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真相:
1. 本系列靈感發生在7月,那時我壓根不曉得哨兵嚮導,大綱也跟S/G沒有一毛錢關係
2. 原設定復仇者的精神靈體都可以變三頭身大小,跟粘土人也是沒有半點關係
3. 原設定IRON是天然笨蛋(咦)像狗一樣到處亂撲人,而且很喜歡Steve
4. 原設定盾鐵雙方有時候會交換靈體
5. 原本是歡樂異常到傻乎乎的歡樂無限文(揍)


《This new world I live in now is a creation from him.》

紐約大戰後,通過SHIELD、Steve隻身前往英國看望Peggy。這時的她已經超過九十歲,但Steve從她蒼老著佈滿皺紋的臉上依然看得出當年吸引著自己的風韻。

眼神再次相碰之刻,Steve除了呼喚她的名字外不知該如何對話,反倒是Peggy帶著驚訝而愉快的語氣說:「你遲到了。」

他們聊了很多,Peggy告訴他有關每個人的經歷,Steve緩緩推著她的輪椅、告訴她紐約大戰上的事蹟。她依然看得見CAPTAIN,後者單腿跪下、紳士地在女士手背上落下親吻。

「Steve,」她細小的手輕微顫抖著撫上他的臉,斷斷續續地、「我很幸福...你給我們帶來的和平安寧...」

在他回到紐約後沒幾天,Steve同時收到Peggy過世的消息、以及入住Avengers大樓的邀請。SHIELD為他準備的公寓小而精,但過於安靜,知道其他人都住進大樓,Steve稍微收拾一下也加入這個團隊中。大樓有完善到不能再完善的設施,三分之一是Stark工業的總部,剩下是研究室、私人住所等,連昆式機的機場都有具備。Steve花了大半天時間去認識新的居住場所,幸得他接受力強大,很快就融入到裡面去,並且很不浪費資源地善用健身室。

他時常和Natasha以及Clint一對一比試,他們的靈體們也如主人一般比武。很偶爾、要是他們走運的話,Bruce會把自己和Tony拖出實驗室;Bruce顯然不需要額外運動,但Tony、最沒有身體搏鬥能力的一員,在Steve強烈要求下不情不願地加入、還嘀咕著甚麼「我有盔甲就好」。當然,他畢竟是個天才,只要他有心去做一件事、總能做得超越常人的期待;面對兩個精銳殺手、一個超級士兵、一個神,Tony在被摔了不下五六七八次後漸漸跟上他們的腳步。

除去第一次見面的那種隔閡、與大家生活在大樓中,Steve慢慢讀懂Tony這個人。他依然不太理解對方那些笑話,有時候Steve必須提醒自己其實那聽起來針對任何一個人的話語和語氣並沒有惡意,更何況很多時候Tony會事後解釋它們只是隨意的調侃、比如他依然很愛稱Steve作「老冰棍」。一開始Steve還對這稱呼煩惱,後來卻懂得一笑置之,倒也引來Tony難得純粹的笑容。

他記得第一次參觀Tony工作室的情景,飄浮半空的彩色顯像包圍著Tony,而在中央的人全神貫注揮動著手臂、指揮著每個圖像,線從他指尖延伸、創造出一個個栩栩如生的模型,宛如一位魔法師。直到JARVIS為他打開門,Steve都沉醉在這個美景之中,暗暗告訴自己哪天他一定要帶著速寫本將其筆記下來。

Steve彎腰低頭避開空中的畫像,靠近Tony工作的地方,不意外發現他的靈體IRON、正趴在熱騰騰的矮腳咖啡杯邊緣,眼睛瞇成一條線,一副極品享受中的表情。Steve忍不住為眼前可愛的情景低笑一聲,心中不得不覺得CAPTAIN不能有這種可愛的情形實在可惜了。這樣的想法招來CAPTAIN一計眼神。

『經歷長久時間,汝仍對這點斤斤計較嗎,』CAPTAIN用心靈對於與Steve交談。

『對你來說是很久了,對我來說、喚醒你的情景還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

一出生就是個「MUTE」,但超級士兵的血清帶給Steve屬性的變化,還在機器中時、當他快要撐不住、CAPTAIN突然現身在眼前,用低沉的聲音告訴Steve、是他喚醒了它、他是哨兵、它是他的靈體,Steve毫不猶豫接受了、要求繼續試驗,最終完成了超級士兵計劃,伴隨機器的打開與CAPTAIN一同出現在眾人眼前。自此Steve有了分辨哨兵和嚮導的能力,並且在救出好友後,與Bucky建立了表層精神結合,看著Bucky的靈體時常縮成手掌大小待在他或Steve肩上,Steve也幻想過CAPTAIN變成二頭身大小抱胸那副模樣。

