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And then, the tide turns.

 

(beta:小衛)

 

 

「Rogers隊長,Sir已回到大樓。」

 

本來安靜做著自己事情的眾人迅速放下手中的活。Steve第一個起身,向著目的地——裝甲存放隔間、前進。

 

在此之前,Pepper和Coulson均曾分別來電。Pepper已回到加州,畢竟除了Tony、她還有一整個Stark Industries要操心;在得到Steve,關於IRON行蹤、否定的答案,屏幕上的Pepper垂下頭。

 

『我並不知道會發生那樣的事……』她不清楚該如何安慰另一頭的人。

 

『Pepper,我想那不是任何人的錯,』Steve搖頭。他認為,誰都不知道會發生那樣的意外;然而,那究竟算不算是意外?

 

潛意識中Steve告訴自己,那不是;自那天後,復仇者的每個靈體都顯得有異狀,就連平時幾乎不現身的HULK,都經常出現在大家眼前;而HAWK似乎有些太安靜了;剩下的WIDOW和CAPTAIN,它們看來與平常並無差異,然而Steve就是知道IRON的事的確有影響到它們,特別是CAPTAIN。

 

Steve進入了存放裝甲的隔間。第一次看見這裡時,Steve才知道Tony之前的噩夢對他影響有多大;Tony將他自己睡不著的時間全部用來製造一個個裝甲,不同型號、不同顔色、不同功能……不難想像這是耗費了Tony多少時間和精力才製作出來的。

 

不遠處,MK33在JARVIS的控制下緩緩進入隔間,倉門隨後關閉起來。Tony明明知道有其他人在卻仍然背對著Steve,繼續指揮、操縱著JARVIS為他顯示的一個個全息投影,Steve瞧見美國地圖上,東岸的十三個州全部被刪除掉。他立即知道今天也一無所獲。

 

Steve沉默地從身後摟住戀人。懷中人身體僵直了一下,又慢慢地放鬆下來。Steve感到欣慰;至少,Tony沒逃去工作室把自己鎖起來。

 

「找不到。」

 

Tony說了這麼三個字,低著頭轉過來、沒有對上Steve的目光,頭枕在Steve一邊肩上。

 

「我不停呼喚,它也沒有回應。從來沒有這樣過……每次我叫它,小傢伙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可現在……IRON好像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

 

「Tones、別這樣想,」Steve喚著對方的小名、揉揉肩上繃緊的肌肉,「你才找了美國東岸而已。你和IRON去過那麼多地方,或者它在別的國家呢?」

 

Steve試圖安慰Tony。話雖如此,Steve卻無法理解IRON失蹤的原因;他也不能想象一個哨兵或者響導突然失去靈體的那種感覺。靈體和他們朝夕相處,就好像他們的另一個半身一般。像IRON這樣毫無預警地離開、失蹤,Tony說、那仿佛失去了一部分的自己。

 

他與隨後跟來的CAPTAIN目光碰上。Steve好像能夠看見老者靈體眼中幾乎察覺不出的落寞;它身邊,應該有IRON在的地方,空無一物。

 

 

 

事情發生在幾天前,一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天下午,Pepper和Coulson的精神結合儀式上。

 

 

每一對哨兵嚮導對於他們的精神結合都有不同的舉行方式;有人選擇獨自進行,有人選擇與家人分享,有人則選擇與同為哨兵嚮導的人共享。Pepper和Coulson的決定是後者;他們都認為自己與復仇者們的關係更加密切,並且同為哨兵嚮導、更有親切感。

 

兩位當事人不想把事情搞太複雜;找個大家都空間的日子,聚在一塊,在親友的見證下進行結合,簡單而溫馨。

 

當然了,Tony和「簡單」兩個字根本沾不上邊的,地點也因此從客廳改成頂樓的花園,還讓JARVIS訂購了下午茶點心,加上精心佈置的桌椅、擺飾,整個氣氛顯得輕鬆多了。Pepper看起來也放鬆不少。Coulson向Tony投向的眼神中包含了謝意。

 

