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his love’s done to me, I can’t get free.》

各位情人節快樂!!

beta:小衛



『Undetermined』

顯示屏上鮮紅的英文單詞觸目驚心。Steve在醫生的注視之下盯著那個字看了半天,才認命似地垂下頭,來回揉著鼻樑。

「Fury局長需要和你談一談,」醫生的語氣中帶著些無奈。

Steve禮貌地向醫生道謝,心事重重地朝Fury辦公室走去。這是第四次測試了,但顯然Steve依舊沒有通過。

「你清楚這代表什麼。」Fury看看報告,開門見山地切入談話主題。

與外界熟知的哨兵嚮導能力等級區分法不同,SHIELD有屬於他們自己的一套標準。共分為九個等級。『一』是能力最薄弱的,相對來說,『九』則是最強的。專門處理哨兵嚮導事件的探員等級最少要達到六級。而Natasha和Clint的等級原本就已被劃分在七級,當兩人精神結合後則同時上升到八級,因而成為目前SHIELD最高級的一對哨兵嚮導。

儘管Steve和CAPTAIN已進行表層結合,但是從他解凍之後到現在,歷經了四次的測試,仍然無法判斷他的等級。作為一個哨兵,測不出等級,意味著他的五感過於敏感,易受外界影響,在沒有結合的狀況下,精神容易因為接收環境中過多的訊息而不穩定,嚴重時甚至會失去意識。這樣的哨兵往往被列為需要嚴格監控的對象,因為他們隨時有進入「原始戰鬥狀態」(Primitive Combat Mode,簡稱「PCM」)的可能性,而進入PCM的哨兵是相當危險的存在。

Steve比誰都瞭解自己的狀況。依靠CAPTAIN並不是解決方法。他需要一個人類的嚮導。

「我相信你了解自己的處境,」特務之王不是白當的,Steve的過去和現在,Fury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無論過去發生過什麼,重要的是現在。而且已經不能再等了。如果你選中的嚮導不回應你,你必須馬上尋找下一個。」

「我明白,長官,」Steve立即回答。

Fury知道多說也沒用了,向對方點一下頭表示會面時間結束。此時敲門聲響起。

「打擾了,局長,」走進來的是一名女探員。Steve與她擦身而過,不經意看了她一眼,隨即像被電到一般停在原地,猛然轉身。那位女探員似乎感覺到他的視線,也回身望向他。如果不是Steve親眼見過這個時代的Peggy,他會以為自己又回到了四十年代。

Fury適時為他介紹:「這位是Sharon Carter,代號Agent 13,七級嚮導,擅長處理哨兵嚮導相關事務,」他頓一頓,又說:「也是Margaret Carter的孫姪女。」

Sharon和Peggy有著幾乎一模一樣的外貌和身型。但相比起Peggy的短捲髮,Sharon有著一頭秀麗的金色直髮。她比Steve快半秒伸出手,握手的力道證明了她的自信,「很高興終於見到你,Rogers隊長。」

「很高興認識妳,女士,」Steve回答道。不僅是外貌與身型,連講話的語氣,也讓Steve想起了Peggy。他忘記自己是如何走出辦公室的,只記得離開前又看了Sharon一眼,對方好像有心有靈犀一般向他點頭微笑。

離開SHIELD總部大樓再次走進紐約街頭。其實一直到現在,Steve還是不太適應這個新的世界。雖然在冰中沉睡時,能夠自由活動的CAPTAIN還是會告訴Steve關於世界的潮流變化。然而等他真正看見這個世界時,他還是迷失了:街道寬廣,車輛如梭,大樓如林,燈火輝煌,霓虹閃爍。他漫步在紐約街頭,目光落在每座大樓、每塊玻璃、每個人身上,Steve曾一度以為這是夢。因為他不記得電話是隨便街上小攤都可以買到的;他不記得車輛有那麼多各種各樣的顏色,他更不記得當年的紐約街頭,有哪一棟摟能蓋得如此高大。Steve坐在地鐵中,環顧四週,每個人手中不是把玩著手機,便是擺弄著一塊平板的機器,只有他一個人、惴惴不安、目光不知該放在哪,孤零零坐著,無所適從。

這是個色彩斑斕的二十一世紀,而他只是個陳舊褪色的過氣人物。

A man out of time。

『Steve,別將自己拖入漩渦之中。』這種時候,隱藏在內心的CAPTAIN總是這樣告誡著他,將他從沼澤邊緣拉回來。Steve和CAPTAIN都知道的,在現代甦醒這個事實,讓原本已經超越其他哨兵的五感更加不穩定。

他需要嚮導。
不,他不需要。
需要的,嚮導對他太重要了。
不行,別忘了發生過什麼。
即使如此,嚮導還是必要的。
即使如此,有人能夠負擔得起一個超級士兵的卓越五感嗎?

