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ce for a Broken Heart

盾鐵,Dom/sub,AU

 

14、

四月,是國內各學校期待已久的春假時節。雖然政府規定了每個學校有不同的春假時間、以免造成到處人滿為患的狀況,即便如此、星期五的迪士尼仍然人山人海。這對一出門就是貴賓待遇的Tony是個千年一次難得遇上的特殊經歷。

從酒店到樂園只有幾步路路程,悠哉著賴床起床、吃早飯、漫步至大門,也不過是十點一刻而已,這時大門已是大排長龍,不過Steve買的是VIP票,從另外一扇門進去、省下些時間。兩人今天穿得也極為簡單,休閒褲、牛仔褲、T-shirt、襯衫,Tony還戴了帽子以及墨鏡、免得他人認出來,倒不是他怕給人看到,只是不想被打擾罷了。

一直以為童話世界樂園的人群基本是小孩子和家長,兩個大男人發現其中還有許許多多的情侶、拉著手悠閒逛街,迪士尼可不光是遊樂場,它有一整條購物街,搭配著童話世界中的建築,讓許多的人、大人或小孩、都流連忘返。

即便來之前已經惡補完錯過的動畫、故事,也相對做好了心理準備,但一看到卡通人物站在路旁讓遊客拍照,Steve歡呼雀躍地掏出相機:「拍照去!」

「咦?!」Tony被對方拖到米奇和米妮之間,有位好心路人很樂意地幫他們拍了張合照,Tony忍不住吐槽身邊這個大齡兒童,「先生你幾歲啊?還特別喜歡米老鼠?」美國隊長搭上米老鼠耳朵?天哪,他突然懷念起Coulson來了——真想看看那位七級探員的表情。

可他也竟然笑逐顔開,僅因為看見如此眉歡眼笑的Steve、擁有天使般笑容的甜心。見他們快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Tony趕緊拉Steve離開。不想讓別人瞧見這麼耀眼的人;他是我的、Tony悄悄對周圍向他們行注目禮的人吐了吐舌頭。

「小時候只能在電視上看見這些角色,一覺醒來就能現場感受這個幻想世界,」Steve邊走邊感嘆,還不忘將風景拍下來,「造型也和四十年代的相差很遠,要說的話、現在的米奇更有親切感吧。」

「迪士尼的宗旨是『世上最快樂的地方』,面向全球遊客,當然代表角色的形象也要改變來迎合世界,」Tony接過Steve給買的冰黑咖啡、在此之前不得不咬了兩口餅乾,「不、Steve,我不需要再吃啦。」

「那我收走咖啡了,」另一個男人說著作勢要把杯子拿回去。

「不要!你不能這樣對我!」Tony哀叫著邊躲開對方的手,「你不能分開我和咖啡!我明明都將份量降下來了!」

「你兩個小時前才喝了兩杯,」Steve扶額,好吧、看著Tony對冰咖啡雙眼發亮、他一下沒忍住買了,他就是沒辦法拒絕Tony那雙眼睛,現在只得拿出點威嚴來,「你答應的,咖啡、餅乾。不能空腹。」

為了許久沒有親熱的冰咖啡,Tony只好張嘴讓Steve放塊餅乾,嚼著其實非常美味的奶油餅乾,億萬富翁不禁默默為腰圍默哀,怨氣滿滿地瞪著美國隊長那個羨慕死全世界的腹肌。

「你平常都吃那麼少,」Steve想起第一次看對方吃飯的飯量,少得可憐不說、還三餐不定時,從此以後他每天準點把人抓出實驗室,要麼把餐點帶進去,監督Tony吃完,後來Steve摸清了Tony一餐食量並不大,就用少量多餐的方法照顧著他,看看現在、Steve很滿意現狀,Tony的臉色可是好多了。