「我想讓你了解一對哨兵嚮導的結合,」愉快的下午茶時間中,Pepper悄悄拉著Tony的手說,「順便給你自己的做個心理準備。」

 

「我的?還早呢。」

 

「騙誰呢,」她才不吃這一套,「我有預感你和Steve也會很快走到這一步。」

 

Tony皺皺鼻子:「預感?難道你們又拿我倆來賭?」他在和Steve確立關係後才知道,三分之一的SHIELD探員老早私下開了賭局,賭Steve和Tony要耗多久才走在一塊。

 

「什麼『又』,我上次可沒有參加,」Pepper沒有否認賭局的事,「聽說這次參加的人超過一半數呢。」

 

「SHIELD是閒著沒事做嗎?」Tony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好友承認加入賭博行為。

 

「讓那些可憐的探員們也有些生活樂趣吧〜」

 

Tony才要反駁,JARVIS向他報告Rhodey的到來。他與Pepper同時迎向許久不見的老友,而在拆御露台上緩緩走下來的是War Machine——應該說,是經過改裝和塗裝的Iron Patriot。

 

「嘖,」Tony一臉的不爽快。第一次在電視上看見他的War Machine被改成這樣時Tony吐槽了將近一個星期;他先是向Rhodey表示不滿、然後對著JARVIS和Steve嘰哩呱啦地講了半天,接著是其餘的復仇者,最後Pepper不得不以「用高跟鞋踩爆你的蛋別以為我開玩笑」來威脅、才讓Tony終於閉上嘴。

 

現在,礙在Pepper就站在自己身邊,Tony除了發出一個不滿的聲音外,任何吐槽的字眼都不敢吭。Rhodey則向Pepper投向第無數個敬佩的眼神。三個好友抱成一團。

 

「呃哼,你帶這裝甲來幹嘛。」

 

「幫我調整一下。」

 

「你不是有整個⋯⋯什麼公司、」

 

「AIM,Advanced Idea Mechanics。」

 

「嗯、對,沒聽說過。」

 

「Tony,他們現在是美國軍火的主要供應商。」

 

「我知道,我是說、我沒聽說過這碼事,嗯、神佑美國。」

 

Rhodey將重心換另一條腿上,瞇著眼,假裝沒注意Tony,對著Pepper道:「說起來,上次妳說Iron Patriot是什麼來著?」

 

Pepper立即會意,微笑著:「Iron Man和Captain America的兒子。」

 

某個天才的腦筋從沒當機得那麼徹底過。

 

「我、我靠!」被兩個好友關愛凝視著好不容易重新開機的Tony說話都有些結巴,「才不是我兒子!是我的話還會讓他落到別人手裡面亂改嗎?」

 

「兄弟,」Rhodey意味深長地拍拍他肩膀,「長大的兒子就像潑出去的水,總會往著你想不到的方向走但不論好壞終究還是你孩子,兒子現在回家找娘,難道你不關心他一下嗎?」

 

「就算他是我兒子我也不是當娘的那個!我是爸爸!」

 

「可鋼鐵裝甲們是你花了幾乎所有空閒時間造出來的啊,」Pepper的語氣誠實且無辜,「就像偉大的母親一樣生下⋯⋯現在到多少個了?」

 

『42,Potts小姐,』JARVIS回答,平板的聲音卻異常輕快。

 

「你值得『最偉大的英雄母親』這個獎章,」她保持著親切而威嚴的微笑,Tony張著嘴要抗議卻找不出合適的字句來反駁回去,Rhodey已經在一邊快笑到快滾在地上了。

 

見Tony許久還沒回來,Steve特地跑來找他們。Rhodey一看到向來敬仰的偶像整個就激動了、和Steve握了很久的手,並且很不滿地向Tony抱怨自己的好友居然不告訴自己有關和Steve的感情進展。

 

知道兩個死黨太久沒見面,Pepper和Steve先走,留下Tony和Rhodey趁機更新近況。Rhodey一直知道關於Tony噩夢的事,聽到Steve能夠幫助他後、整個人鬆了一大口氣。而Tony也知道了Rhodey最近忙碌的原因。

