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母上來美國,原本已經稀少的寫文時間更是跌成負數。
雖然沒趕上聖誕節,但是好歹趕上2013新年,這也算是夠有意義了(被打)
被龍蝦大肉虐的果然只有同樣是ABO設定的才能治愈(雖然我那篇還是讓Tony生了不是隊長的孩子)(揍死)

預計在五章內完稿。

12、

「你看起來好多了,各種意義上,」相比婚宴上那幅恐怖的神情,Natasha現在的表情可說是相當溫和,「我猜你和Stark說通了?」

「嗯,」Steve點頭,沒有說別的。

Natasha看了他一會,接話:「他很固執,但既然接受了你就是好事。」

「妳知道嗎?關於Tony的。」

「懷疑過,」Natasha意思Steve坐下,「我做臥底的時候聽過一些流言,那時另一個人當事人已經不在,也沒有任何確切證據來證明。但...Stark確實在Stane死後停下風流的行為。我想這說明了很多。」

Stane。這是Steve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這些天他一直徘徊著,自己要不要去搜查這個人,看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會傷害Tony到這地步,那個人又怎麼會捨得傷害Tony。另一邊Steve又不認為自己有這個必要,特別是知道對方已經死了、Tony試圖忘記和逃避那個過去的時候。兩種想法在心中互相鬥爭著。

不。他沒有必要知道。傷害已經在那了。他只要想著怎樣去安撫那些傷口就足夠。

「Thanks、Natasha,我知道自己該做甚麼。」

她拍拍他肩膀以示支持,指了指他手中的物品:「看得出你們已經有一定進展。Stark可不是會隨便把他喜歡的玩具給不喜歡的人。」

Steve把玩著手中的物品。這個物品只有兩三張信用卡疊起來的厚度,比卡片稍微大一些,整個物品為藍色,透明機身,乍一看像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玻璃,可當Steve把手指按在上面超過三秒,機體會讀取他的指紋,整台機器亮起來,顯示出不同的標誌。

StarkPhone最新型號的原型機正握在Steve手中。在Tony堅持下他將Steve那台老古董換成這台先進的機器,並教會對方最常用的功能。

他將StarkPhone翻過來翻過去,心中仍然帶著那份驚訝與驚嘆觀察著這台小小的機器。他知道Tony是這個時代難得的天才,但在看過JARVIS、SHIELD的航母,再到手中這部手機,他都難以想像Tony到底有多聰明,一個人的大腦裡面竟然隱藏了那麼多那麼複雜的知識,不但如此Tony還能將它們運用在一塊,製造出一件又一件驚人作品。

握著StarkPhone,他問Tony關於弧反應堆的原理。Tony給了他一個「你真的能聽懂嗎」的狐惑表情後滔滔不絕地講了一個多小時。老實說,其中的理論Steve再奮發個七十年估計也不會搞懂,他有努力捕捉能夠捕獲的細節,但實際上、Steve更傾向於看著Tony那時的神色,一個科學家、天才、實業家,對知識的理解、科技的創新,最自信的Tony在那個時候完全呈現出來,沒有一絲花花公子的掩飾、也沒有對Dom的猶豫和懼怕。只是Tony。

突然Tony不說話了,直勾勾地盯著Steve。

「我就說你根本沒聽懂。」

要是別的Dom聽見這話鐵定會氣炸。但Steve不一樣。自從他們同居以來的兩個星期,Steve不斷嘗試讓Tony放開自己,他只要將自己的意思、「做你自己也不會受到傷害」、不斷向Tony灌輸。經過頭兩三天過渡期後,Tony確實吸收了這個信息,他不會強推,但不斷試探、試探Steve的底線,Steve知道Tony在努力。他就是要這樣會跟他拌嘴的、真實的Tony。

「科技是你的強項,」Steve回答,「我是美術生,聽不懂是正常的。我要是聽得懂你也要小心了。」

Tony向他皺皺鼻子,哼哼了一聲,見Steve不怒反笑,安心地也跟著微笑了,「就你這老古板,要追上我還早呢。」

「怎麼說呢,或者我也去MIT念一念,搞不好也會讀出個學位來。到時候你就幫幫忙給我補補課吧。」

「Stark教授的課程很貴喔,」MIT還真的請過Tony很多次去學校講課,幾百人的教室座無虛席,連兩旁走道都站滿了學生和教授,「要我補課,去跟我私人助理預約,時間排到甚麼時候就不清楚了,或者等你畢業了還沒輪到你呢,哼哼。」

