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英雄傳說
Legend of Super Heroes

 

《I can’t sleep, and when I do, I have nightmares.》

Tony驚醒的時候,JARVIS習以為常地將燈光調節到最低檔。大宅的主人望了一眼管家貼心提供的時間顯示,淩晨四點多,這證明自己距離上次醒過來的時間只有兩個多小時。

他無法入睡;而當他這麼做,他就會作噩夢。最近被夢境侵襲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有時候甚至剛閉上眼睛鋪天蓋地的恐懼立即籠罩著自己。無論怎樣將自己鎖在工作室搞著那些沒人看得懂的研究發明、逼著幾天幾夜不睡、把自己搞得疲憊不堪累倒在沙發上,三個小時內噩夢一定會入侵他的大腦、精神、神經,然後驚醒,繼續入睡,繼續驚醒。

這種情況的發生,是自從阿富汗事件開始的。從他醒過來發現身上裝了個電池。從製作出第一代鋼鐵盔甲。從第一次喚醒自己能力開始。從第一次見到IRON開始。

噩夢總是同一個內容。剛開始是很模糊的情景,零零星星的場面,他看不清誰、也不知道在哪裡,只聽見很多聲音交雜在一塊,震耳欲聾。漸漸的,他看到了場面。最後他看清了人物。

Tony看到自己。渾身鮮血。

夢境就這樣停在這。幾年以來,夢境依然是同一個夢境,日復一日地提醒自己這雙手上欠了多少的血債,告訴自己即使披上了鋼鐵俠的盔甲,這血債一輩子都洗不清。自己永遠背負著這磨滅不了的過去。

Tony知道自己很累,他需要基本的睡眠,嘗盡了各種辦法,酒精、工作、藥物、性...沒有辦法,他還是被噩夢困擾著。悄悄找他很熟的一個醫生檢查身體,雖然出來結果目前還正常,可Tony知道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他會崩潰。自己這個天才腦袋、總是不停運轉,噩夢纏身、無法得到該有的睡眠,還有這能力--『嚮導』。

伴隨著自己在灰暗的山洞中蘇醒過來的,還有這世上少有的特殊能力、『嚮導』,可以感知他人精神活動、甚至有時候還能知曉對方想法,因為這一能力幫助他在商場上更加來往自如,卻也帶給他許多後患。不知道如何去控制他人的想法闖入腦中,摀著耳朵也聽得到周圍人的心聲,各種思索纏繞一起、與他本來已經運轉飛快的思維糾纏一塊,他沒辦法將其他人的想法分隔開來好好進行處理和理解,只能憑著本能、原有的處理能力去一一過濾,仍然讓所有人對他又愛又恨。

所以即便有了這種看似方便、實際稀罕的能力,當他不得不去政府部分註冊這種能力的時候,大家都以為他瘋了;所有人都以為,Tony Stark、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個能夠安撫他人的嚮導,直到測試結果時才震撼了全場,是的、Tony真的有嚮導的能力,他能讓一個與自己對等的人--『哨兵』、冷靜安靜下來,但同時也能靠最簡單的方式在最短時間內讓對方進入狀況。Tony能力級別處在非常高級的地位,目前在紐約註冊的無論是哨兵或者嚮導都達不到他的水平。

讓Tony得到關注的不單是他的能力,還有他身為一個嚮導最特別的部分:他的精神靈體,並非與其他人那樣是一種動物,而是一個與他鋼鐵俠盔甲相當相似的靈體。它就像一個人類一樣,其他人看得見它、可以對話,它甚至能自由改變身體大小,平常它總是縮成二頭身大小(Tony量過、身長90mm)、穩穩當當地要麼坐在Tony肩上要麼掛在西裝外套胸前的口袋邊,但人們曾看到它變成比鋼鐵俠高大的本體、與Tony滑翔在紐約上空、為天空劃出兩道美侖美奐的金紅軌跡,也見過他們背對背、肩並肩一起作戰。

它的名字叫做IRON。

Tony閉上眼睛,又張開,眨眼。知道自己又遊魂了。看看身邊,那個小不拉幾的身影果然沒在。精神靈體不需要睡眠,IRON總是趁他睡著的時候就消失到大樓哪個不知名的角落去,反正只要Tony呼喚,那小傢伙就會砰得一聲出現在眼前。

『Tony,』話音剛落、那個只有90mm高的小傢伙突然出現了,『JARVIS說你做噩夢了。』

「也不是甚麼新聞,」IRON和JARVIS意外得相處友好,好吧、其實Tony每個好友都非常喜歡IRON,Rhodey和Happy總愛逗它、輕輕戳它那顆大頭,Pepper每次來都買不同的咖啡給它--你相信一個靈體居然愛拿咖啡當溫泉來泡嗎?讓Tony氣憤的是三個好友總說IRON跟Tony性格有著天壤之別,它乖巧、聽話、有禮貌,一點都不像別人說的「精神靈體反映了主人的性格。」

