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 run from you, I just run back to you.》

beta:小衛


與Bruce聯手的工作終於進入最後階段。雖然專注於眼前的試驗,但天才就是天才,Tony還是能夠分點心。他今天給自己悄悄訂了一個目標。

一大早Steve被叫去SHIELD總部。詳細內容Tony難得沒有讓JARVIS駭進去主機偷看,不過就因為這樣讓他有機會去關心一件他關注了很久的事。

此時的IRON照慣例躺在咖啡中,沒有跟Tony或Bruce聊天。

記得第一次喚醒小傢伙的時候它就是這個模樣,小小的、飄在自己和Yinsen面前,禮貌地自我介紹:『你好,我是你的精神靈體、IRON,請多多指教。』當然,活了一輩子都是個「MUTE」的Tony,在Yinsen解釋一番後他才接受自己是個嚮導的事實。

然而作為一個未結合的嚮導的副作用很快暴露出來。首先是訊息的整理。成為嚮導後,週遭所有人的思緒便毫無攔阻地闖進Tony的意識中,不管何時腦子裡總有不屬於自己的意識嗡嗡作聲。這種類似於信息過載的感覺總讓Tony相當難受。一開始Tony還不能控制來源,頭痛地快要爆炸。直到他學會了將信息根據來源者分類放進一個個「文件夾」,像是在大腦裡利用電腦進行資訊分類的這個技能之後,狀況才好了一些。

再者,是那個夢境。

Tony不知道那個夢境從哪裡來。但是它很真實,真實到最後他都認為那是自己的過去、現在、未來;自己因為某種原因,親身經歷著那個夢境,一遍又一遍,獨自佇立於破碎的肢體中央、血、盾牌碎片散落腳邊...

他從不相信鬼神之說,但世界在他的嚮導能力甦醒後徹底顛覆了,哨兵、嚮導、靈體、結合......甚至有時候他還能感知他人的心聲。一開始他還覺得新鮮,當他真正開始適應這種能力時已經是三個月後,也正是Obadiah終於露出他真面目的那一刻。在與他對抗的過程中,Tony看進了對方的內心,Obie的不甘、野心、陰謀、決定,全部呈現在他腦海中。

無知是福。Tony事後對Pepper這麼說。Pepper只是無奈而同情地擁抱著他。從那時起Tony決定封閉這種能力;除了去註冊嚮導時張開過自己的精神去安撫一個來勢洶洶的哨兵外,他憑著意志力關閉了精神,非到關鍵時刻,絕不動用嚮導的能力。

不使用嚮導能力,也就不能主動與其他哨兵或嚮導心靈溝通,更別說與哨兵結合。

在註冊紀錄上,自己是被定為「上級」的嚮導。對外公開的哨兵嚮導等級沒有很複雜,分為基本、中層、上級,註冊部門的人雖說他的等級很高、但高到什麼程度他們並沒有解釋。他們也告誡過他最好趕快找一位哨兵進行精神結合。

而一般的哨兵嚮導結合關係中,通常是哨兵向有興趣的嚮導發出信號,一旦嚮導有意與哨兵結合,他們會在哨兵身上留下「Imprint」——一種哨兵嚮導之間的特殊印記;之後,哨兵也會在那位嚮導身上留下Imprint,藉此對他人宣示所有權。這時,只要雙方都對彼此展開精神就能進行結合。

IRON,Tony的精神靈體、也是一位哨兵。它曾經很明確地向Tony提出進行表層結合的要求,但他不願意。IRON不是不擔心他,它只是怎麼說不過他、無論多少次提醒Tony有關他的意志力的極限,也許和哨兵結合了就能將噩夢擋在精神護盾之外、諸如此類。

Tony注視著杯子中的IRON。它小小的左手背上,有一條細線從中指一直延伸到肩頭位置,這和IRON的整體色完全不合、但又那麼的...「適合」。從小傢伙出現開始,那根線一直是接近黑色的暗藍,看著格格不入,Tony百思不得其解,不過IRON也從來沒有提起任何和這條線有關的事情,他也就放著沒去理會。但是,在Tony飛去德國的途中,在他頭盔HUD中第一次顯示活生生的美國隊長和他的精神靈體那一刻,他親眼目睹飛在身邊的IRON,那根線從指尖開始,像是被注入生命力一般呈現出美麗的冰藍色。

