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渣肉渣肉渣

 

注意入內。

 

15、

結果套房內的客房用了一個晚上就被拋棄到一邊去了。說起來還是Tony把他拐去主人房的,兩人靠在一塊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躺著躺著、Tony順勢扯住Steve不讓他走,「用不著像易碎品那樣對我。」

「我沒覺得你是易碎品,」Steve低頭在他手背上留下親吻。

「我知道你想要甚麼,」Tony的聲音低沉帶著磁性。

「你確定你想的和我的是同一件事情?」Steve翻身壓低上身,閒著的那只手撐於Tony耳邊枕頭上,俯視身下的人、以危險的目光顯示自己壓倒性的優勢。

Tony不能說感到意外,但下意識倒吸了一口氣、緩慢呼出,還咽了一口水,最終點頭。他對性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是相當上手的,在過往的經驗中他學會了許多能讓他床伴享受十分的招數,對他來說是件有利的事,讓自己可以取悅自己的Dom--

「如果你那天才的小腦袋瓜想的是如何取悅我,」Steve說到一半整個人壓下去掠奪Tony的嘴唇,不由分說撬開脣瓣、兩條舌頭狂亂翻動交纏,他來回吮吸、啃咬著下唇,直到Tony受不了他的戲弄、雙手抱著他壓向自己,試圖在Steve的控制下奪回主動權。

Steve呼呼地笑聲在Tony口中回蕩。他或許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他天生是Dom、有著與生俱來的侵略性和控制慾,並不是他不喜歡這樣的Tony,反而、會更加激起他的支配慾望、想讓Tony在他身下失控。既然現在他們都箭在弦上不得不發--Steve冷不防抓著Tony挺翹豐滿的雙臀用力捏了一下,意料外觸電似的調情令Tony整個人狠狠一抽、下身不自覺弓了起來,Steve趁機將自己挺進,Tony的下半身就這樣架在他的Dom的大腿上,而他懸著的腰身下的空間立即被枕頭填滿。

「我的天!」Tony幾乎尖叫出來。Steve的熱源正頂著他的最私處,而他的硬度則在那瞬間起了反應、緊緊貼著Steve結實的八塊腹肌,即使相隔了四層布料,這樣的身體接觸對於Tony、要比他過去任何一次赤裸的觸碰要來得強烈,不僅如此、Steve正緩慢地動著、向兩邊扳開Tony的臀部用他驚人的熱量摩擦著敏感的洞口。

「嗚嗯、脫、脫掉--」Tony好不容易擠出幾個字來,掙扎著要伸手去解開褲頭帶。

「Tony,」Steve捉著他手腕推到Tony頭頂上去,「手放著、別動,讓我來。」

「可我才是要取悅你的...」

「寶貝、聽話,嗯?」Steve的舌頭描繪著Tony耳朵的輪廓,一陣陣熱氣吹進、癢癢的。

「Yes、Sir,」知道現在對方處在Dom該有的地位上,Tony選擇了服從的說法。

「叫我名字。無論甚麼情況、時候,都叫我名字,知道嗎?」

「...Yes、Steve。」

話音剛落Tony立即被劇烈的摩擦幾乎奪去思考能力,相隔了纖薄的布料,他能夠清楚感受得到Steve驚人的熱量和尺寸,而大拇指猛然擠壓著身後洞口那一刻Tony幾乎可以想像到Steve操進自己的情景,自己會被大幅度撐開、完全充滿著自己的身體,當Steve在自己裡面射出來時滾燙的精液會完全燃燒了自己、一點不剩。

Tony整個人恍恍惚惚,思考能力終於消失殆盡,他全身都處在被動的狀態,連原本掐著枕頭的手、都鬆馳下來一動不動,完全在Steve的控制下、樂意且願意地,要他叫喊他照著做、要他抬起雙腿他也照著,Steve咬著他脖子、他會偏過頭吻著濕淋淋的金髮,Steve拉著他手臂摟著肩膀、他會收緊將對方更加拉近自己,Steve抬起他的屁股、他的雙腿纏著對方的腰...

「為我出來,」簡單四個字將Tony推上最頂峰,指尖陷入Steve堅實的背部肌膚,頭往後仰的同時Steve啃咬他的喉嚨,他沙啞地叫著,吐出不成聲的字句,任由下體變得濕潤也不想再去理會。

--How can he survive this man?

Tony不知道花了多長的時間才清醒過來。不、他一直醒著的、並沒有睡著,但他的意識卻一直在清晰和模糊之間,不受自己控制。以前,他用這種方法來保護自己的心。現在,他情不自禁地任由自己沉入這一層精神空間,毫無疑問是歡愉快樂的、由Steve為他建立、嶄新的Subspace。

「...操,」Tony只能吐出這麼一個字來。

「是啊,」Steve大汗淋灕地往後掠著頭髮,「我是聽說過靈魂伴侶之間的...這個,很、驚人,但沒想到...」

「...你剛才的控制慾哪去了?」Tony氣喘吁吁、斜眼瞄著基本恢復到甜心狀態的人,「這是『性』,不是『這個』,剛才還狼變的人居然不好意思說出來--」液體順著自己會陰往下淌、經過洞口,「你...居然還沒脫下褲子...溼答答的、又得去多洗一次澡!」

「Tony...」Steve面露難色。

「幹嘛?」

「我會忍不住,」他決定真誠認真地告訴Tony,「本來連這個...我也沒有打算過,擦槍走火是意料外好嗎?我沒有做好準備,也不想傷著你。要是坦誠相對,我絕對忍不住會要了你。」

「你...」

「這就是我想要的,壓倒你、占有你,操得你起不來,讓你赤裸裸地留在床上,我會照顧你的寄居飲食、會用筆在紙上描繪你的每一部分,然後繼續滿足、取悅你,拿走你所有的不安,糾正你過去受到的一切不正確的...」然後希望有一天你能發自內心地說你為我感到驕傲和自豪。

最後一句話Steve沒有說出口,但是聰慧的Tony,微笑著將他拉下來交換了一個吻,輕巧跳下床、俏皮地往他吐吐舌頭,「加把勁吧、老冰棍,」接著消失在浴室門後。

那一天一定會到來。我是如此的相信著。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