董事會,Tony做董事長,你可以是副董事,我是CEO。就留個名字。除非有人找Tony麻煩--」

「到時候就是我出面,」Steve立即接口,擰著眉毛。

「對就這樣,可以先暫時收起你的保護慾,」Pepper調侃。

Steve輕咳一聲,和正在跟美食搏鬥中的Tony交換一個眼神,「好吧...總之別叫我簽甚麼文件就是。還有拜託別改公司名字,我一點都不想看到Rogers工業這種字眼。」

「可以,」Pepper回答得爽快,指了指兩個男人,「既然有靈魂契約,根據法律規定這跟結婚一致,婚禮隨你們要不要做,但酒宴是跑不掉的,別給我一臉厭惡的,嘿你們這下還挺心有靈犀。還有,姓、得改。這個你們必須商量,別問我意見,那是你們家的私事。」

「Pepper...」

「我去打幾個電話,給你們十五分鐘,應該足夠了,」說罷她頭也不回地離開客廳。

整個空間突然安靜得可怕。Steve故作冷靜地繼續喝茶,Tony依然埋頭吃著晚飯...說是夜宵也差不多了。

好吧,姓。如果保留自己的,那Tony就是Anthony Edward Rogers,或者Tony Rogers,其實還行。如果保留Stark,自己就是Steve Stark,感覺好像沒有Tony Rogers好。

要麼...可以合併兩人的姓氏,Stark-Rogers,或者Rogers-Stak,這樣顯得公平了。

「如果你想保留你的姓,我...沒有問題,」意料外是Tony先開口,「Tony Rogers...這名字還不賴。」

「其實我也覺得這名字挺好,」Steve不否認,「但你真的喜歡嗎,Tony?要你拿去出生以來的姓氏?」

被這麼一問,Tony停下了動作,細細地嚼著食物,手拿著叉子就擱在盤邊。Steve耐心等著對方,他希望Tony還記得之前他提過的要求。

「...不太喜歡,」Tony最終說出自己的想法。

「那你是怎麼想的?」Steve試探著問,「說說看。」

「拼我們兩個的姓,」說出這話的Tony有些遲疑,應該說還有些膽怯吧?

「好主意,其實我也這麼想來著,」金髮的男人份外高興,「Stark-Rogers?還是Rogers-Stark?我看兩個都可行。」

「我比較偏好Stark-Rogers,」這次Tony終於不帶遲疑地回話,眼睛也有了些不同的神采。

「就這麼決定吧,」才用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Steve不知道他們這算不算隨便,見Tony的湯碗空了,「再多要些?」

點頭。他拿走碗回身去爐子旁,聽見另一個人說:「你知道我有前任。」

「......」遲疑一陣,有些意料外Tony提起這個,「我看出來了。」

「以後我可能還會有陷入Subspace的情況。」

「我明白,」Steve放下碗但沒有轉過去面對對方。

「會變成一個不一樣的人。」

「我見識過了。」

「我經常一進工作室就待上幾天。」

「我知道你是工作狂。」

「經常不睡覺。」

「因為有噩夢纏著你。」

「別說得好像很瞭解我似的!」

Steve並沒有對他的吼叫生氣、一點也沒有,只是淡淡地轉回去、迎上Tony蒼白的臉:「你休息的時間內我看過JARVIS的錄影。當然我不能說我像Pepper那樣瞭解你,可我在試圖了解。試試看總可以吧?」

Tony猛搖頭:「不...這不是我想要的關係。我沒向誰要求這種契約。好不容易走出來的,為甚麼要我再回去?就不能給我自由嗎?就不能放過我嗎?」

他深深地呼吸著,神色痛苦難忍,道:「我不想再要任何一個Dom...」

這句話像利刃一般硬生生將Steve的心割出一條深痕,血從傷口洶湧而出,他卻不知所措。

「這就是你的想法嗎?」Steve強迫自己不要吐出顫抖的聲音。

Tony沒有看他。點點頭。

兩人保持沈默就這樣僵持了好一陣子。

「我明白了。」

他不清楚自己如何保持平靜,回去將之前沒做完的做好--把湯碗盛滿,穩穩當當輕放在Tony面前,即使他沒有看自己,Steve還是露出了微笑,「公司的事就按Pepper建議的。名義上還是你的Dom,但我不會搬進來,也不會打擾到你的生活。其他的...和Pepper商量好後麻煩她轉告我吧。」

把髒碗筷盤子放進洗碗機中,Steve最後看了一直沒有反應動作的Tony一眼,努力將對方的容貌深深留在心中,經過他的時候道了一句「再見」。

手腕上的紅線不知不覺中變成了黑色,卻是那麼的刺眼。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