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盾鐵][哨兵嚮導] 超級英雄傳說


《Our paths they did cross, though I cannot say just why.》


「早安、博士。今天是星期五,地面溫度為...」

聽完JARVIS一如往常早晨道安後,Bruce親吻了身邊人的額頭後坐起來,揉了揉鼻梁、戴上眼鏡,並道:「謝謝、早安、JARVIS。」

「Rogers隊長正在廚房準備早餐,請我告知您和Ross博士一同加入。」

「我就去。」

一大清早起來還有人幫忙準備早飯,對於Bruce、這樣的生活完全不是他當初想像的那樣。被SHIELD帶回去飛船時他已有放棄流浪生活的準備,卻沒想到最後變成這樣--和幾個性格古怪(?)的人住在一塊。他們的好隊長將每位成員的健康看作天大的重任,與Clint以及Bruce輪流打理三餐(Clint會做飯而且做得非常好真是超出乎意料外真的);不但這樣,他的愛人、Betty、重新回到自己身邊,光明正大地再也不需要遮遮掩掩。自從喚醒HULK,自己就沒想過能夠再擁有安寧--如果當一個復仇者能算是安寧的話。

聽見HULK在心內抗議著,Bruce笑著安慰綠巨人。他的精神靈體HULK,以免嚇到他人、他一直沒有讓它像其他靈體那般現身大家面前,直到大家都住在一塊並堅持HULK得現身以示公平、Bruce才帶著擔憂地讓它出現在眾人面前,結果HULK一出現就跟每一個靈體立即混熟了。看著幾個靈體猶如老朋友般相處,Bruce不僅感到安心,Tony拍拍他肩膀表示『我說得沒錯吧』。

知道Betty總會多花點時間準備,Bruce先到餐廳和大家集合。今天菜單是蛋餅、也是Steve很拿手的一道,他總會按照每個人的喜好調味,把每個人的口味都照顧到了,甚至是挑剔無比的Tony、吃過那麼一回後總儘量趕早餐;儘量已經是他能夠做到最好的了,畢竟就算他不再是CEO、Tony仍是SI的首席工程師,每天為那些高科技埋頭苦幹甚麼的。

幾個靈體在客廳處有說有笑,IRON和鷹隼外形的HAWK各坐、站在沙發靠背上,HULK在它倆旁,CAPTAIN和WIDOW面對其它三個靈體而坐。除去忙碌中的Steve,Natasha和Clint已經在開動早餐了。Bruce隨便坐下,香噴噴熱騰騰的蛋餅便出現眼前。

「時間剛剛好,」他們的隊長微笑,「早安。」

「謝謝,」要說整個團隊中哪位最受Bruce尊敬的話,那一定是Steve,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對話仍牢記在他心裡,一切以任務為重、尊重著每個人,即使Bruce在飛船實驗室上失去冷靜講話時Steve仍然用認真的目光--將他看作「人類」的認真的眼神、毫無畏懼,這也是後來戰鬥中HULK願意聽從隊長的原因,一個接受了他和HULK的領導者、值得他們為之服從。當然,如果要說私底下最喜歡的話,那必定是大膽的Tony無疑。

雖然Steve跟Tony剛開始鬧著不和,但後來似乎是友好起來了。Bruce有這麼一種感覺,這個團隊的領導人不光是隊長一個;美國隊長和鋼鐵俠缺一不可。

但心思細膩的Bruce注意到,好不容易好起來的兩人之間...好吧、是Tony那邊,那個天才的反應有些反常;好幾次他和Bruce兩人一起工作,當Tony必須上樓時他總會問JARVIS有關Steve的去處,如果隊長在樓上Tony總會避免離開工作室;但有時候,應該說變得經常了,Steve會帶著餐點給忙碌的兩人,那時的Tony看起來想避開隊長、可又會乖乖吃飯或者與對方聊天。這一切看在Bruce眼裡,腦中閃過無數個答案,但沒有一個有足夠好的證據來支撐著。

