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ce for A Broken Heart
盾鐵,Dom/sub設定,AU

 

9、

Steve實在佩服Pepper的能力,在短短一星期內將一個隆重婚宴的所有事宜辦成,同時也了解Tony會那麼信任Pepper的原因。

「Steve,你確定嗎?」她再問一次,「一般Dom/sub的婚禮上Sub一方會戴上Dom給的項圈、這是慣例。」

Steve在Clint的幫忙下整理衣領,回應:「圈著Tony的東西已經夠多了。而且我父母也沒有用項圈,我不覺得這有必要。要是外界對這有意見就說是我的意思,用不著他們對我們指手畫腳。」

「我猜也是,」Pepper看來支持他,「那好。來賓的名單你看過了吧?基本是業內人士、政府高官,他們來搭訕的話隨便應付一下就好。」

「沒有家人?」

Pepper愣了愣神,「我、Rhodey、Happy,差不多就這樣。」

Steve看著那張名單一言不發。

「哦對了,有幾個人我需要提醒你一下的,」但她沒有接下去,只是看了Clint一眼。

「讓我們稍微獨處幾分鐘,」Steve對Clint點點頭,後者理解地離開房間。

迎上Pepper的雙眼,她似乎太過嚴肅。警鐘在Steve心中敲響。他用目光疑問能幹的女CEO。

「有關Tony的一些過去。」

Steve百分之四百確定自己不會喜歡接下來的會聽到的事情。



「要麼牽手,要麼Tony繞Steve手臂。總得做一樣。」

很簡短一句話。鑒于講話的人是那個會用美腿掐死人的Natasha,Tony決定選擇後者,儘管自己不想像個新娘一樣。

「接著有司儀會帶你們走各種步驟。別給我一張死魚臉。還有、隊長,婚宴後我要跟你談談。」

Clint一臉「你保重」地瞄了Steve一眼。

他們擺上該有的官方笑臉,穿過大門,穿過會場、舞池,來賓熱烈的掌聲麻醉了他們的神經,讓他們暫時忘記一個星期前的那場爭論。

看過了別人的婚禮,輪到自己這個、Tony茫然地讓司儀們帶領自己完成一系列程序。從自己Sub屬性開始萌芽,他便對自己說「不結婚」;面對Pepper的時候他曾經閃過這麼一個念頭,但終歸是無用之功。

看著身邊這個人;曾幾何時他是自己心中的英雄,是Tony仰望的偶像,是Tony想成為的人。

一個強大的Dom是自己的夢想。卻在另一個Dom面前破碎不堪。

自己終歸擺脫不去對Dom的服從力,在被他的前任稱讚時心花怒放,被前任懲罰時不斷怪罪自己,被前任拋棄時...

「看著我,Tony。」

他喜歡Steve叫他名字時的語調,他喜歡那雙眼睛,美國隊長...Steve Rogers要比他悄悄收藏的照片上的好看多了。

Tony似乎聽到有很多人大喊「KISS」,自己不需要操心甚麼,Steve已經一手摟著他的腰,另一只托著Tony後腦勺。

吻印在自己嘴角。角度調好得只有Pepper看見事實。

剩下的時間他們基本耗在社交上。有一個公開的Dom/sub關係好處是其他人不允許隨便在公眾場所或Dom同時在場的時候隨便搭訕屬於那位Dom的Sub,所以上前祝賀他們的人都先是向Steve交談再徵求他的同意才能與Tony談話。而Steve特別能夠看得出他想不想跟某個人講話,一有Tony不甩的Steve一概以他有些過勞的理由打發,不過這個理由通常招來曖昧的微笑和理解;大概全世界都以為他們已經私下翻雲覆雨了無數次,天知道事實諷刺性的相反。

與每位賓客寒暄一番後,對於本來已經睡眠不足的Tony簡直是身體和心理上的轟炸,不久前自己還能帶著面具孤身一人游走在群花眾草之中,現在身邊多了一個人後、卻反而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他需要獨處一會兒。