Bucky死後Steve一直沒有再與其他嚮導有任何結合,這對他來說是致命的。但他並不想隨意地尋找一個嚮導,更何況Steve特殊、血清令他比起一般哨兵能力超越四倍,當時除了Bucky外沒有適合的人選了。CAPTAIN與他的想法一致,它不但教會Steve控制自己的方法,還做到一件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與CAPTAIN建立表層結合。

CAPTAIN是一位能力相當強的嚮導。這是沒人知道的秘密。Steve不知道為甚麼沒有人知道,CAPTAIN也從不解釋原因。在Steve沈睡北極圈時他的意識是清晰的,CAPTAIN能夠自由活動,它盡可能不斷將世界的變化的信息帶給Steve,這有助Steve在醒來後不至於完全對世界的陌生。但自從在二十一世紀蘇醒,CAPTAIN不斷告誡Steve、必須儘快找到嚮導。

『汝之精神已快要達到極限。過去汝忍耐太久,血清在此助汝,然對哨兵爆發力也有同樣之影響。而吾,畢竟不是汝之嚮導。』

「我不明白。你是我的靈體,但又是嚮導,能和我建立精神結合,但又不是我的嚮導。這裡的關係非常複雜。還是說,你隱瞞甚麼了嗎?」Steve並不是不相信CAPTAIN,但它身上的謎團實在太多了。

『吾亦望能答其疑惑。』

當然現在Steve發現自己不是唯一一個了;Bruce和HULK也是哨兵嚮導同體,也像其請教過、但得到的是博士的搖頭,「目前世界上沒有這樣的例子,我們是特別的,SHIELD對這方面的研究也不深」、是Bruce的回答。但Bruce卻能夠和Betty Ross建立精神結合,通過兩個人的努力一起安撫HULK。自從他不得不離開Betty,安撫HULK變得相當困難。

『Tony正想辦法讓我和Betty見面、最好還能住進來,』Bruce推推眼鏡,每每說起Betty他總是一副懷念的表情,『他為我們做了很多。』

Steve知道的。失去Peggy讓他悲傷難過、那是他最後的羈絆了。Steve從不是悲觀的人,但孤零零地生活在新的時代曾令他精神疲憊不堪,是那場戰鬥讓他重拾自我,和大家一起生活給了他新的生活動力。

給了Steve這個機會的人就在眼前,繼續創造著奇蹟,不斷將科技帶上更高峰。無論世人、媒體如何看待Tony,Steve已經將他看作最重要的朋友以及家人。

「你游甚麼魂呢、老冰棍,」Tony從一堆圖像中探頭,「沒事別在這礙著,你不是有比待在這更重要的事麼。」

Steve聳肩。這幾天Tony都窩這、推說工作繁忙,Clint還說他是不是在躲他們;現在看來他沒指明讓JARVIS送客、證明他不介意自己留在這。Steve想了想,自己的確有重要的事,但此時他比較想待這。

「我需要點靈感,」他說,Tony嗯哼一聲表示他在聽,「我想畫一幅畫,但需要些…資料。」

「JARVIS。」

「不不,問JARVIS是可以,但我想徵求你的意見,和IRON的。」

Tony停下動作挑眉看他,IRON則是不愛搭理。它的主人瞪了一眼,一彈指把IRON彈進咖啡裡面。

『嗷〜!你幹嘛啦?!』

「你裝沒聽到個屁!禮貌你知道不!」

『明明你才最會損人最沒禮貌!為甚麼要說我——嗚哦!』Tony用根手指就把IRON按進水裡,『你你你你謀殺啊!』

「叫甚麼?平常都不見你這麼大吼大叫的。你最近吃錯藥?頭太大被撞了?要不要給你治治。」

『幹嘛老欺負我…』可憐巴巴地爬上被子邊緣,IRON現在這模樣Steve看了都忍不住想摸它頭,不過它一定很討厭自己碰它,從來沒有一個嚮導的靈體會討厭Steve、它們還會湊上來蹭他,被IRON莫名其妙地討厭Steve怪鬱悶的。

Tony嗤之以鼻、嘀咕一句「也不是第一次了」,才轉回去Steve那:「你繼續。」

「哦對,其實我想…呃,畫你和IRON。」

「畫這小鬼頭?」Tony忍不住戳那顆大頭,IRON揮著小手拍掉他手指。

「對,不光是你,還有其他復仇者,他們的我已經徵求了。」

「畫來做甚麼?」

「我還沒決定好,但我很想畫這麼一幅油畫,把大家和各自的靈體放進畫中。」

「除非你是要拿去賣,我不覺得你有必要向每個人要肖像權,」Tony將快涼掉的咖啡倒掉,重新倒了杯新鮮的,IRON瞬間歡天喜爬進杯子,這一切都被Steve收進眼底,突然有點羨慕、其實Tony待IRON非常好。

