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can all use a rest before journey ahead.》

 

『鋼鐵俠Tony Stark再次與不知名男性出現於餐廳。二人感情甚好,有親密舉動……』

 

『Stark Industry尚未有任何聲明……』

 

『最新GQ雜誌訪問中記者提問有關此男性身份,Mr. Stark僅表明對方是已註冊哨兵……』

 

安寧的週日下午眾人悠閒地待在公共休息室,Natasha和Betty翻閱著雜誌,Clint研究最新甜點,Bruce幫忙試吃Clint的作品。

 

「我以為隊長的身份是保密的,」Betty手指點了點雜誌上的句子,「他有註冊?」

 

「他在SHIELD中有,」身邊的女特工為其解釋,「替政府工作的哨兵嚮導只需向他們工作單位註冊,並不會對外公開。假如一個人從普通工作轉移到政府,他們的註冊資料也會轉移到政府內部,並且從外界註冊系統上隱蔽。」

 

另外兩個男人也湊過來一起閱讀關於Tony和Steve的報導。自從確認關係以來,兩人偶爾會出外約會,並毫無隱瞞大眾的打算,牽手、擁抱,還有一次被拍到疑似接吻的畫面。

 

看到這,四個人不約而同望著休息室另一頭,兩位當事人靠一起半躺在沙發上,Steve時不時點著手上的平板電腦,Tony則是來回操作懸在眼前的顯像。他們看起來似乎在討論著什麼。而熱烈的討論之中,他們緊緊地依偎著對方,雙腿還交纏在一塊。

 

聽見Clint沉重的嘆氣聲,其他三個人將注意力帶回到準備要發表意見的鷹眼上。

 

「雖然我早就知道他們從不把低調當成一回事……比起以前的『我只能在你看不到的時候偷偷看你』,我情願看現在這種你儂我儂閃瞎全世界用閃光統治全人類的恩恩愛愛。」

 

「太有體會與總結性了,」Bruce摘下眼鏡,「你說我們花了多長時間才讓他們開竅的?」

 

「大概兩個月吧。真是考驗每個人的承受力和忍耐力啊。」

 

「說真的他倆完全可以精神結合了,」Betty托著下巴,「記得關係確認那一天?整個氣氛完全變了,就像結婚了三十年的恩愛夫妻,那種行為模式,跟我們幾個之間的一模一樣,」她指了指Natasha和Clint、又指了自己和Bruce,「我見過的結合配對也不算少了,像他們那樣的很稀有。」

 

幾個人再次觀察遠處的一對;這次Steve將下巴擱在Tony頭頂上,平板電腦被放置一旁,兩臂從身後抱著Tony的腰,而Tony則換了個姿勢,明顯更加放鬆地躺在Steve身上。他們的靈體也不示弱;CAPTAIN背對眾人靠著沙發,IRON坐在沙發靠頂端上、幾乎貼著CAP,小短腿前後擺動,一副很快樂的樣子。

 

「這照片要是賣出去了能要多高的價錢呢?」Betty兩手擺出拍照的動作,打趣道。

 

大家都笑了。

 

*

 

早知道就找Steve來幫忙。Tony心想。

 

新裝甲塗裝的事因和Steve的關係轉變以及其餘公司相關的事務一直沒有進展。某天Tony參觀Steve的畫室,看見那幅尚未完成的復仇者油畫上還未上色的鋼鐵俠。於是便詢問Steve尚未著色的理由。Steve說,他參考了不少JARVIS提供給他的著色,但都不太滿意,於是打算創造一組不一樣的塗裝顏色。

 

Tony頓時傻眼。這不就是一直在困擾自己的問題嗎?他再仔細觀察了油畫,畫中的鋼鐵裝甲款式與他即將完成的那一套幾乎一模一樣。

 

Steve和JARVIS在不知不覺之間竟然有那麼多自己都不知道的交流。可惡的是JARVIS居然一個字都沒提起過。這一點,JARVIS的解釋是「在裝甲方面上Sir總是一個人獨自工作」因而它沒有提醒Tony、Steve可以幫助他。

 

不過在自己管家這吃虧也不是第一次了。於是最後就變成了他們倆窩在沙發上研究著裝甲塗裝。

 

「總之這一套的功能非常特別。我得讓它比較突出,」這是Tony的要求,「它可以、也不一定要跟隨裝甲的原配色,」他指金色和火紅,畢竟有其他裝甲根本不用這兩種顏色。

 

「嗯……我覺得火紅和金色已經是鋼鐵俠的標誌色了。既然要突出的話,」Steve在飄浮半空的顯像中調出一種金色,放在裝甲圖像上,「我還是比較喜歡用金色作底色。」

 