作為除JARVIS外與他相處時間最長的人,有一點很確定是,Tony的休息非常不好,他自己當然不說甚麼、JARVIS也不會告知,但Tony眼下的黑眼圈並沒有消退的狀況;作為一個沒有哨兵的嚮導,這不是一個好的現象,他曾目睹Betty經過那種被太多外來信息侵襲的痛苦。

雖然這聽起來有些瘋狂,Bruce曾告訴Betty、要是Steve和Tony能夠建立精神表層結合的話會是件好事,至少在找到更適合的人選前雙方有一個精神後盾。Steve私下與Bruce談過CAPTAIN屬性的事、也提起過自己與Bucky和CAPTAIN的表層結合;對於CAPTAIN是嚮導,Bruce不感到意外,畢竟自己的靈體就是跟自己相反的哨兵。

就他自己所知(以及通過JARVIS儲存資料所示),一般靈體是沒有屬性的,目前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哨兵或嚮導提出自己靈體有屬性這一點,但他們復仇者--除去Thor--哨兵的WIDOW和HULK、嚮導的HAWK和CAPTAIN,顯然是特例;如果Tony的IRON也有屬性的話,Bruce認為他們五個人被選作復仇者的原因就充滿了各種未知的疑問。曾經懷疑過SHIELD在背後隱藏了甚麼未知的信息,但JARVIS確認SHIELD對此的了解也寥寥無幾(他們的AI管家已經黑進去無數次了也沒有找到相關資料),盡管如此、這裡依舊有太多的巧合。

有機會得問問Tony有關IRON的屬性,要真有的話...好了,Bruce也不清楚要怎麼走下一步,或者只是他想太多。看著身邊的愛人和...家人們,他只希望不會有大事發生。

Bruce注意到隊長不時望著門口,馬上知道對方想的是甚麼,抬頭問:「JARVIS,Tony還在工作室嗎?」

「是的、博士。」

「多久了?」

「從昨天下午開始。」

「那就等於將近二十個小時沒有吃飯了,」Bruce這麼說著、眼光瞄向隔壁的Steve,看著對方已經拿起咖啡和早餐起身。

「我下去一趟。」

餐桌的四人目送高大身影的離開,沈默一會,Clint開口:「這,還不算是追求嗎?」

「我認為目前隊長還沒有這個自覺,」Natasha淡定喝茶。

「太神奇了,我還以為會是反過來的狀況。」

「你觀察課白上,」她歎氣,「多看看Tony注視隊長的眼神。」

「嗯哼...確定不光是未結合哨兵嚮導之間的吸引力?」

「隊長以前的嚮導是Bucky、但他喜歡的人是Peggy Carter;隊長原話是Bucky只是想幫他,兩人之間也只是很好的朋友關係,所以才只有表層結合。Tony呢,自從他能力蘇醒後曾有一兩個合適的哨兵人選有意與他結合,當然他是拒絕了。這可證明他們不是光看吸引力,屬於非常理智的類型。等隊長發現自己有這個心的時候我相信他會追得更加猛烈些、現在更傾向是萌芽期。」

Natasha說得頭頭是道,不愧是高級間諜、觀察力一流,讓眾人無可反駁。

「但Tony有顧慮,」Bruce補充一句。

女間諜看進他眼底,嘴角輕輕一翹:「很精確、博士。」

「他在躲著隊長,但又不能拒絕對方靠近。」

「是知道自己喜歡了隊長又覺得自己不夠好配不上對方吧,」Clint無心插話、瞬間被其他三個人盯著看,「怎了?」

Natasha揉揉他的頭髮:「進步了。」

「嘿!我是沒妳厲害但這不表示我看不出!」

大家笑過後Betty提問:「Nat、Clint,說說你們的故事吧,甚麼時候有這種能力、甚麼時候遇到對方。」

「我從很小時候就有了,」Clint指指自己眼睛,「當我發現我能夠看清很遠處的時候、HAWK也出現在我身邊。當時它還只是鷹隼外表、就現在這麼大,」他比了比、大概就兩只手掌連起來那麼大,「進入SHIELD、通過很多訓練終於得到Hawkeye這個名稱,它居然突然變成人形還跟我講話,它說甚麼不久後我會遇上我的哨兵。果真幾天后被派去出一個重要任務,」說罷凝視緊貼身邊的Natasha,「暗殺大名鼎鼎的Black Widow。」