 

「⋯⋯恐怖份子,現在軍隊都在演習準備。哎、你別又摻一腳。你已經有SHIELD和Avengers這檔事了。國內的問題留給專業的來。」

 

「嘿!我也是專業的!」Tony壓低聲音,「你以為我造那麼多裝甲幹嘛?就是有狀況的時候用!」

 

「Tony!」Rhodey加重語氣,「相信我、我從來沒有懷疑你的能力。其實我還挺開心,你現在有了復仇者們。Pepper說你們相處非常好。你懂我的意思嗎?我很高興現在你不光只有JARVIS、我、Pepper和Happy。你還有幾個像你一樣特別的哨兵嚮導,你信任的、信任你的人與你並肩作戰。將你的注意力放到我們做不到的事情上,好讓我們專心完成我們能做得到的事。」

 

Tony認真地看了對方良久,才說:「好吧,儀式完了把你的裝甲給專業的看看。」他故意在「專業的」三個字上加深語氣。

 

「沒人比你更好了,兄弟。」

 

大家樂融融地度過剩餘的下午茶時間。在確定Pepper完全放鬆下來後,Coulson緊握她的雙手站起來。眾人會意,紛紛站起來圍在兩人面前,而各自的靈體也出現了;連平常基本不出現的、Betty的靈體、嬌小玲瓏的雲雀——Bree,也站在HULK肩上。IRON本來飄在Tony身邊,可它向CAPTAIN那邊看了看,Tony往它點點頭,IRON快樂地往老者靈體那去了。

 

Pepper和Coulson面對面站著,手沒有分開過。他們閉上雙眼那瞬間,其他人都感受到他倆的精神同時張開,Steve本來握著Tony的手、改成十指相扣,為Tony建立起堅固的精神護盾。

 

通過護盾,Tony仍然能夠看見外面的情景。兩種「思緒」交纏在一起;他能夠分辨出哪種分別是Pepper和Coulson的。剛開始的「思緒」,像無數條蠶絲一般凌亂地交纏在一塊。Pepper和Coulson緩緩靠近,最終額頭與額頭相碰,他們的靈體也做著同樣的動作;那些「思緒」開始移動,代表Coulson的灰色、Pepper的粉紅,相融在一塊,所有新的「思緒」從每個方位指向他們。這樣,他們完成了精神結合。

 

與Steve交握的手似乎更緊了,Tony不經意地挪往他那邊、最後把頭擱在對方肩膀。Tony終於明白收到「見證結合的邀請」是多麼讓人興奮的事;這是普通人做不到的神聖儀式,兩個相愛的哨兵和嚮導的精神結合,是一種精神上的誓言,也是他們永遠在一起、共同進退的證明。

 

「很美,」Tony悄聲說。

 

「是嗎?」哨兵看不到這些「思緒」,Steve在Tony耳邊道:「幫我用眼睛記下來,有空告訴我,我想畫下來。」

 

「嗯⋯⋯」如果這個時候他們已經精神結合,Tony可以輕而易舉地將畫面傳送到Steve腦中。

 

他的胸部忽然被這種情緒填滿,強烈的、急迫想要和他的哨兵連接在一塊的想法,讓Tony幾乎窒息。Tony見過不少哨兵,但沒有一個能夠像Steve這樣帶給他如此強烈的欲望;與每一個哨兵的接觸,即使是Pepper、也不像Steve這般,能在瞬間用護盾包裹著自己的精神。他們之間如此契合。

 

Pepper和Coulson的「思緒」緩緩淡下去,而Tony空著的右手卻異常溫暖。

 

火紅色⋯⋯反應堆的形狀⋯⋯在Tony手中凝聚。他在腦中描繪著想要給Steve的「Imprint」。

 

身後不自然的感覺打斷了Tony的想法。站在他和Steve身後是IRON和CAPTAIN。而IRON的全身閃爍著紅光。

 

紅光包圍IRON,意味著它要恢復正常的大小。然而那只有發生在Tony對它下達這個命令之後。

 

