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ce for A Broken Heart
盾鐵,Dom/sub設定,AU

 

11、

『搬進來』。

這對Tony來說是他跨最大的風險一步。除了Pepper,有誰曾得到Tony的邀請?即使是前任... Tony甩頭。那麼長久的記憶,別說兩年,也許十年後還會困擾著他;Tony得不停告訴自己,那個人已經死了,死了,死了...死在自己手下,自己殺了前任。

不,別再回想那個人了;在對Steve說那句話時他已經決定將前任...Obadiah Stane拋於腦後。

Tony,應該是不喜歡Steve的,或者說、感情複雜。他仍舊記得小時候仰望著這個英雄時傻乎乎的情感,羨慕父親自豪地告訴自己他曾和美國隊長共事,依然記得萬聖節無論如何都要穿那套紅白藍制服。然而這一切隨著父親漸漸的疏遠而流失,父親只記得埋在北極圈的那個人,常年遠離家庭,忽視了Tony和他母親。Tony漸漸覺得,是美國隊長、Steve  Rogers搶走了他的父親;對那個英雄的崇拜也慢慢走向了反方向。

諷刺的是,他和Steve居然是靈魂伴侶。這真是天大的玩笑。

他沒有想過要如何與Steve走下去。兩個極端的兩個人,就靠著一個「靈魂契約」走到一起來,這比Tony見過的閃電婚約還誇張。但畢竟是發生在他身上了,那條漆黑了一整個星期後再次恢復紅色的契約線提醒Tony,他的生命和另一個人緊緊連結在一塊。

看得出神,Tony完全沒有聽到有人在叫他,直到Steve拍了拍肩:「Tony?」

在神遊的人這才回看。兩人仍穿著昨晚的禮服,Steve也沒有任何自己的衣服在大樓中,Tony本想叫JARVIS給他掃描尺寸、讓商店送一些洗換衣物來,Steve則說自己可以回家一趟,順道將東西收一收拿過來。

「收一收?」Tony疑惑著。

「反正沒多少東西,」金髮的男人不太在意地回答,「很快就好。」

「...我載你去。」

公寓在布魯克林一個人煙稀少的安靜角落中,一層三戶,可想而知地方並不大。Tony腦內計算著整個公寓大概沒有他客廳的三分之一大小,但當他走進去後,暖暖陽光透過窗簾洒入室內,幾乎覆蓋了整個空間,窗邊的小圓桌、對面的雙人沙發、整個廚房,都沐浴在溫暖的光芒之下,客廳和廚房之間的門通向浴室和房間,Steve就在那收拾著行李。

Tony走進廚房。他聽說Steve花了不少時間在這個空間裡,面對著梳理台另一個角落的小電視,學習著這個世界的新事物、特別料理方面。洗淨的咖啡壺就擱在水池旁。

原來他也喝咖啡、Tony這才知道;這倒是新鮮事,健康陽光的美國隊長似乎更加適合每天清晨一罐雪白的牛奶。但咖啡...對Tony來說這是某種親切感,Pepper、Rhodey、Happy都不怎麼喝咖啡,只有他一個人,有時也怪寂寞的。

這麼想著的時候,他眼前出現了這樣一幕:陽光明媚的早上,他好不容易爬起床打著哈欠穿著悠閒的家居服從臥室走出來,小圓桌上放了兩份熱氣騰騰新鮮的咖啡和豐盛的早餐,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的是正在看報紙的Steve,微笑著招手要他來吃早飯,他會坐在Steve對面、調侃對方明明有個科技領先全世界二十年的伴侶居然還在看印在紙張的新聞,Steve會對此一笑置之後加入飯局,和他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永遠說不完的話題。

「Tony?」

Steve很輕搭著他的肩膀,將Tony從沈思中帶出來。自己剛才、失去意識了嗎?Subspace?

「收拾好了?」他問,然而轉過頭只看見Steve一肩掛著一個不大的旅行袋,腳邊放著一箱子--紙箱,從未封口的表面看進去,裡面甚至沒有裝滿。

「東西不多,」Steve聳聳肩。

「這叫不多?」Tony皺著眉頭,「這叫很少!你都過著怎樣的生活?別告訴我這麼一袋就是你所有的衣物,」見對方無奈地點點頭,他睜大原本已經很大的眼睛,億萬富翁出門一次帶十個這樣的背包都不夠用。

Steve看起來不很在意,「我很少出門,也沒多少應酬,而且這個時代洗換衣服非常方便,」第一次看到高速節能的洗衣機和烘乾機時他雙眼發亮這種事情能說麼,「就不需要吧。」

Tony一時語塞。想起來,Steve從解凍到現在為止也就過了短短兩個月,經過七十年的歲月、景色與人事皆已非當年,他沒有熟悉的人在身旁;不算神盾,自己確實是Steve在這個時代僅剩的聯繫;一想到自己曾當著面說不需要他,強烈的罪惡感侵襲著全身,讓Tony又陷入了自我厭惡的情緒中。

忽然而來的擁抱令他措手不及。本來掛肩的旅行袋安安穩穩坐地上,Tony整個人被Steve拉進懷抱中,手指順著有些亂的頭髮。這個大男人好像很喜歡這麼做,雖然感覺很舒服和安心也安穩,可Tony有些忍不住想問對方是不是將自己當成貓了,有事沒事給自己順毛...甚麼的。

「你喜歡貓?」

「咦?還好?」

「把我當貓了嗎?」

「哎??」

「你又摸我頭髮。」

「呃、你不喜歡的話--」

「誰要你鬆手的--」

兩人你拉我扯了一陣,Tony乾脆張開雙臂肆無忌憚抱著Steve的腰不放,整張臉直接蹭上美國隊長結實的腹肌。當他意識到自己做了甚麼時Tony在內心深處無助地嗷叫著,太完美了,自己到底發了甚麼瘋非得要拿Steve來當抱枕,現在的自己毫無疑問、簡直成了一只對主人撒嬌的貓咪。

這一定都是靈魂契約的錯!絕對是!!

「噗~」

上頭的男人居然笑了出來!Tony不滿地猛力收緊手臂擠壓對方的腰,誰知道Steve越笑越開心,「哎喲、Tony,別那麼用力--」

「讓你笑!」

「哎、好了好了、我不笑你,」Steve花了好幾秒才忍下來,手繼續不停地給對方順髮,彎下身湊著Tony耳邊呢喃道:「我只是很高興和你結為靈魂伴侶的人是我。」

「這不科學、沒人會為這感到高--」

「我很幸運,」Steve強勢但溫和地打斷他。



那句話一直縈繞著Tony。他不記得有誰對他說過這麼一句話。直到現在,他都搞不懂自己做了甚麼值得這樣一句話。

Tony望著空蕩蕩的大床。提出分房的是Steve,他就正在自己對面的房間,如果是幸運的話,為甚麼Steve不留下來?

躺下著想起昨晚Steve就在身邊,他就枕在旁邊。Tony將枕頭拉過來、摟著,淡淡的木香是對方曾在這裡的證據。

呼吸著這樣的空氣,Tony沉沉入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