『CAP,如果我沒找到適合的嚮導,會發生什麼?』

『肉體存活,精神死去。』

精確而簡短的形容讓Steve想起哪次復仇者們一起看的電視劇;裡面的喪屍就像CAPTAIN形容的。一想到自己變成那副模樣,他的隊友得打破他的腦袋……

『此外,汝之行動將推至身體極限,比一般哨兵快速多倍。復仇者中能在身體上壓制汝的、或唯有HULK與雷神,然盾牌為汝提供最強之防禦,欲壓制汝、實非易事。』

『......』Steve深深呼吸一口氣:『但是嚮導卻能夠從精神上壓制?你不覺得在他們成功之前,我已經傷害到他們了嗎?』

『汝不會。過去已是過去。並,汝未傷害到Bucky。』

是的,他沒有傷害Bucky。但是他傷害過其他的嚮導,不是嗎?Steve雖然不記得細節,但他知道有。

『Steve,電話。』經過CAPTAIN的提醒Steve才察覺口袋中的震動的物品。鮮少人會打電話給他。但當Steve看見手機上顯示的名字,皺起的眉頭緩緩鬆開。

他輕輕地按開通話鍵,將手機靠近耳邊,熟悉聲音便自電話那頭傳來:『老人家就是老人家,接個電話都要慢半拍。Fury又對你那個四十年代的古董腦瓜做什麼試驗啦?告訴那只獨眼龍少給我們添亂!還有,Phil那筆帳老子還沒跟他算完!叫他趕快把Phil叫回來!記得帶上Pepper!我要我的小辣椒趕快回來!老子不幹了!我不要再坐在這個辦公室簽字!我要回去實驗室!!』

噗嗤一聲,Steve不顧路人的目光笑了起來,之前陰沈的心情一掃而光。有時候他也覺得Tony更像個哨兵,畢竟Steve從來沒有見過哪個嚮導能這樣噼哩啪啦不喘一口氣地講一大段話。紐約大戰後Fury才告知大家Coulson並沒有死,其他人的反應不說,Tony是氣得丟了幾只病毒去SHIELD的主機。最有趣的還是當他知道Coulson和Pepper開始交往的時候,他的臉色都快發青了,用他的話來說,這一對可有『統治美國無壓力』的能耐。說是這麼說,知道Fury特例給Coulson放假時,Tony半小時內就將兩人份的機票和旅遊套餐放在Coulson和Pepper面前。所以他現在被困在辦公室裡,其實有一半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Tony、Tony,」Steve好笑地安慰著對方,「工作還有很多嗎?」

『當我是誰呢?我是Tony*天才*Stark!總之工作很快就能好了剩下那些有的沒的留給Pepper吧。喔所以我打電話是因為明天是星期四(Thursday),你也知道,Thor’s Day。』

Steve立即反應過來。大家都很想念Thor。那個金髮大塊頭有一種討人喜歡的氣質,雖然眾人和他只有兩三天的相處時間,但在紐約大戰後沒兩個小時大夥就非常地喜歡這位北歐雷神了。於是後來他押送Loki回去仙宮時,他便答應所有人,一定會想辦法再回來與大家相會。而在Thor走後第三個星期,大家決定將星期四定為團隊活動日,因為如果Thor也在的話,他一定會很喜歡和大家一起活動。

之後在電話中Tony說著什麼飛去馬里布、Natasha提議的......之類的内容,Steve一概左耳入右耳出,他知道自己全神貫注的地方在對方的聲音上。在軍隊之中Steve遇到過不少嚮導,他明白哨兵嚮導之間的吸引力,也知道未結合哨兵總會下意識地去接近每一個未結合的嚮導,因此在嚮導的身邊他總會有一種細微的放鬆感。但沒有任何一個嚮導能夠像Tony那樣。雖然剛開始Steve曾被對方激怒過,但後來他進一步認識Tony之後,光是他的聲音就能讓Steve整個人處在最放鬆的狀態,看著那雙棕色大眼總覺得舒服安心。

這種變化曾讓Steve嚇壞了一陣子。除了Bucky和Peggy,他未曾有過這種強烈的感覺。他原本以為這是哨兵嚮導之間的吸引力,直到CAPTAIN告訴他Tony關閉了他精神這件事。既然不是嚮導力量的影響,那這種改變便是起源於Tony本身了;Steve單純是因為Tony才有那種感覺。

他再怎麼沒經驗也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自己是喜歡上那個人了。Steve很自然就接受了這個事實。但他不知道Tony對他有怎樣的想法,雖然大家都拍拍他肩膀表示支持,他還真沒想過這段關係能發展到什麼地步。

