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君》
第二章

凱義。
處事冷靜,處世冷漠,與自己無關的事情極少過問,除非別人找上門來。



出征那一天,師真提早來到戰艦停靠處,發現凱義比他更早。本以為他會和家人相處多些時間,卻竟然比住在宮中的師真還要早得多。
師真在監控塔中靜靜觀察凱義。有條不紊地指揮著搬運的工作,對部下提出的問題一一細心解答,和平時有些冷漠的凱義有些不同。這也應該說是他對工作的熱情的表現。
林則嘉曾告訴師真,在作戰中指揮的冷凱義將軍是個如此冷靜的人。在上一次難度不算大的戰役上,任憑來勢洶洶的敵人如何挑撥他、部下如何提議提早反擊,凱義就是算准了那個位置、那個時間,不緊不慢地解釋他的戰略可將敵人在短時間内全滅。不說話的時候,凱義雙手環胸,雙眼始終在面前的敵況上,根據士兵的口頭報告分析形勢、下達命令。戰後有士兵討論到,那種絕對的冷靜,猶如龍王大人和師真軍師臨危不懼的感覺;冷凱義的氣勢,就如這兩個風雲人物的綜合。
而處世冷漠的凱義,師真只是聽說而已。平時的凱義極少說話,惜字如金,對前輩極為尊敬。他和武將們相處得比較好,不過似乎有不少文官看不慣他的冷漠。身為將軍,即使不是元帥之大的官職,但是無論多少,凱義手上有兵權。企圖得到兵權的某些文官,當然不放過任何阿諛奉承、拉攏他的機會。但凱義卻一一回絕了。
聽到這些小路消息,師真的分析是:凱義要不就一心做個武官,忠於龍王;要不,就是有別的目的。如果是後者,拒絕那些沒用的雜草,他的目的是放長線釣大魚。有這樣目的的人,通常鎖定一個目標:軍師大覺屋師真。
林則嘉為人樸素,說一不二,既然發誓了要忠於龍王他便會做到底。要林則嘉背叛龍王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師真不同。他經歷了太多。龍王不但殺了他弟弟英真,還廢除了他的宰相之位,常人通常認為龍王害怕他的頭腦總有一天會成為絆腳石。憑著兩點,許多人認為如有人煽動的話,師真會幫助那些人謀反……再說師真是天才戰略家,他用他精明的頭腦幫龍王打下了這個銀河;不僅如此,他還十分了解龍王和這個國家的一切。不少人看中的就是他的頭腦。因為這樣,自師真的宰相之職被廢除開始,來說服他的人多不勝數。
很可惜的是,師真不會背叛龍王,無論他的君主對他做過什麼。師真的夢想是統一銀河。他認定了只有龍王才有資格做銀河的霸主。龍王帶領自己信任的人統一了銀河,實現了師真從小的夢想。一個君主為了江山,有權力、有必要剷除自己的絆腳石,包括身為宰相的朋友。朋友之情就算有多深,到了政治場上便與君臣之情毫無關聯。他們必須選擇到底是要活命還是要被砍頭。而龍王和師真都選擇了活下去,那麼其中一人就要作出犧牲。師真作出了犧牲官職來維護龍王的江山。龍王雖然不情願看到這樣的結局,但他別無選擇。身為銀河的霸主不得不把感情排其次。
又扯題了。師真嘆了一口氣。真是老毛病不改。每當自己陷入了沉思,他可以從一件事情扯到另一件事情,而且結果就是常忘記原來要思考的重點。自己老了嗎?大概吧。
不得不打住無關的念頭,努力回想剛剛想到哪。
嗯,對了。師真發現自己和凱義很意外的相處和睦。這確實不知是好是壞。他們倆關係若是太好,龍王一定會有戒心。師真並不想因為自己的關係令龍王懷疑凱義。自己無所謂,但他在乎別人的安危。
“師真大人、早安,”凱義突然出現,打斷了師真的思緒。
師真回以一個笑容:“早。”
“我打擾到您的思考了嗎?”
“不會。”
“師真大人,有一事我想請教您,”見師真點頭意思他說下去,“您覺得這幾場預示了什麼?”
師真鄒起眉頭,不解凱義為何問一個如此容易讓人誤會的問題。
凱義解釋:“我絕無他意。”
師真遙視遠方:“戰爭的來源是,憎恨、妒嫉,可惜,這些負面的感情卻無法完全消失。”
“戰爭永遠不會結束嗎?”
“即使是結束,也只是暫時的。”
“龍王大人統治的天下也一樣?”
“將軍————”
“凱義便可。”
凝視對方,沉默幾秒,師真繼續:“隔牆有耳,還是小心為妙。”
“讓軍師擔心了,我會小心的。”
看凱義毫不猶豫接納自己的意見,師真一絲不解,他和林則嘉口中那個戰場上的大將軍似乎不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te 的頭像
hayate

H部長的paranoia

hay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