「IRON,停下來,」異狀令Tony不得不鬆開Steve,兩手掌向著他的靈體。每一次需要IRON從正常大小恢復二頭身Tony都用同樣的方式。

 

IRON非但沒有聽到Tony的話,並且那股紅色火光越發擴大,化成火團包裹著它,在眾人還在嘗試理解發生了什麼事的瞬間,IRON已經恢復到它原本兩米的身高,冰藍色的眼睛緊緊盯著它的主人不放。

 

「IRON?」

 

下一秒Tony只覺天旋地轉、在黑暗中下墜;黑暗中似乎沒有盡頭,Tony也沒有鋼鐵裝甲的加護,他無助地揮動四肢,來不及阻止一個個畫面撞擊自己的精神。混亂中他雙眼捕捉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下意識伸手抓住那個畫面。

 

『認識汝、為吾之榮幸。』

那是CAPTAIN的聲音。

『此印記,將為吾、屬於汝之證明。』

『自此,吾們成一體,生死相隨。』

 

更多的畫面進入Tony腦海,繁多雜亂得他無法第一時間理清那些「思緒」,噩夢中的戰爭、人們的叫喊⋯⋯所有一切都像猛獸般『攻擊』著他的精神。

 

Tony掙扎著,嘶叫著Steve的名字、為什麼Steve不拉他一把;他眼睜睜望著那一陣火光向他俯衝,IRON的臉停在Tony眼前。

 

『對不起。』

 

「你給我閉嘴,覺得對不起我的話就把我拉回去,好好解釋為什麼你要把這些東西都灌輸給我。只要你告訴我前因後果我就會原諒你。」

 

『I'm sorry。』

 

「快點停下這些。你明明可以親口告訴我的東西,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

 

IRON沒有回答,僅僅伸出一只戴著裝甲的手,與Tony的手掌相碰,很快又抽開自己的,視線從它的主人身上移開,似乎凝視著遠處。

 

「你聽到沒有?IRON?」

 

Tony順著他靈體的視線轉過身去。黑暗的前方有一個相當耀眼的白色影子,然而那種慘白色卻讓Tony不經意地打了個冷顫;他能從影子那感受到種種負面情緒,絕望、死亡……與他在夢中捧著染血的盾牌碎片時、一模一樣的心情。

 

『我必須跟著它,』IRON的眼光沒有離開那個白色影子,語氣中的堅定和沈穩不為Tony所熟悉,『我必須走。』

 

「去哪裡?那個影子是什麼?」

 

『去完成我曾失敗的任務。』

 

Tony伸手去抓靈體的手,然而眨眼之間,他的靈體以及那個影子,已經消失無蹤,黑暗中只剩下他一個人。下一秒,他重新下墜,宛如紐約大戰中、裝甲失去動力後……

 

只是這次,Tony完全失去意識之前、他的世界重新變回美麗的嬰兒藍,使他能夠安穩地沈沈入睡。

 

 

 

 

等Tony回到現實的時候,首先迎接他的是兩天沒睡的Steve。Steve告訴他,Tony昏迷了將近五十個小時。

 

他們倆對望了很長一段時間,Tony才問:「IRON呢?」

 

他見Steve身體僵硬了一下,吞了吞口水,開口:「CAPTAIN和HAWK去找它了,在你昏迷後。但找不到。」

 

「怎麼會⋯⋯」Tony試著呼喚自己靈體,可無論他如何叫喊,回應他的都只有不變的沈默。當他發現自己的努力沒有得到回報,沙啞的聲音甚至帶著嗚咽,Steve只能將Tony帶入懷中、安慰他。

 

失去IRON就像失去了一部份的自己。心中有一個空洞,什麼都不能填補起來。Tony甚至不能再做出「Imprint」。他只能在整理心情後,穿著裝甲到處去尋找自己的靈體,去每一個他和IRON去過的地方,但是把整個美國東岸都翻過來了,也沒有IRON的一絲氣息。Steve安慰著他,說IRON說不定在別的地方、只是Tony還沒找到而已。

 