「那,Stark教授在家的時候,也可以抽點他寶貴的時間來輔導一下Rogers學生吧?」Steve擺出必殺、可憐的狗狗大眼。

「那要看Rogers學生要學些甚麼了,」Tony不假思索地接話,挑眉表示他不吃這套。

一語雙關的句子讓兩人都愣了愣。Tony只是想跟Steve胡鬧一下罷了、沒想過別的意思,這話中的暗示確實會令任何一個成年人聯想到性方面去。

一直以來他們都沒有提起過這個話題。鑒於他們的關係,這個話題不可能永遠被忽視,他不清楚Steve怎麼想的,Tony自己就考慮過好幾次。自己Dom/sub之間的性有不好的回憶,但他也是個人,是人就有慾望。與Pepper短暫的曖昧期中,他們也對彼此產生過這種衝動,但終歸剎住腳步;Pepper太美好,他不想因為自己骯髒的過去玷污了她、這個最親近的人;站在全世界面前承認自己是鋼鐵俠、元素中毒、Hammer工業、鞭狂...自己幾乎被這個新的生活壓得喘不過氣,對性方面的需求也漸漸淡忘。

過去花花公子的名號,其實多半都是Obadiah的意思,他利用自己的身體來達到目的,而自己為的、僅僅是希望自己的Dom能夠稱讚自己罷了。然而Obadiah藉口「公開關係對他們都不利」,對外他們只是工作搭檔,私下卻控制著自己的一舉一動,Tony單純地相信了Obadiah、相信對方是自己的Dom、相信自己只要聽從他每句話就能讓對方高興與驕傲,結果最後才發現、背叛了自己的正是最信任的人。

兩年多的時間,仍然不足夠嗎?

大手纏上自己的。不像自己的那樣顯露皺紋,出生在上一個世紀,卻要比自己年輕。有力不失溫柔,那雙手將自己的兩手緊裹起來,拉到它們主人的面前,吻印在每根手指、每寸肌膚上。這樣的想法也許很誇張,但Tony覺得自己傷感的情緒能被這些蜻蜓點水的吻抽走,Steve對待自己就像供在寶殿上的絕世珍寶、在膜拜自己。

隨著他們同一屋簷下的時間的增加,紅線已經不再變色,但「靈魂伴侶」的聯繫快速地加深,那種感覺Tony很難形容;但他曾經一個人躲在工作室傻傻地看著Steve在健身室打拳的監控錄像,肌肉的線條、揮灑的汗水讓他口乾舌燥;他隨時隨地都感覺得到Steve熾熱的眼神,那種能看穿自己層層遮掩、甚至像不著衣縷般;忙著工作時Steve體貼地將用餐地點轉移工作室,一口一口地喂著Tony(起初怎麼也不肯,但Steve堅持、也贏了),從舌尖蔓延開來的食物味道轉變成一種令人雞皮疙瘩的柔香,Tony突然覺得就這樣一輩子下去也願意。

知道自己在靠近Steve。第一次主動向他的Dom表現出他「需要」的一面,這對Tony是個嶄新的經歷,從前只知道聽從Dom的命令,現在的他有屬於自己的意願。雙臂環著Steve的脖子,Tony希望能夠用行動來告訴他,自己已經在努力、再給多一些時間。

Steve將Tony進一步拉進懷中、順著他的細髮,想起今早和Pepper有關工作進度的談話,想起他和Steve尚未去成的「蜜月」。

「Steve。」/「Tony。」

一同開口,讓他們都愣了一愣,隨即笑了出來。

「你先說,」Steve溺愛的目光幾乎融化了Tony。

Tony將頭枕回他的Dom肩上,動作自然得像是與生俱來般,「我們還沒去過旅行...蜜月。」

「是啊,其實我也在想這個呢。你想去嗎?」Steve手指撓著Tony後腦勺髮尾處的皮膚,癢癢的,但特別舒服。

「你呢?」他又往Steve身上蹭蹭。

「你喜歡的話。」

讓一個Sub做決定,有Dom像你這樣子的嗎?Tony很想這麼說他,但說不出來,只是享受著這種被寵的甜蜜。他細細一聲「嗯」,超級士兵的四倍聽力一定能接收到。

「你想去哪?」

「加州。去我在Malibu的房子,」Tony閉上雙眼。

那個所有一切開始的地方。

-TBC-

Tony根本已經變成貓咪了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