『那是他們不懂我、Tony,』IRON知道他在想甚麼,默默說著,垂著的眼角顯得它好寂寞無奈,『只有你和JARVIS明白我。總是你、Tony,只有你能幫我... 不管別人怎麼說,你就是嚮導,我最了解你了。』

Tony沒說甚麼,但他的眼神流露出深沉的情感,IRON湊上去靠著胸前的反應堆、說:『我最喜歡Tony了。即使你不願意--』

「IRON,」Tony阻止它說下去。

IRON一如往常乖乖地點點頭,更加貼近反應堆。這個時候的它只想只會待在Tony身上,後者微微歎氣躺回床上去,一手拍了拍IRON的頭,眼睜睜看著窗外黑夜中的紐約。



Tony一直都知道自己和她不是唯二兩個特別的人。

她、Natalie--Natasha Romanoff,代號黑寡婦,他當然早已認識,和Tony一樣有特殊靈體的哨兵,此刻Natasha坐一旁、她的靈體WIDOW忠實耿耿站身邊;WIDOW不像IRON,她不能改變身高,但她能隱身、甚至連專業儀器都不能監測到她(連JARVIS都不行,這讓AI管家相當不高興),的確再適合間諜殺手工作不過了。

停立在Natasha肩上的鷹隼,是Tony第一次看見,但從他收集到的資料顯示,它顯然是她嚮導的精神靈體HAWK,不過它的主人現在正因其他原因而...所以它選擇留在Natasha身邊。

Bruce Banner,原本和以前的Tony一樣都是『Mute』、即普通人,但經過超級士兵和Gamma射線改造後Bruce成為嚮導、變身後HULK卻是哨兵;以屬性來說,HULK是Bruce的『寄生型』靈體、即依附在主人身體作出改變,與Natasha從WIDOW那繼承而來的身手性質類似,與Tony和IRON的『裝備型』屬性不一樣。

那個半小時前才把自己打了一通又莫名充了400%電的大個頭,據說是來自外太空的...神?Thor好像是他的名字?看起來他不是哨兵也不是嚮導,更沒有甚麼精神靈體。看著一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模樣,對方正用十分驚奇的眼神打量自己。Tony認得那眼神,每個看到IRON的人都是一樣的目光。

最後Tony望向角落的美國隊長。父親的心頭愛。曾經是自己英雄偶像的人活生生出現眼前。美國隊長Steve Rogers,和他的精神靈體,CAPTAIN;它看來比IRON本體(200cm)還要高,看至少有230cm,遠遠這樣看它Tony都覺得脖子累(有事沒事長那麼高幹啥,Tony不安地挪動一下腳跟)。但他不得不承認,Rogers和CAPTAIN這樣一坐一站在一塊,那種領導的風範完全呈現出來,令人心生敬畏。

Tony選擇對Rogers無視。Fury要美國隊長帶領這個團隊Tony沒有意見,Tony了解對方是個天生的領導者、戰略家,在這方面他可以將信任交付給對方,但這不代表Tony會喜歡這個人。而且Rogers是個哨兵...嘿,他可是個會惹哨兵們爆氣的嚮導。和Rogers的爭論儘管不是Tony故意挑起的、但不否認對方的挑撥的確讓Tony忍不住回嘴。後來他回想起來,Rogers看起來比他要冷靜多了、或者美國隊長該去當個嚮導。

Tony一點都不想搞清楚為甚麼,但他知道從第一眼見面開始,CAPTAIN一直在觀察每一個復仇者,用的是一種深遠的目光,其中包括了千言萬語,CAPTAIN卻一直保持著沈默。CAPTAIN戴著頭盔,面具上唯一顯露的一雙冰藍眼睛某種程度上讓Tony想起IRON,棕灰色的戰甲四處佈上一層痕跡、像是經歷了無數次戰爭後留下的,全身盔甲上有著各種不同的紋路圖案,肩膀護甲上的圖騰和IRON本體上一些花紋有點相似,兩塊藍色和紅色的布條從背後飄然而出,總是抱胸站在一旁的CAPTAIN,給予Tony的感覺像是一位充滿智慧的老者。

無論怎麼說,Tony沒有特別對哪個人有興趣,Bruce是唯一一個讓他有耐心去交談的人,也許是因為對方能夠理解自己說的話,大家都有相同的興趣,亦或者本著科學家的精神Tony想知道如何引起Bruce變身為HULK...