『順其自然,』CAPTAIN曾這麼說過,『順應汝之心意。』於是Steve聽從了老者的建議,現在看來Tony並不排斥他。而同時,他發現CAPTAIN和IRON相處甚好,不管IRON出於什麼理由討厭自己,但它能和自己的精神靈體和睦相處,就是一個好的開端。



說是飛去馬里布,可是眾人一下飛機去的地方不是Tony的別墅,而是Knott’s主題公園。Tony抱怨歸抱怨,但那是Natasha的提議,他也不敢吭一聲。Steve觀察了一下目前狀況,Natasha和Clint,Bruce和Betty,自己和Tony......他立馬記起那次Bucky為他設計的四人約會,現在的情形根本是當時的重演。

「隊長,加油,Tony就交給你了,」另外四人向他舉起拇指,「喔對,狗仔隊很快就到。」

Steve扶額。復仇者們的身份都是保密的,唯獨Tony一個,走到哪都會被認出來,「慢著要是被狗仔隊看見Tony跟一個媒體認不出的人、」他指著自己:「走在一塊,那不就--」

「就是要這個效果!」說罷,四個人立即逃得無影無蹤。Steve對他的隊員們完全沒轍,只好加快腳步跟上Tony。

「我沒來過遊樂園,」知道Steve跟上來了,Tony徑直開口:「小時候父母總沒空,要麼是工作,要麼是應酬。雖然想像過,但我也知道自己是沒辦法來這種地方。」

Steve現在知道了Tony和Howard關係不好。記得當初他知道這事後狠狠在心中搧了自己兩巴掌,並對在航母上對Tony說過的話深深感到後悔。關於這個,Tony只是聳聳肩說:『不知者無罪』。

「你呢?」Tony問。

「我?」Steve搖搖頭,「小時候家裡太窮,沒有多餘的錢去享受,」他輕輕一笑:「後來工作了,有點存款,卻又碰上了二戰。去過唯一類似的,就是Stark Expo而已。」

Tony有些驚訝:「那算遊樂園嗎?」

「戰爭時期,任何可以讓人暫時忘記悲傷的地方都是一個遊樂園。」

Tony不語。

Knott's裡面的遊樂項目多數適合有小孩的家庭,加上Steve自己也沒有多少約會的經驗,兩人就這樣肩並肩漫無目的地走著。Tony不知道在想些什麼,Steve不時地注意著周圍,果然發現有些鬼鬼祟祟的疑似狗仔隊的人。

「這邊,」Tony帶著他往一個小攤檔走。攤檔裡面擺滿了大大小小不同的布偶。而在正中央放著三根大小不一的圓筒。他們站定在距離圓筒差不多有兩米距離的桌子前,桌子上擺滿了一個個大小一致的鐵圈。

「既然對設施沒興趣就來玩這個好了,」Tony指指鐵圈和圓筒:「將鐵圈拋進三個圓筒能得到一個布偶,旁邊小的這種。拋進三個圓筒三次能換一個稍微大一點的布偶。如此類推,」他最後指著最大的那個布偶:「看你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拿到那個。」

「這是挑戰?」Steve挑眉。

「這是打賭、親愛的隊長,」Tony一手搭在他肩上,嘴巴湊近Steve耳邊:「我出資金,賭你要花二十分鐘以上才能拿到最大的那個。」

Steve環視一圈,這裡少說也有七、八十個布偶,加上桌子與圓筒的距離,一般人來說二十分鐘根本不可能做到:「要是我二十分鐘內做到了呢?」

「那我就答應你一個要求。」

哨兵的鬥志被瞬間激起,Steve的眼神也變了:「成。」

他利用頭兩次投擲機會來計算鐵圈重量、他所需力道;第三次後,在戰場上那個沈著冷靜的指揮官個性便緩慢顯露出來,他不疾不徐地將一個個鐵圈準確地套進圓筒內。後來還引來了許多圍觀者,Steve完全沉醉在當中,絲毫不受外界影響。當他套進最後一個圈、只用了十八分四十二秒時。Steve得意地轉過頭去,卻見Tony注視著他,微翹的嘴角似乎在說『我就知道你能夠做到的』。

「恭喜你贏了、大兵,」Tony張開雙手:「來吧,你有什麼要求?」

「嗯......」Steve故作沉思:「先欠著。」

Tony揚眉。

Steve奮鬥獲得的獎品是攤位裏那只最大的布偶——一只比Steve還要高的兔子布偶。這只兔子布偶最後被擺在馬里布別墅樓梯的轉角處。Tony嚷嚷著可愛的兔子與別墅的裝潢格格不入,但Steve只是無辜地說「明明是你想要打賭的啊。」而另外四個人異口同聲補充一句:「就像戀愛中的女生要求男生為她贏下布偶一模一樣」。