「喔〜原來你也這麼高調,」Tony笑出來。

 

「誰叫我男友是鋼鐵俠呢,」Steve將Tony凌亂的頭髮往後撂,比起對外那個工整豔麗的Mr. Stark,他更喜歡現在這個隨意地穿著黑色背心和褪色牛仔褲的Tony,「然後用火紅來點綴。」

 

Tony放心把調色的工作交給Steve,一邊分神地用手指悄悄戳著IRON;後者完全沒有知覺。CAP的臉僅僅是稍微轉了角度,一言不發。

 

Tony曾數度詢問IRON它不喜歡Steve的理由是什麼。剛開始的時候,IRON振振有詞地對Tony說『反正你也不喜歡Steve那我幹嘛要喜歡他』,這答案讓Tony實在無法反駁。當Tony發現自己對Steve有點意思的時候他又問了,IRON支吾了半天都沒得出一個合理回答,只是重複著『我就是討厭他』;這讓Tony鬱悶又納悶了好一陣子。直到他確定自己真的喜歡Steve而IRON和CAP也相處得很融洽的時候,Tony又問「CAP是Steve的靈體喔」,小傢伙居然戳著兩根手指不好意思地回答『是CAP就可以』;看著IRON那個疑似羞澀的模樣Tony咖啡噴了一桌。最後他和Steve確立關係了,Tony又問了IRON相同的問題,小靈體低著頭眨眨眼、說:『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討厭Steve,但是我想和CAP在一起,我會……我會努力和Steve相處的!』

 

小傢伙還真的說到做到;它親自將對Tony說過的話面對面告訴Steve,即使幾乎整個過程它的頭都壓得低低的、但握緊的小拳頭顯示出它是認真的;IRON向Steve道歉說它不該無緣由地對他沒有禮貌不理不睬,還保證以後絕不再犯。寬宏大量的Steve怎麼可能不接受呢?畢竟Steve一直對Tony的每件事都很細心,連IRON的也是;為了和它建立起友好關係,他特地學習了傳統的咖啡制作方式。結果這一招同時「收買」了Tony和IRON;可能還有那麼一點兒尷尬吧,IRON對他道謝的時候很小聲,接著快速跳進杯子中,將自己埋入香濃又熱騰騰的咖啡中只露出半張臉。這個時候Tony總會得意地微笑,Steve則會很貼心地問小傢伙「溫度可以嗎」,得到的是IRON雞啄米似的點頭。

 

平常,復仇者的靈體們在大樓中一般是自由活動的;只有整個團隊一起用餐,這個時候靈體們才會一同出現,守在它們主人的身邊。以往,IRON大多坐在Tony肩上,有時候還會喜歡在他鳥窩似的亂髮中打滾。和Steve關係改善後,有一次IRON悄悄在Steve手臂一旁坐下來,這畫面幾乎讓每個人都跌破眼鏡。Tony自豪地說了句「My good boys」,他們的好隊長笑得更加燦爛了。

 

「你覺得這個如何?」Steve拍拍Tony大腿使得後者回神。眼前全息影像上的那尊鋼鐵裝甲色調與之前的大有不同:淺金色為主色,胸部護甲用火紅色勾勒邊緣,腹部兩旁的細節零件由金、紅、深灰交錯組成;四肢部分也是多為金色作底,裝甲作一般站立姿勢時看似只有少量火紅,但在動作中顯露的紅色佔據了差不多一半的面積。

 

Tony過去的塗裝都是簡單的大面積色塊。像這樣用其他顏色來點綴細節部分還真沒試過。搶眼的金色在火紅與深灰的襯托下顯得華麗顯眼而不俗氣。

 

「太複雜了嗎?」見Tony沒說話,Steve不自覺地抓抓頭髮,「既然這套裝甲那麼特別,我就想說用特別的上色方式——」

 

「不,這很有意思,」頂著一頭亂髮的腦瓜上下擺動,Tony舉起雙手作出托起的動作,將圖像三百六十度轉換角度觀察效果。

 

「嗯……」Steve突然想到了什麼,點選了金色後將其色點在裝甲手套大拇指和食指上,「這樣,就不會那麼平淡了。」

 

「喔噢!你這是在考驗著JARVIS的噴色技巧吧,」Tony雖然沒有說明,Steve仍然可以從對方眼中那種興奮光芒,看出Tony的喜愛之情。

 

「滿意?」Steve揚揚眉。

 

Tony整個人轉過來,變成趴在Steve身上的姿勢,一邊湊近他的嘴唇一邊說:「J,噴色。」

 

「如你所願,Sir。」

 

有些乾燥的薄唇貼上Steve的,如蜻蜓點水。在進行到身體結合前,哨兵嚮導在身體接觸方面都被建議「點到即止」。他們兩人也如此。

 