接著就是那場驚天動地的紐約大戰。



Tony遠遠看著加固玻璃牢房中的Loki;大概是HULK摔的,知道自己惹了最不該惹的復仇者,以及其他將他那所謂的軍隊打得一塌糊塗的復仇者,Loki倒是一聲不吭地坐在中央,等待上頭對他的處置。Thor正和Fury交涉,如果Tony沒有猜錯,Thor會堅持自己將Loki帶回去神域、通過宇宙魔方的力量打開的通道。那塊帶來那麼多破壞的東西還是消失比較好,儘管Tony也想去研究那種力量。

然後他想起通過蟲洞時看見的情景。那個未知的空間。那些沒有人知曉的敵人。自己差點就死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他並不恨美國隊長的決定。核彈帶來的沖擊會通過蟲洞影響紐約,關閉出口是一個指揮官最正確的決定,不會因為個人感情、不會因為一個人而放棄勝利。從披上這套鋼鐵俠的盔甲,Tony已經做好了準備,每次他都能脫險,他不得不為自己的狗屎運感到無限歡喜。

然而IRON卻是另一種反應。變回二頭身大小的它憤憤地站在Tony面前,當著每個人的面,一字一句地說:『我討厭美國隊長。』

這可是大事。好吧,IRON不喜歡每個跟Tony做對的人,Obadiah Stane、鞭狂、Justin Hammer,這些人它都討厭、Tony能夠理解,但Rogers...理論上來說他除了「關閉蟲洞」這點外不應該有任何讓IRON討厭他的理由,修理飛船以及戰鬥中Rogers和Tony都顯示出無比驚人的配合度、這連Tony都有點意外、但也更加證明了Rogers是一個如何認真的人。IRON向來講道理,第一次聽它作出這樣發言Tony不得不感到驚訝。

「IRON,你知道當時的情況,」他並非要為Rogers說話,但認為它的反應有些過激,「我是唯一一個能把核彈準確送進蟲洞的人,那裡需要的精確計算、速度、和足夠的動力、只有我的盔甲做得到。」

『你要是出了甚麼事我該怎麼辦?Pepper呢?Rhodey呢?Happy呢?!』

「你跟了我那麼久,從我第一次穿上鋼鐵俠盔甲開始就應該有這種覺悟。我當然不想貿貿然去送死,但如果核彈爆炸了死的就是所有人。隊長曾經也因為同一個信念才沉睡在北極圈七十年,所以他作出了關閉蟲洞的決定,而我認為那是最正確不過了。」

眼角瞄到Rogers並沒有看向自己這邊,但從他的神情看來他似乎並不好受。戰爭不就是這樣的嗎?有個人的犧牲才有大局的勝利。

IRON聽了握緊兩只小拳頭,然後它哼了一聲,咻得一下飛出門外。Tony搖搖頭,這小傢伙極少鬧脾氣、由著它吧,反正過一陣子它就會好了。

也正在這時,Fury和Thor走進來,前者站定在牢房前、說:「已決定讓Thor帶你回去神域接受判決。在此之前,你還有甚麼話要說的嗎?」

邪神攤手一笑:「不,我接受這樣的結果。而且,是我的榮幸、能夠與地球的守護者們一戰。」

Loki站起來,繞著牢房走了一圈。他特地停在Rogers和CAPTAIN面前,翹起的嘴角不懷好意,目光留連與他們之間、最後望向不遠處的Tony:「我期待著你們的活躍,復仇者、超級英雄們。霜巨人的後代向你們問好致敬。」



送走Thor和Loki,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去處,而Bruce則接受了Tony的好意決定入住Stark大樓。他們與每個人道別。最後Tony和Rogers握手時,後者表示出真摯的表情:「很抱歉,以及、謝謝你。」

「我不知道有甚麼值得你的感謝、Rogers隊長,」Tony笑了笑、裝傻。

「很多事情,」他沒有深入解釋,「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我們能夠成為朋友。」

Tony嘴角挑得老高,他確實不介意有個美國隊長當朋友,再次伸出手:「Steve。」

「Tony,」對方回話。

回到車上,IRON還坐在方向盤上一言不發,Tony聳聳肩、擰起他的小靈體丟到Bruce的大腿上,Bruce手忙腳亂地接住了嗷叫兩聲的IRON,無奈地拍拍它那顆大頭。

『Tony不要我了。』

「這是甚麼發言?」戴上墨鏡的男人莫明其妙,「你是我的精神靈體拜託,我就算真的要甩也甩不掉你,別亂講話,」說著揉了揉IRON的頭,「回家給你煮咖啡泡,乖。」

駕駛著跑車離開時,Tony不自覺地轉頭看了一眼正準備離開的一人一靈體,Steve背對著他正要起動摩托車,但他卻和CAPTAIN的目光相碰了。不作多想,Tony回神專注著眼前的路,忽略了倒後鏡上它追隨著他車子的目光。

同一個晚上,當Tony再次累倒自己、再次驚醒的時候,他發現夢境變得清晰無比。

戰火紛飛、硝煙彌漫的戰場,腳下是乾枯的大地,包圍著他的是濃烈的烽火,武器、盔甲殘落四散,他小心繞開一步步前進、像每次他所做的一樣,直到他看見倒在地上、以前沒有見過的幾具軀體,那麼陌生又熟悉,看著自己穿著鋼鐵俠盔甲站在中央、如浴於血中,拿在手中、散落腳邊的碎片被從盔甲上往下滴落的血液一寸一寸染紅。

美國隊長盾牌的碎片。


-本章完-

 

90mm IRON就是這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