最詫異的是,事後Tony問起IRON,它竟然疑惑地搖搖頭說它甚麼都不知道,還反問『這不是一直都在我身上嗎』。這將Tony陷入了一個謎團之中。這個謎團在他幾次捕捉到CAPTAIN的眼神後越滾越大了。一開始他以為CAPTAIN在觀察每個人、每個靈體,然而後來他發現它真正在觀察的是自己和IRON。時間一久,Tony不得不認為那位老者靈體的眼睛顏色和IRON手臂上那條線有著如此相似的色澤。

Bruce與他談過這些問題,關於Bruce的疑問、Tony的疑問,有很多地方兩人都不謀而合。然而在連JARVIS和SHIELD都掌握不到任何資料的情況下,他倆只有多加留意身邊的變化。假如兩人的推測沒有錯誤,CAPTAIN對IRON很在意;就像Steve對Tony那樣--說到後者時Tony沒好氣地掃了忍笑中的Bruce一眼。而IRON身上的那根線也有很大機率與CAPTAIN有關。

那麼,IRON對CAPTAIN呢?Tony不禁這樣想。小傢伙可是當著很多人的面說過不喜歡Steve的。他又看了一眼舒服得嘆氣的IRON。此時手機嗶了一聲,這引起了Tony和Bruce的注意。

『在忙?』是來自Steve的短信。Tony眼角瞄到Bruce的嘴角又往上翹了。

『和Bruce合作的項目。測試階段。Fury肯放你走了?』Tony很快回了,放下手機繼續忙他的,反正Steve總要花個幾分鐘才打得出一句話,隨後伸手指著Bruce,「你,收起那個詭異的笑容。」

Bruce攤手,「我的笑怎麼了??」

「裝什麼無辜?」Tony經過他還用筆戳了他的腰兩下,另一位科學家誇張地縮著腰嗷叫一聲。

「所以Steve說什麼了嗎?」Bruce推推眼鏡。

「誰告訴你那是Steve?」

「拜託,跟你熟得用手機聯絡的只有幾個人,他們基本上要麼通過JARVIS要麼直接打電話。只有Steve才給你發短信,因為他說要練習使用短信。」

Tony叉著腰盯著Bruce,剛要開口,短信又進來了,他立即抄起手機,忽視Bruce聳肩的姿勢,『熏牛肉可以嗎?博士呢?』

「如果他問我要吃甚麼,告訴他我要火雞肉三明治,不要生洋蔥,」Bruce頭也不擡地說。

「你怎麼可能會知道、」JARVIS貼心地為Tony顯示出時間,『11:47 am』,喔,好吧,午飯時間,健康準時的美國隊長。Tony揉揉太陽穴,回覆了短信,看著對方很快地回了個『OK』,嘴角禁不住上揚。

「Tony,你看,我們大家都知道,所以你不用隱瞞什麼。」

「我什麼時候隱瞞什麼了?」

「Steve啊,這裡誰都知道你倆關係很好。」

「他跟誰的關係都好,幹嘛要特指我呢。」

「喔,他對你可特別好。你工作的時候他最常往這跑了,關照你飲食,經常跟你聊天,最常跟你發短信,也最喜歡畫你。」

「哪有?他之前還說要畫復仇者的油畫。」

「那你得看看那本Tony Stark專屬素描本了。」

「......實在太可怕了他居然還有關我專屬的素描本?我們說的是那個美國道德規範的超級士兵Steve Rogers,而不是甚麼偷偷迷戀花花公子Tony Stark的變態?不,Bruce,你別哄我,那不是真的,那絕對不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

「那你也不能不承認他是挺喜歡你的啊,喔,別說甚麼這是哨兵嚮導之間的吸引力,這點Natasha已經反駁過了,不用謝。」

「這太荒謬了。就他的條件可以找到更好的嚮導,我只不過是剛好跟他共事、住在一起的人,你們也不是不知道SHIELD對我的評價,總之我不是個合格的嚮導。」

「就沖你這句,」Bruce溫和反駁:「你因為Steve開始在意別人的看法了。拜託,你知道你從來就不在意別人對你的評價,除了那關係到你很在意的人時。」

「別說得好像你們很了解我似的,」Tony不滿地丟出一句。

「Tony,你很好。我們都知道你心底是個多好的人。你不需要覺得不配。你知道Steve喜歡你,而我們都覺得你也有類似的心情。就這麼簡單。雙方一樣是對感情認真的人,就得了。趕緊在Steve身上留下Imprint,你知道的,嚮導是關係中的決定方,一旦你決定了他才能對你留下他的Imprint--」