交換了幾個輕軟如棉的吻,Tony放鬆身體,懶洋洋地將頭枕在Steve脖子和肩膀之間。他閉上眼睛,享受著另一個人帶給他的溫暖,以及那一層像繭一般包裹著自己精神的嬰兒藍。除了戰鬥之中,Steve總是有種暖暖的氣息,像春日的陽光,覆蓋著Tony微寒的身軀。

 

Imprint。這個詞悄悄走進Tony的思維中。一個嚮導在哨兵身上留下印記,再得到對方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

 

在大家的同意下,幾個同居人大方地將他們的印記秀出:Clint的印記在Natasha的右眼,Natasha的佔據了Clint的整個後背;Betty和Bruce,分別在他們右邊和左邊的肩頭處,HULK的則在它的兩個手掌心中。

 

嚮導給予哨兵的印記是他們最重要的事物,哨兵給予的則是會永遠保護嚮導的證明。

 

最重要的事物嗎?Tony不自覺地敲打著胸前的反應堆。這是維持著自己生命的裝置,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加重要了。他想起,每個人的印記都有不同的色彩和形狀。那麼自己會給出的,一定是火紅色的反應堆形狀。

 

他按在Steve胸前的手下異常溫暖。Tony在腦海中描繪著反應堆的形狀:是過去那個通透、外圈有一小格一小格圍著的圓形,還是現在的倒三角形呢?哪一個會更加適合Steve呢?

 

Tony知道給出了Imprint就不能再收回來。自己夢境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與Steve確立關係的時間雖然很短,但Tony卻覺得他們好像已經相愛了很久一般,只要在一起就能夠跨越每個難關。

 

IRON突然跳下來,整個趴在Tony前胸上,死死扯著他的衣服不放。

 

「你怎麼了?」Tony不解。

 

『……別走……』

 

「哈??」它的主人更加疑惑了。Tony不笨,連接著前後幾分鐘發生的事情,想一想就明白了:「你該不會以為我給了Imprint就不要你了吧?」

 

輪到IRON沒話可說了。

 

「嘿,你怎麼會這樣覺得?」IRON是個哨兵又是靈體,對Tony的獨佔和保護慾都特別強,他自己多多少少都知道,「我怎麼會有個那麼笨的靈體,我有Steve、你有CAPTAIN啊。難道你不想跟HAWK和WIDOW那樣可以接觸對方嗎,」主人沒有結合的話,靈體們之間不能觸碰,某次Tony見IRON想碰CAPTAIN卻穿過了它的身體,不由得心疼。

 

IRON卻使勁搖頭,快得Tony都在擔心那顆大頭會不會被甩下來。可它又一個字不說。最近IRON的情緒有點不太穩定;以前它可以泡在咖啡裡一整天,這些天來它泡個幾分鐘就爬起來了,整天在大樓裡面到處飛,給Tony的感覺是它很焦慮。他疑惑著用眼神詢問CAPTAIN,長者靈體僅僅是閉了雙眼,Tony立刻明白、它也不能理解。

 

「好了好了,」Tony拍拍IRON,「我不知道你到底在鬱悶什麼,總之別再扭頭,又不是不知道你這顆大頭和身體比例不對,頭重腳輕的小心把頭給擰了下來。」

 

Steve見Tony愛護IRON的樣子,皺皺眉頭,故意咳嗽了兩聲:「我、呃,今晚Pepper和Phil來吃飯,得去準備一下。」

 

「哎、你等等,」Tony不得不把IRON放回原處,起身去追他吃醋中的男朋友,戳了Steve腰身一下,「美國隊長居然是個醋罈子,呵呵。」嬉笑中有濃烈的得意洋洋,能夠讓全民偶像吃醋的只有他一個,Tony不知不覺在傻笑。

 

「咳……我知道這無理取鬧,」Steve一手攔過身邊的人,「可我忍不住。」說著他還故意撇撇嘴。

 

「也不知道它最近怎麼了。」

 

「我大概能理解吧。和自己單獨相處了那麼久的嚮導要離開了,多少會覺得寂寞吧。」

 

「它可是我靈體,哪來的離開——」Tony突然覺悟到什麼,拖著Steve停下來、面對面,「所以要離開搭檔了那麼久那麼親近的Sharon,你也會覺得寂寞?」

 

「你吃醋了?」他的戀人笑得計謀得逞一般湊上來,兩人臉幾乎貼在一塊。

 

Tony倒吸一口氣;自己竟然被將了一軍!「狡猾!你是誰?把我的Steve弄哪去了?」

 

而另一個人則笑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我的天!你太可愛了、Tony!哈哈哈哈!」說完趕緊拔腿就跑。