「你有四倍新陳代謝當然可以吃個不停,我可沒打血清,」言下之意、我會長胖。

「瘦骨如柴哪裡好。長點肉抱著軟綿綿又舒服...」話才說完Steve立刻發現Tony雙目不能瞪得再大,殊不知他們正身處購物街廣場上、人流最多的地方、公然放閃,而他們似乎又成了周圍人們的焦點。二話不說他倆心有靈犀快步離去,直衝進一家小店。

兩人一言不發逛著,直到Tony看見一件物品。他看了幾秒,起了抓弄他人之心,偷偷拿著去付錢後裝沒事地走到Steve身後,用他可以做到的最快速將那件物品戴在對方頭上。

「你放了什麼--」

「敢拿下來我一天都不理你。」

鏡子中金髮高大的男人頭上頂著一對...毛茸茸的...熊耳朵,Steve馬上知道那是小熊維尼的頭箍。他想著要反抗,但看著Tony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還笑得合不攏嘴,竟不捨得移開視線,還好好站著讓Tony用手機拍了張照片。哦拜託,他可不會就此罷休,出門前趕緊拿了條貓尾巴,找個人少的地方一把摟過Tony、將尾巴扣在他牛仔褲身後褲頭位置。

「喂你--」

「我的貓咪(My Kitty),」緊緊抱著他不放,Steve的吻深深印在Tony額頭上。

這實在是太傻了;兩個男人手牽手,一個戴著熊耳頭箍,一個掛著貓尾巴,走在這個名為「世界上最快樂的地方」的大街上,此時他們覺得除了彼此身邊、沒有其他更想去的地方了。人們對他們投來好奇的目光、但並無惡意,還有小孩子指著Steve的熊耳、拉扯Tony的尾巴,和其他遊客一起排隊,有些人認出他們來、與他們合照、他們拜託對方不要將照片外傳、只為享受一個只屬於他們的假期,不是美國隊長也不是鋼鐵俠,不是Dom和Sub,只是一對伴侶,只是Steve和Tony。

晚上九點是迪士尼例行的煙花表演。兩人好不容易從玩了五六次的Starcade那出來時表演已經開始,一束束耀眼的光線從迪士尼城堡四周直沖天際、炸開,金色、綠色、紅色、藍色...有的像萬壽菊欣然怒放,有的像流星划過夜空...整片天空如天女散花般絢麗奪目。

雙手從身後握緊自己的、環上腰際,右手--有紅線的那邊--十根手指交纏在一塊,Steve的呼吸就在Tony耳邊、說著他昨晚沒有說出來的話:「對我、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新的。從冰中醒來我一無所有,親人、朋友...甚至連美國隊長這個稱號也只是一個面具。屬於Steve Rogers的還有甚麼呢?和你建立靈魂的結合後我突然有了不一樣的人生意義。我們是結合的一對,你是我的、我是你的,不會被分開的伴侶。是的、我一直希望有一個Sub,但我更想要的是一個能夠彼此尊重、平等的伴侶關係。而你就在這裡、Tony,我等待了那麼長久的時間終於等到的你,就像我沉入冰中為的是能夠與你相遇。」

「誰讓你說這些的...」不對、Tony真正想說的是,Steve明明已經做到了、已經證明給自己看了、為甚麼還要說出來。接受認真的表白從不是Tony擅長的領域,可他也清楚確定了一件事。

「Tony--」

「閉嘴。」

左手一把將他的頭拉低,Tony準確捕捉到對方的唇。Steve立即反應過來,閒著的手按著Tony後腦令他更加壓向自己,舌頭強行撬開、濕潤著有些乾燥的脣瓣,貪婪吮吸著那股獨有的氣味--咖啡、甜圈、鋼鐵、古龍水...和自己一樣都是男性的味道,卻沒有一絲不適合。加深兩手相握的力道、緊緊不放,生怕有人會搶走眼前的人;急需佔有,唇舌的來往、耳邊的呼吸聲越來越粗重,臉色越發紅潤,依依不捨地離開、讓雙方都有機會喘氣。

「Steve,」頭往後靠在他肩窩處,棕色眼眸沒有離開過那對嬰兒藍,「我相信你。」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