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ce for A Broken Heart
盾鐵,Dom/sub設定,AU

 

這進展,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10、

直到現在Steve才有這個空閒去享受把Tony抱在懷中的微妙感覺。

據說他老宅在工作室不分晝夜地研究著他的玩意們,不像自己受到血清影響長出的肌肉,Tony的身子依然練得結實豐滿,比自己小一些的身體,與Steve的完美契合,除下高跟鞋後,Steve可以毫不費力地將唇印在他的翹髮之中。

完美的接吻高度。

Steve全身一陣燥熱,他強忍下不該有的衝動。這不能怪他;Tony現在就在他懷中。兩人窩在房間那張大床上,無視一身正裝,Tony只除去外套就睡下去了。

休息室的意外讓Steve甚麼都不管地強行把Tony帶回Stark大樓去。他眼中只看到疲憊不堪的Tony,濕潤的大眼睛,下方的黑圈,眨一眨眼、好像要對Steve說些甚麼。

「睡覺,醒了再談。」

Tony 是睡下去了,Steve自己卻怎麼也合不上眼。一閉上,那兩個人的話就會回響腦中,陰魂不散;之前Pepper還特地警告過他的,關於一些曾經和Tony 有「來往」的人,她的用詞非常謹慎婉轉,但蒼白的臉色出賣了詞語下試圖隱瞞的真相,他的前任曾利用Tony能用的每一樣東西來達到自己目的。

包括肉體。

『我 愛他,我想為他做很多事,可是我不夠堅強。我可以暫時當他的Dom,但始終我只是個Switch,不能給與他最有力的保護。前任死去後Tony身邊沒有任 何一個人能夠支撐他的精神。他靠的是自己,將每一塊碎片檢起來粘回去,再次將那層社交面具組合起來,但...Tony的心已經補不回來了...在被最信任 的人背叛後。』

更何況Sub幾乎是把生命放在他們的Dom身上,那種信任一旦被破壞,Sub的世界也...

Steve多麼希望他們能早個幾年將他從冰中挖出來。



幽幽轉醒那一刻,Tony意識到目前自己的狀況有多麼不可思議。Steve就睡在自己身邊,自己的頭枕在健壯的前臂上,另一條手臂從未離開過自己。

他沒有過在自己的Dom懷中睡醒的記憶。

Steve還在睡。Tony睜大雙眼凝視著眼前濃密的睫毛,呼吸柔和地撫過自己臉頰、癢癢的,豐厚的嘴唇讓他想起昨晚它印在自己嘴邊和頭髮中的觸感。

這就是他的Dom。他的靈魂伴侶。

Steve要Tony說出他的想法,想要甚麼。於是他說了,他不想要一個Dom,他想要自由,他不想再回到過去。Tony這麼說了後,Steve如他所願離開了。

是自己推開了對方。捨棄對方的是自己。休息室中被那兩個人包圍之時Tony默默地承受著那種痛,自己一直是這樣單打獨鬥地走過來;名存實亡的靈魂契約,他沒有他的Dom在身邊支持自己,只能不斷告訴自己「不需要Dom」、「我可以做得到」。

顯然契約是特別的。兩人之間有心靈感應,Steve知道他在受苦。

明明是自己錯了,明明就是自己拋棄對方的,Steve卻低聲下氣地道歉、說再也不離開Tony、請自己別再推開他、給他機會幫助自己。

為甚麼自己直到現在才遇上這樣一個人?

這樣想著的時候,眼淚不知不覺從眼角滲了出來。

「Tony?」

Tony掙扎著在窄小的空間翻身背對著Steve,即使只有那麼幾滴的淚珠也不能讓人看到!他是站在頂峰的Tony Stark,不是甚麼哭哭啼啼柔弱無能的Sub。

「你知道,一個人難過的時候就得把痛苦通過眼淚流出來,」Steve沒有要他轉回來,只是兩手臂都摟在他腰上了。

「我是個男人,」Tony絕不承認那是哭腔。

「男人也是人,也有傷心的時候。流淚是一件堅強的事情,那是你能勇敢承認自己不夠強大的證明。」

「你是在說我軟弱嗎?!」Tony猛然轉回去,揪著Steve的衣領,怒氣沖沖地瞪著他。

Steve的藍眼佈上哀傷,依舊努力地微笑著:「Tony,我最好的朋友死在我眼前...只有那麼一點距離而已,我沒有救到他。」

無論過了多久,失去Bucky後的空洞永遠沒有被填補,「人們說美國隊長是完美的,不會犯錯的。不對。美國隊長的制服下依然是一個普通人,一個可以贏下每場戰鬥,卻連自己好友都救不到的男人。他為好友哭泣,雙眼紅腫,企圖用酒精麻醉自己,只是血清連這點都不讓他做得到。」

Steve的語氣是那麼的平靜,字句中嗜人心肺的痛楚填滿了Tony的心,宛如失去反應堆一般。

有好一陣子他們都沒再說話,僅僅面對面躺著,Tony的視線一寸一寸描繪著Steve的輪廓,細察這個男人。當他將Steve的容貌描畫了不下三次後才注意到對方一直在看自己。

「我 想說的是,」大手移上托著他的後腦勺,「每個人都有弱點,承認自己的弱點並不是軟弱的表現。你比我見過任何一個人都要堅強。Pepper說你一個人撐了過 來,用了兩年時間,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你確實做到了。但你並不需要一個人扛起這個重擔;我在這,你可以把它分擔給我。」

「我習慣了...」Tony閉上眼睛,不敢再看那雙會讓他心醉的嬰兒藍,「搞砸一切,然後才來彌補過錯。鋼鐵俠就是為了這個才存在的。」

「你不止於此。」

「我做不到他要求的...」

「他不值得擁有你!!」Steve怒形於色,翻身抓著他兩只手腕、力氣大得幾乎將它們壓進床墊,「他不值得你!他們也不值!別用他們的標準來衡量你的價值!」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提起他們...」Tony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一瞬間恐懼蔓延開來,以前的記憶縈繞心頭。

「噓, 不用多說,不是你的錯,都是他們的,」處在上位的人鬆開他,背躺回床上去又將Tony抱過來好讓他整個上身趴在自己身上,兩人的臉只有不足幾公分距離, 「要是有人再膽敢碰你,我會將他們撕裂粉碎,美國隊長...Steve Stark-Rogers不與任何人分享他的寶物。」

濃烈的佔有慾使Tony微微顫抖,不、他絕對不承認自己的臉在發燙!這個男人真的是從四十年代來的老古董嗎?竟然把情話說得這麼直白清楚,臉不改色心不跳的,自己卻像個情竇初開的青少年面對著暗戀了許久的學長的告白措手不及。

見Tony一語不發,Steve回想剛才一番話,「...我是不是講得太肉麻了...」後知後覺的他一幅不可置信的樣子喃喃自語。

Tony徹底對眼前這個人無力。與此同時,他也意識到一種強烈的歸宿感。如果這樣一個人是他的Dom,自己可以試著跟對方一起生活;既然自己都可以和Pepper、Coulson或者Natasha這三位Dom相處得來的話,已經向自己證明了很多的Steve值得他冒險。

「...搬進來,」Tony扭開臉。

「咦?」

「剛結婚就分居有人這麼做的嗎?」

Steve盯著他看了好幾秒,欣喜萬分點頭,「你說得沒錯。」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