「我去休息一下。」

「我跟你一起去。」

「Steve...就幾分鐘,」年長的男人看起來的確很疲勞,「行麼?」

至少他沒有試圖推開自己,Steve點頭:「我在休息室門外等你。」

目送著Tony消失在門後,Steve也趁這時間暫時喘口氣。經過剛才一輪,他多少知道Tony在圈內的受歡迎度,有多少男女希望把項圈套在他脖子上。

他討厭項圈這玩意。如果那只是Dom對Sub所有權的宣示也就算了,但很多人把其視為弱者的象徵。即使在這個先進的時代,他依然看見人們對戴著項圈的人目露輕視。

他的父親沒有給母親戴上這種物品,取代的是一條當時來說非常昂貴的項鏈,他的母親把它當作最珍貴的珍寶,一刻都不離開,即使到死亡都戴著它下葬。

雖然已經有了手腕上的紅線,Steve還是想給Tony些甚麼,即使他們那天鬧了不愉快。

這個星期他想了很多。他本來想如果Tony不希望他在身邊,他可以忍痛離開;一個正常的Sub進入Subspace不應該是那樣的,Tony似乎是在經歷太多的非友善對待後強迫自己扭曲Subspace用途來維持自己的神志。Pepper跟他說,Tony花了很長一段時間重建自我,她只能幫助一點點而已。

如果Tony能自己做得到這點,或者他真的不需要一個Dom,沒有也許更好。

可是當Natasha知道這件事後,在Coulson拉住她之前她的拳腳就向自己招呼過來了,要不是自己反應快,搞不好真會被她手腕上的儀器直接放倒。

『你的Sub在受苦,而你居然放手?竟然放開靈魂伴侶?你知道有多少人怎麼乞求也得不到他們命中的伴侶嗎?你是個Dom,你做的一切都應該為了保護愛護你的Sub。』

Steve沒有過Sub,只看過軍隊中戰友的Dom們與他們的Sub的相處。等自己突然有一個Sub的時候,卻發現Tony與他們完全不一樣。自己想留在他身邊、但不知道該如何去幫他!Steve認為有時候關愛一個人就是放手給對方自由,而他也只是這麼做而已,滿足對方的願望。

Steve想這樣吼,但Natasha的確點醒了自己Dom/sub和普通伴侶不一樣,Sub迫切需要值得信任的Dom維護他們的精神、為他們做出正確的決定,自己確實不該光憑Tony幾句話就放下他不管,這麼做跟傷害了他的人有甚麼區別。

「痛...」手腕的刺痛強制打斷他思維,猛然發現是紅線的位置,原本的黑色開始再次呈現點點紅色,傳來的刺痛令他第一個想到的是--

只作兩步跨進休息室大門,轉角處傳來的聲音幾乎讓Steve血液凝固。

「...想念你躺在我們身下的樣子、Tony。Mr. Stane將你調教得相當好...哀求我們的模樣,自己張開雙腿...你也是用那樣放蕩的方式來侍候美國隊長的嗎?」

下一秒那個人已經被扔到對面的牆上,傳出清晰的骨折聲。比較靠近Tony的人膽大包天想利用他來要脅Steve,後者緩緩轉回來,臉上陰沈的神情有如暴風雨來臨,慢條斯理但包含了猛烈的攻擊性威脅性道:

「敢碰Tony一根寒毛...我會把你手指一根一根拔出來,」嗜血的語氣根本不是媒體面前那個和藹可親的美國甜心般的男人,但此時此刻他的形象比起Tony的安危、根本不值得一提。

「你、你知道我是誰?!而而而且你是美國隊長、美國的形象!傳出去的話--」

「站在這的只是Steve Stark-Rogers,而你侮辱了他的Sub。那足夠你死無餘辜!滾!!別再讓我看到你們!!」

似乎再不離開這個軍人就要將他們當場撕裂一般。鬧事之人不敢再造次,連滾帶爬地離開。

Steve將注意力放回Tony上,只見後者愣愣地坐在沙發一角,整個人好像沒有反應一般。

他又要陷入Subspace中了。

「Tony、我在這,沒甚麼好擔心的,我就在這,」Steve趕緊將他摟進懷裡,「抱歉、我來晚了。但我現在在這了,我一直都會在。」

兩只冰冷的手爬上自己肩膀,遲疑、不確定。

「對不起,我不該放手的。不該在你幾句話後就離開。不該讓你一個人進來。我答應你我再也不走了。讓我幫你、Tony。請不要再推開我了。」

手緊緊抓住了他的衣服,再也沒有鬆開過。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美國甜心怎麼聽怎麼喜歡~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