 

「誰可愛了?你給我站著!」Tony揮起拳頭追著Steve一直到廚房,一路上歡笑聲不斷。

 

「呃,很高興你們那麼快樂,」Bruce不得不戳破滿廚房的心形泡泡,「不過我們真的得準備晚飯了。」

 

「我來幫忙,」Tony才開口,四個聲音同時說「NOOOOOO」。Steve無奈地聳聳肩。

 

「你沒有下廚天賦,認命吧,」Natasha和Betty一人一邊將Tony架出廚房,「讓我們親愛的男人們來好了。」

 

Pepper和Coulson都相當忙碌,能夠和大家一起吃飯相當難得。尤其是Coulson恢復工作後,連Pepper都幾乎見不到他本人。因此自從昨天Pepper來電說她和Coulson有空來加入飯局,三位大廚立刻聚在一團研究菜單,其陣勢好比作戰會議。於是就有了他們三人在寬闊的廚房中走來走去,另外三個坐一旁閒聊的情景,期間還有Tony站在他那驚人的酒櫃前挑選紅酒的小插曲;用他的話來說,今晚是星期四、又難得八個人一起聚餐,酒、不能沒有!

 

Pepper以及Coulson總是準時的。首先發現他們的當然是Tony,以主人之姿歡迎他的客人——雖然Pepper和Coulson在大樓中都有各自房間了。

 

Tony的嚮導能力出現後,有一段時間他和Pepper之間表現得非常曖昧。兩人在語言和行為上你來我往互相試探;他們不可否認對彼此有感情,但最終下不了決心,而且他們各自的靈體對彼此並沒有任何吸引力。Tony和Pepper理智地決定繼續過往的關係,那樣更加適合他們。她和Coulson交往後Tony替她感到高興;輪到他和Steve也終於走在一起時Pepper笑得合不攏嘴。

 

而他和Coulson的關係則更加微妙了。嘴上,Tony死活不會承認自己很喜歡這位冷面探員,Coulson也對Tony似乎不冷不熱。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Tony在Coulson面前隨意自由的姿態,探員在億萬富翁面前嘴角那個零點五度的上揚⋯⋯許多微小的細節都能夠顯示這兩個人的關係甚好。他們之間的稱呼也不知不覺從姓轉變成名。

 

Tony和Steve確認關係之後,Tony主動召集各位、包括Coulson,將他夢境的事告訴了大家。Clint也將他的分析與他們分享。Coulson很冷靜地說,他會留意這方面的咨詢後一聲不吭地離開。大家都覺得他是生氣了;因為Tony把這事對Coulson瞞了那麼久,畢竟這個團隊中,就數Coulson與Tony認識最久、交情最深了。之後Coulson有來過一兩次,美其名是來確保復仇者們沒有搞破壞,實際上是來親自探望Tony和Steve,這誰都看得出來,只是不敢吭聲罷了。

 

晚餐相當豐盛。八個人圍在一塊有說有笑,說著近況、聊著家常。靈體們則是在它們主人不遠處。今晚它們還多了另外兩個:Pepper的靈體、維吉尼亞鹿Valerie,Coulson的澳大利亞牧羊犬Pylar。Valerie如Pepper一般身材高挑,Pylar的黑白相間的毛色則與Coulson的探員裝毫無差異。當大家終於注意到這兩位靈體親暱靠在一塊時,眾人不是倒吸一口氣、就是拍手鼓掌。

 

「Pepper!」Tony才不管Steve和Coulson的目光,摟著他最好的朋友還響亮地親了她額頭,「妳和Phil——這太不夠意思了,竟然不預先通知我。」

 

「還敢說,」Pepper不甘示弱,寵愛地捏著Tony的臉蛋,「你和Steve的事我還得通過Phil那聽說呢!」

 

「我們扯平了好不好~」

 

她和Coulson交換了一個眼神,Coulson清清喉嚨、開口:「這也是我們今晚來的原因。我和Pepper,」他和她的手握在一起,「交換了Imprint,並且決定近日進行精神上的結合。我們希望得到你們的祝福,以及邀請你們見證儀式。」

 

話音剛落,大家鼓掌的鼓掌、吹口哨的吹口哨,連JARVIS也為他們感到高興、半空中顯示出來自AI管家的祝賀語,四周還投影著散落的花瓣和彩帶。每個人輪流舉杯祝福Pepper和Coulson。

 

Steve將Tony摟入懷中:「我很開心。」

 

「你當然會,」Tony親親對方的嘴角,依著Steve,幸福地看著那對將要結合的哨兵和嚮導,心中想像著,不久的將來與Steve的結合。

 

 

—本章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