Natasha回應他情深款款的目光,「WIDOW在我開始當間諜的時候就覺醒。她一直與我對話、但隱藏著自己,直到對上Clint和HAWK,WIDOW才第一次露出真面目。那是一種感覺,很難解釋,但自己清楚眼前這個人是自己的另一半。」

「我也問過HAWK為甚麼會知道將要遇上自己哨兵,它居然跟我說那是直覺、沒有別的。Well,基本後來的發展就如你們知道的,」Clint親暱摟住Natasha,「我帶我的哨兵回SHIELD,還鬧起一陣風波、甚至連Council都介入了,」他忍不住翻一白眼、對Council的不滿自從他們下令對曼哈頓投擲核彈後上升到一個更高的層次,「但SHIELD沒辦法拒絕一對八級的哨兵嚮導的結合,所以、皆大歡喜。」

兩人之間的氣氛和默契好極了,看得Bruce和Betty也心暖暖的。不遠處,恢復本體的HAWK也摟著WIDOW面向落地窗外,二人世界之間不能融入第三個人。HULK回到Bruce內心,剩下CAPTAIN和IRON兩個。

與IRON在SHIELD航母上有關美國隊長的發言不同的是,它和CAPTAIN相處意外的和睦。幾個靈體中,只有IRON和HAWK有其他形態,HAWK經常隨意改變外形、要麼是鷹隼要麼是現在的人形,IRON除了得到Tony的命令外總是保持著90mm的大小,飄於半空與CAPTAIN平視,兩個靈體不知道在說些甚麼,但看來對話應該是愉快的。

這時Steve走進餐廳,手中端著空盤子和咖啡杯。幾個人的目光跟隨著他們的隊長,直到目標人物不得不在大家關懷的眼神下回頭,問:「有事嗎?」

「被趕出來了?」Clint向來直言不諱。

「喔、不,Tony說好吃、就給他多拿些,」將還熱騰騰的鹹味蛋餅盛進盤子,Steve還放了幾顆葡萄和草莓、並且再倒滿咖啡。

「他那沒有煮咖啡?」Betty好奇。

「都涼了,我沒讓他喝,」說罷Steve一副愉快的表情跟眾人道別,離開大家的視線範圍。

幾個人面面相覷了幾秒,Clint將臉埋進雙掌,「救命,他們趕快結婚吧。我都快被閃瞎了。」

Natasha繼續淡定喝茶,安慰似地拍拍她嚮導的背。

Bruce餘光所及處,那個金紅色的小不點欲追隨Steve的腳步,CAPTAIN叫住它、不知道交談了甚麼,但看起來IRON並不同意,小小的身影轉身而去。高大的靈體突然伸手想拉住它。

IRON像精靈一般穿過了CAPTAIN的手掌。後者一動不動,眼睜睜看著它離去。

Bruce不知道該如何解讀這一幕。其他人似乎沒有注意到,除了Natasha。她和他很迅速地交換了一個眼神,但一個字也沒說。在心中,他聽見HULK發出低鳴,像是要訴說著甚麼。


-本章完-

本章題目「Our paths they did cross, though I cannot say just why」為《Final Fantasy IX》主題曲《Melodies of Life》英文版的歌詞。

有些懷念錘哥,但是他不能那麼早就回來呢。期待他回歸的那一天。

趁著還可以的時候拼命撒糖,到後面就...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