「誰是戀愛中的女生,根本沒這回事!」Tony橫掃他們一眼。大家好像都心知肚明一般聳聳肩,便無視了Tony的反應。反而是Steve,悄悄地臉紅了。大家從來沒少調侃他和Tony的曖昧關係;至於他自己,事實上,Steve根本沒打算隱瞞自己的心,無論是想和Tony在一起;或者希望對方做自己的嚮導。無論是哪件事,Steve覺得自己都表示得一清二楚。的確,IRON和CAPTAIN的關係不錯,但最終決定人還是Tony;而到現在為止,Tony都沒有任何的舉動。

搞不好他只當自己是普通朋友,不想和自己發展任何關係。

Steve一想到這,伴隨著心中難過感受的竟然是安心——自己不會傷害到對方的那種安心。

「發什麼呆呢、老冰棍,快過來看電影。」

「來了,」Steve搖搖頭甩開那些想法。大家搬好了枕頭、毯子擺在地上,面對大熒幕席地而坐,身邊被零食、飲料包圍,Bruce微笑著拍拍他身邊的空位——也是Tony旁邊的空間。Steve會意。自己還是被大家照顧著的。

「為Thor乾杯,」Betty舉起果汁。

「乾杯!!!」大家都扯開嗓子大喊,希望聲音能夠傳到遙遠的仙宮去。

電影進行到三分之二時,Tony睡著了。裹住毯子身體捲成一團,平穩呼吸著。其他人一見狀,立即輕手輕腳起身,對Steve使個眼色後陸續離開起居室。Steve只能尷尬地揮揮手,目送眾人離開。面對他們的好意,Steve有些苦惱。這是要他做什麼啊?就算再怎麼想,他現在也什麼都不能做。Tony一天不給自己Imprint,Steve就一天不能碰對方。喜歡的人就在眼前熟睡,卻不能觸碰或擁他入懷,那種糾結比打仗還要辛苦。

Steve決定躺下來。自己的臉和Tony的就相隔了不到幾釐米。

『CAP。』Steve在心底喚著自己的精神靈體。

『嗯?』

『我......嗯,你覺得我是不是變得軟弱了?』

『否。不希望其受傷,因汝重視對方。人之常情。』

『人之常情......所以,你也一樣嗎,CAP?』

『?』

『你對IRON,』沉默一陣,Steve繼續:『你們看起來相處很好。但我覺得IRON比較主動,你反而有所保留。』

『哨兵通常傾向主動。』

『你看著它的眼神......我不是嚮導,不太知道該如何形容。但我知道,你非常,非常在乎IRON吧,你有所保留也是因為這樣。』

『......』CAPTAIN難得沒有吭聲。

『可為什麼它會討厭我呢?』想起那個對誰都好就是只對自己惡聲惡氣的金紅色小身影,Steve怪鬱悶的。

『哨兵性格較火爆,和其他哨兵也較難相處。Tony雖是嚮導,但IRON是哨兵。他們較特殊。不必太過在意。汝只須和Tony相處好就是。』

『可是Tony完全沒有——』

身邊人突然發出的聲音打斷了Steve和CAPTAIN的心靈對話。Tony並沒有醒過來,但皺著眉頭翻過去背對Steve,沒幾秒又再次翻過來。Steve立即提高警覺。他對這樣的情景很熟悉;七十年前,他也經常看見Bucky這樣、被困在夢中——

Steve反射地抓緊那只向他揮過來的手。未結合的嚮導在睡夢時期是他們最沒有防備的時候,精神會無條件展開,吸收外界的信息。可是現在四周沒有其他人;Natasha和Clint,Bruce和Betty,他們都已經結合,不應該會影響到Tony;除了他們以外,就只有IRON、Steve和CAPTAIN了。

IRON和CAPTAIN是精神靈體。難道是自己影響到Tony了嗎?

所以,自己果然會傷到對方嗎?

想到這裡,Steve不自覺地想要鬆手。但在此時,Tony卻握緊了Steve的手,隨後猛然睜開雙眼。

「......Steve?」他大汗淋漓,看來是經過了一場噩夢。然後他看見自己握著Steve的手。

「Tony——」Steve試探地開了口,Tony卻像觸電似的鬆開手。

Steve心中有什麼東西碎裂了。

Tony沒有看Steve,裹著被子起身,一聲不響地往臥室的方向走去。

剩下Steve一個人在原地,頹然無力地將臉埋入雙膝之中。


-本章完-


後記:

我真的不是後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