「Bruce,」Tony打斷對方,「不不不,你們都不懂--」

『很抱歉打擾你們的對話,』JARVIS插話:『Rogers隊長請求進入。』面對玻璃門的Bruce看了門外的人一眼,轉而對上Tony的眼睛。Tony背對著門口,因為沉思而沒有馬上轉過來。

『推開他。』有一個聲音在他心中說。
『走過去但是別讓他進來。』另一個聲音說。
『對他說你們只是朋友。』第三個聲音說。
『告訴他你沒有興趣。』第四個聲音。
『要他去找其他嚮導。』第五個聲音說。
『說你不喜歡他。』第六個聲音說。

就這樣吧。Tony決定將這些都對Steve說,從此一刀兩斷,當最普通的朋友,維持最簡單的同事關係。

『請汝看看IRON。』第七個聲音卻在此時冒了出來。

Tony猛然回神。那聲音是從他身後傳來的,而他知道那個聲音的主人是誰。於是Tony扭過頭去尋找自己的靈體,驚訝地發現IRON早已離開杯子,穿過玻璃門,飄在CAPTAIN面前,似乎在與對方對話。Steve則在一旁,很輕地笑看兩個靈體。

『汝能告訴吾,汝之疑慮嗎?』

『我沒甚麼好說的,』即使用意志力將精神關閉起來,Tony也不能阻止另外一個嚮導主動與他進行精神交談,將關閉精神的意志力加固後,他揮揮手:「JARVIS,開門。」

Steve走進來將手中大包小包放在他們眼前的桌子上,小心避開那些重要的儀器。IRON和CAPTAIN轉到另一邊聊天去了,Bruce一邊喊餓一邊拆開包裝,咬了一口三明治才轉身去沖茶。Steve將熏牛肉三明治的包裝拆開上面部分,翻下來,才遞給Tony,又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個裝了少量冰塊的杯子,另一手拉開鋁罐可樂的拉環,給他倒了一杯。

Tony從不挑食,但莫名的對享用不同料理時的飲品極端挑剔,哪樣食物只能配哪種飲料,可說是五花八門。但Steve從來沒搞錯過,他只要Tony提過一次就能記住。而可樂少冰,是Tony食用三明治或漢堡的唯一選用飲料。

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可樂,一臉舒服地大呼一口氣,Steve笑著再給他添滿。三個大人圍在一塊閒聊著,但期間Tony又分心到別的地方去了。

IRON不喜歡Steve,但它喜歡和CAPTAIN在一塊,這已經是無可爭議的事實。如果自己拒絕Steve,維持到最基本的關係,那IRON也不能再與對方的靈體有超過主人們關係的友誼,這是哨兵嚮導這個圈子之中不成文的規定。無論他們的靈體有多特殊,靈體依然是受到主人控制,假如Tony作出那樣的決定,IRON就不能像現在這樣,自由自在,甚至手舞足蹈地,和CAPTAIN一起遠離他和Steve,留在角落愉快地交流。

IRON從未對任何一個哨兵的靈體表示出這麼強烈的興趣。對於過去遇到過的那兩個合適的哨兵人選,Tony曾有過與其結合的想法。但當他看見IRON對著對方靈體時黯然失色的眼睛,它表露出來的無奈讓Tony立刻拒絕了結合。看到如今它對CAPTAIN的態度,Tony無法狠心親手奪去那種快樂。

既然和其他哨兵結合已經不在考慮之中,而IRON接受CAPTAIN,那麼只要Tony接受Steve。像Bruce說的,這很簡單,Tony踏出他的下一步,這一切就完成了。

他凝視與Bruce交談中的Steve。至今他依然清晰記得那場大戰中他失去意識後,一睜開眼看見的是那雙嬰兒藍的眼睛,和對方發自內心的笑容。從那時起,Steve已經走進了Tony的心裡。

但那個噩夢卻沒有因此終止。反而更加清晰駭人了。

在意一個人,想與他結合的同時,卻只看見他碎裂、染血的盾牌握在自己手中。一次又一次的,似乎在訴說,自己就是那個凶手。

命運女神開的是哪國玩笑?


-本章完-


作者記:
感謝小衛的beta,各種認真不解釋啊啊啊!
到此為止,這是我寫得最痛苦(各種意義上)的一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