Tony看著每位復仇者靈體的眼神也變了;昏迷的兩天中,他的意識其實是清醒的,用他強大的意志力將所有從IRON吸收來的畫面一一分類、儲存後,再拿出來逐個觀看。那些畫面並沒有連貫性,大部分還很模糊,但Tony能夠確定他在其中看見了每一個靈體。而現在,只要CAPTAIN在身邊,Tony總會目不轉睛盯著它胸前、原本沒有的那一團小小的紅光;兩端尖銳的寶石,外圍的圓圈將其納入其中,忽暗忽閃,它散發出最亮光芒時的顏色,是IRON的主色——火紅。

 

Tony比誰都明白那光團的意義。

 

在Steve試圖從他那裡了解事情過程時,Tony受夠了這種被蒙在鼓裡的感受,相當不給面子地說:「我認為你應該問問CAPTAIN。」

 

「CAP?」

 

「怎麼?你沒有問過它胸前那團光是什麼意思嗎?」

 

「問過,它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印記。」

 

「就這樣?」Tony不可置信地轉過頭,「CAP沒有詳細解釋?」

 

Steve盯著眼前的人一陣子,說:「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不是笨蛋,我知道CAP在瞞著我很多事。還有,其他人的靈體的改變我也多少看得出。可是現在它們每一個都掛心著IRON,我只是覺得把IRON先找回來是首要任務。」

 

Tony懊惱地丟下眼前的工作:「我只是討厭這種感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被灌輸莫名的意識,什麼都不懂。」

 

「回答我一個問題:那些噩夢,是IRON灌輸給你的嗎?」

 

「我對它產生了許多懷疑!」Tony沒有直接回答問題,但這句話足夠讓Steve確定了答案,「它一直裝著什麼都不知道,說想幫我、要幫我。看吧,它就是那個——」

 

「噓……別這樣,」Steve抱著他,大手上下來回撫摸著他後背。

 

「它、⋯⋯」Tony喘著大氣,「向我道歉⋯⋯它的語氣,很難過。我不知道、Steve,我不知道該怎麼讓你理解⋯⋯我們的靈體那麼與眾不同,這其中一定有緣故,幾年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接受了這種特殊的能力和特殊的靈體,可現在⋯⋯」

 

「Tones,我也有過疑問、也懷疑過。第一次得到這種能力時Dr. Erskine曾說,靈體是我們的一部份,是依賴我們生命而存在的。它們是最忠實於它們主人的存在,無論什麼時候都站在主人這一邊。CAPTAIN是如此,IRON也如此;它是個好孩子。我覺得它不是無緣無故隱瞞你那麼多的事情。」

 

Tony不可思議地對Steve瞪著眼睛,欲言又止。

 

「怎了?」

 

「⋯⋯有時候我都不確定你到底是不是真實的⋯⋯你在替它說話。」

 

「算是吧。」

 

「算是?」Tony驚訝的神情沒有從臉上消去,「它一直都很討厭你。直到最近你倆的關係才開始改變,很多時候IRON仍然不跟你對視。就這樣⋯⋯你就偏袒它了?」

 

「靈體忠實地反映著主人的心。You have a good heart、Tony。」

 

 

 

—本章完—

 

 

 

小衛語:

看開頭的時候還在想說是不是漏看了哪一段。

結果是倒敘+插敘。 XD

IM3的劇情被融進來了。  www

所以之後會出現Killian?

 

我語:

是的,這次採用了cold oper / teaser的寫法。 XD 殺大家個出其不意。 www

IM3的劇情,我大概只會採用一小部份。

像我曾經在噗浪上說過的,這篇文章之所以能夠生出來,全托IM3第一支預告片的福;只是IM3的劇情跟我自己腦補的幾乎不一樣(XD),能用的部分不多呢。

Killian是否出現?其實我對他沒什麼感覺⋯⋯除了他在電影中噴火的時候讓我囧了一下。XD

啊對了,全文結局不是BE。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凌虎虎
  • 跌入您的兩個坑裡面爬不出來,嗚嗚為什麼不繼續寫了。
  • 凌虎虎
  • 希望能繼續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