「你確定?」Steve向IRON的方向抬一抬頭,「不瞞你說,我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嚮導的靈體討厭成這樣。」

「誰才是這的主人,」Tony攤手,一副「誰敢咬我我丟誰出門」的表情。

Steve忍下笑意,「我明白了。」

Tony又轉回去工作上:「為甚麼想畫復仇者?」

被問的人不說話了。Steve抓抓頭髮,要他怎麼說呢?自從在戰場上目睹那一幕以來,他就很想把它畫出來。

那時Steve和殺手夫妻在昆式上,他讓CAPTAIN先前往戰場,通過它的眼睛Steve看到Loki將Tony丟出窗外,接著Tony喊了甚麼,跟隨他的Mark VII張開包著他,而IRON化成一團金紅火光裹著Tony,光團越來越大、所到之處留下金光閃閃的軌道,最後他們一同再次從地面直衝天際時,IRON終於顯露出它的真面目、一個與CAPTAIN幾乎一樣高大的靈體、與鋼鐵俠的盔甲造型相似,紅色披風在它背後飛揚,寸步不離Tony,一起肩並肩地與外星人戰鬥。

那是Steve見過最美的戰鬥畫面…不,他們像是在跳一場生命之舞。

就因為這樣Steve急切想畫這樣一張畫,還有大家、他也想一併畫進去。這種想法在住進大樓後變得更加強烈。

「好吧如果你不想說不需要一副這種苦悶表情,」Tony的聲音插進來,Steve眼見IRON正用餘光瞪他。

「我祇是不太清楚該如何解釋,並非不想說,」他也不知道,如果當面讚美Tony和IRON一同戰鬥的場面美得窒息會發生甚麼事。

「那麼猶豫不決不像一個哨兵該有的樣子。」

Steve不意外:「經常有人這麼覺得。說我控制太好,感覺更像個嚮導。」

「讓你困擾?」

「如果真的能控制就好了。」

「哨兵的卓越五感?」

「啊,」Steve點頭,「不光在戰場上,平常如果不注意、也會有些失控。Bucky死後我曾長時間進入PCM,我並不記得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聽說後來找了七八個軍隊的嚮導才讓我冷靜下來。」

「Bucky是你的嚮導?我指曾經。」

「只有表層結合,是他堅持的,」Steve低著頭,「現在想來如果我們作了全結合,我一定會精神崩潰吧。」

Tony沈默著推開眼前的圖像,過一陣子、問:「那是怎樣的感覺?結合。」

「很奇特…像是兩個人的思維連在一起,可以通過心靈進行對話。就像…知道有人在背後無形、無限支持著我,就算失控也相信最後一定會沒事,讓我可以放手,沒有後顧之憂。」

「後來呢?」

「沒有適合的嚮導,」Steve苦笑,「沒有一個可以撐得起超級士兵的混亂精神,只能靠…靠自己了。CAPTAIN提供了有用的幫助,幸好有它。」

Tony沒有追問有關幫助的詳情。Steve想到對方是個沒有結合的嚮導,忍不住問:「你呢?」

「我甚麼?」

「你的哨兵。」

「建議你去看看我在SHIELD的資料,說甚麼來著?」Tony故作思考,「史上最惡最爆衝嚮導?激怒哨兵比安撫要順手得多,除了去註冊測試那我還真沒安撫過哪個哨兵——」他突然停住不說了。

『而汝始終是嚮導。』

意外中的人開口。站在不遠處的CAPTAIN低沉沈穩的聲音在室內迴盪:『有些能力不靠一般標準看出,我曾見他人只為一人成為嚮導,然那人不能安撫其餘哨兵。且,二人為完美配對。』

「完美配對只是傳說,」Tony揮手,「目前沒有確實的證據表明現世紀錄中僅有的數對哨兵嚮導是真的完美配對。」

『既是傳說、便有其理由。無人需知道,雙方可自理解那種感覺,非語言能解釋。』

這是Steve第一次聽說,一直以來對CAPTAIN知識的淵博感到無盡驚嘆:「你是在甚麼時候見過那一對哨兵嚮導的?」

『很遙遠之過去,無歷史紀錄時代。是傳說,亦為真實。』

沈默蔓延開來。顯然他和Tony都無法對CAPTAIN的話作出回應;Steve能感覺CAPTAIN每一句話都是真的、一如過往他一直信任它一般,但目前疑團越滾越大,他說不明白、畢竟他沒有嚮導感知他人內心活動的能力,可這始終困擾著Steve。

『哪天我希望能夠聽到你告訴我真相,』Steve通過內心交談。

『需多些時間、Steve,』他見它的目光留連在Tony和又被主人欺負的IRON身上,『在吾可理解後,吾決不對汝隱瞞。』


-本章完-


所以到頭來IRON還是老被欺負那個,這是唯一跟原設定相同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